当前位置:

第三百零一章 毒计(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皇上怎么可能息怒?

    于公,威宁侯是大燕军中的中流砥柱,驻守边关数年,战功赫赫。,有功之臣被刺杀,这简直是生生的打皇上的脸。

    于私,威宁侯是纪贤妃的兄长,是秦王嫡亲的舅舅。将来立秦王为储君,秦王也少不了威宁侯辅佐。

    不管是哪一个身份,威宁侯都不容有失。

    皇上责令刑部必须要在三天内破案,查出真凶,救回威宁侯。

    偌大的汴梁城,谁知道这伙凶徒把威宁侯藏到哪里去了?短短三天,时间也太紧急了刑部王尚书心里暗暗叫苦,面上却不敢有半点迟疑,朗声应道:“臣领旨!臣一定竭尽全力,尽速破案!”

    皇上怒气未消,冷冷道:“竭尽全力若是还救不回威宁侯,你这个刑部尚书也就不用做了。”

    王尚书唯唯诺诺地应了,一张老脸上的皱纹更深了。

    跪在地上的纪泽张口道:“臣的父亲遭此劫难,臣心中忐忑难安,恳请皇上恩准臣领着侍卫步军搜索汴梁城。就算是上天入地,臣也一定要将父亲救回来!”

    说着,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

    众人看着纪泽的目光有了微妙的改变。

    之前听闻纪泽和威宁侯父子不和,现在看来,显然是谣言!威宁侯出了意外,纪泽这个儿子分明比谁都着急。

    皇上的目光也温和了一些:“准奏!”

    纪泽感激涕零的磕头谢恩。垂下头的那一刹那,眼中闪过一丝冷笑。

    借着这个机会。终于可以解除软禁,重新当职了。

    谋划了一个多月的这场刺杀,堪称完美。那些死士死了大半。剩余的几个也被他杀了,尸体处理的干干净净。刑部所能查到的,只有他故意命人留下的线索

    唯一可虑的,是威宁侯不知去向。昨夜他领着侍卫整整搜寻了一夜,却没能找到威宁侯的人或尸体。

    不过,根据死士临死前吐露的话来看,威宁侯受了重伤。根本逃不出多远。说不定已经掉进汴河里喂了鱼了。

    威宁侯遇刺不知所踪,魏王和楚王面上关切,心中却各自窃喜。

    若是威宁侯就此死了。对秦王绝对是一个极为有力的打击。秦王的势力也会大大削弱,对他们来说自然是好消息。更妙的是,此事根本就没用他们两个出手。

    楚王到延福宫,将这一好消息告诉叶皇后。

    叶皇后听了十分快意。

    纪贤妃在宫中得宠。不止是因为美貌风情。更重要的是兄长威宁侯坐镇边关,战功赫赫。现在威宁侯出了意外,纪贤妃不知是何等的惊慌难安。

    纪贤妃得知兄长遇刺的消息,又惊又怒又伤心,跑到皇上的崇政殿里哭了许久:“皇上,臣妾的兄长这么多年来一直镇守边关,为大燕朝立了汗马功劳。如今竟遭歹人刺杀,不知下落。臣妾心中宛如刀割啊”

    纪贤妃哀哀哭泣。令人心酸。

    皇上心中也不是滋味,好言宽慰了纪贤妃一番:“爱妃放宽心。威宁侯绝不是短命之相。肯定是躲在某一处养伤,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纪贤妃抽抽噎噎的哭声还未停,赵公公便跑来禀报:“启禀皇上,刑部尚书王大人求见!说是威宁侯被刺杀一事已经查出了线索,要向皇上禀报。”

    皇上精神一振:“快宣!”

    这才短短半日功夫,竟然就有了线索。

    纪贤妃也不哭了,用帕子擦了眼泪,恳求道:“皇上,臣妾也想留下听听兄长的消息。”

    按理来说,皇上处理政事的时候,后宫嫔妃应该避险,不宜在场。不过,事关威宁侯的安危,纪贤妃心中忧虑也是难免的。

    皇上为了安抚纪贤妃,便应允了纪贤妃的请求:“也好,你就留下吧!”

    纪贤妃也知道分寸,谢了恩之后,便乖乖的站到了一旁。

    年过五旬的王尚书面色凝重的进了崇政殿,正要行礼,皇上挥挥手免了这些繁琐的礼节:“王爱卿,才半天时间,你查探到了什么线索?速速道来!”

    王尚书看了纪贤妃一眼,神色有些迟疑,欲言又止。

    纪贤妃心里一个咯噔。

    难道是已经找到了兄长的尸首?

    皇上显然也有了同样的猜测,面色一沉:“到底是怎么了?有什么话只管直说,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王尚书咬咬牙说道:“启禀皇上,确实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那些死尸的尸首都被带走了,没留下任何痕迹。不过,在搜查威宁侯亲兵的尸体时,发现其中一个亲兵手中攥着一块腰牌。看来是之前缠斗时留下的。”

    皇上眼中闪过寒意:“是哪个府上的腰牌?”

    王尚书低下头,不敢看皇上的面色:“是楚王府的腰牌!”

    崇政殿里静默了刹那。

    皇上的脸色陡然变的十分难看。

    纪贤妃全身一震,猛地扑倒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求皇上为臣妾的兄长做主啊!”凄厉的哭喊声回荡在崇政殿里,久久不息。

    皇上没心情安抚纪贤妃,干脆利落地下令:“来人,去请楚王到崇政殿来。”

    立刻便有内侍领命退下了。

    王尚书趁机将腰牌呈了上去,又恭敬地说道:“当务之急是先找到威宁侯。臣先告退了!”

    此事牵扯到了皇子身上,就变得复杂起来。很显然,楚王有问鼎储君之位的野心,所以才会对秦王一派的中坚力量下手。

    这块腰牌关乎着楚王的声誉。放在手里就是一块烫手山芋。油滑老道的王尚书绝不肯搀和皇储之争,呈上腰牌之后,便麻溜的退下了。

    一盏茶过后。楚王来了。

    时间仓促紧急,楚王一时也没弄清是怎么回事,还以为皇上特意召他前来是想垂询鼓励他几句。扬着笑容踏进了崇政殿。

    楚王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咣当”一声,一块熟悉的腰牌扔到了他面前,伴随着皇上冷厉的诘问:“这块腰牌是怎么回事?”

    楚王被问懵了:“这是楚王府的侍卫腰牌,父皇这里怎么会有一块?”

    皇上怒极反笑:“你自己做的好事,亏你还有脸来问朕。好。朕现在就说个明白,看你如何分辨。”

    “这块腰牌,是在威宁侯的亲兵尸首手中找到的。你向朕来解释。为什么楚王府的腰牌会出现在刺客身上?”

    楚王既惊又怒,怎么也没想到这盆脏水竟生生地泼到了自己身上来。

    此时不是震惊愤怒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先打消皇上的怀疑。

    楚王扑通一声跪下了:“父皇请息怒。儿臣对此事半点不知情,一定是有人暗中陷害儿臣。意图刺杀威宁侯。嫁祸于儿臣。儿臣自幼读圣贤书。学的是儒家之道,绝不会做这等杀人行凶的事。还请父皇明鉴!严令刑部彻查此事,还儿臣一个清白。”

    说着,长跪不起。

    皇上看着跪在面前的幼子,心头震怒未消,却冷静了不少:“你是否清白,现在还不能下定论。从今日起,你就待在延福宫里。不准回楚王府。等此事查探明白了再说。”

    这是变相的软禁了。

    楚王心中溢满了不甘和愤恨,面上却不敢流露出来:“儿臣领旨。”

    叶皇后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这个惊人的消息震的惊魂失魄。

    “阿昀!这是怎么回事!”叶皇后惨白着一张脸,紧紧地攥住楚王的手:“为什么你父皇要将你软禁在宫里?到底出了什么事?”

    楚王面色阴郁,眼底闪着怒火:“刑部的人在查探时,发现了一块楚王府的腰牌。父皇认定了是我暗中指使人刺杀威宁侯。”

    叶皇后倒抽一口凉气,身子晃了一晃:“这怎么可能。那些刺客手里怎么会有楚王府的腰牌。”

    在外人看来,楚王确实有对威宁侯动手的理由。更何况,还有明晃晃的腰牌做证据。

    这一盆污水泼过来,洗都洗不清了。

    楚王恨的咬牙切齿:“也不知是哪个小人在暗中设计害我。母后,我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要尽快找出有利的证据来洗清我的名誉。父皇肯定会让人盯着我们母子两个,只能暗中命人行事。”

    叶皇后知道事态紧急,深呼吸一口气道:“放心,这么多年经营,我手中还有些人手。这就悄悄吩咐下去。你什么事也别做,老实安分地待在延福宫里。”

    ……

    魏王在宫中有眼线,崇政殿内发生的一幕,很快就传到了他的耳中。

    这块腰牌出现的太妙了!

    魏王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惊喜不已。不管这件事到底是不是楚王命人动的手,抑或是他人栽赃陷害,总之,只要威宁侯死了,这个黑锅楚王就背定了。

    原本他还暗中筹谋着要对付楚王,没想到,竟有人抢先出手了。

    魏王略一思索,召来下属,低声吩咐:“将楚王暗中命人刺杀威宁侯的事传出去,在一天之内,让所有人都知晓此事。”

    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好好利用。

    楚王背负着这样的名声,还有何颜面争夺储君的位置?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威宁侯府的内宅里,终于传出了婴儿的啼哭声。

    纪妧熬了一天,终于生下了一个男婴。这个男婴十分健康,从震天响的哭声就可见一斑……

    纪妧用力过度昏厥了过去。李睿也没好到哪儿去,手软脚软,几乎连抱孩子的力气也没了。

    众人心思沉重,也无暇为婴儿的出生欢喜。

    李府的人早得了消息,派了几个精明干练的管事婆子来接人回府。

    含玉打起精神,应付走了李家人。

    等了一整天,一直没等来纪泽回府,也没等来什么好消息。众人俱都十分疲倦。

    邹氏冲许瑾瑜使了个眼色,将许瑾瑜悄悄拉到一旁:“瑾娘,我们在这儿待了一天,也算仁至义尽了。现在也该回府了。”

    小邹氏一死,邹氏也息了走动的心思。遇到这等大事,不来看看说不过去。可总不能一直留在威宁侯府吧!

    许瑾瑜对威宁侯的生死关注,远胜过邹氏,其实是不太想走的。可邹氏说的也有道理,威宁侯一直没消息,她们待在这儿又有什么用?

    许瑾瑜去向含玉和纪妤等人道别。

    纪妤断断续续哭了一天,嗓子早哭哑了,没精打采地点了点头。

    含玉眼眶微微泛红,眉眼间透出疲惫,面色还算镇定:“瑾娘,今日多亏你一直在这儿陪着我。不然,我真是慌了手脚,不知该做什么是好了。”

    许瑾瑜轻叹一声:“我在这儿也帮不了什么忙,若是有侯爷的消息,烦请玉姨娘打发人告诉我一声。”

    含玉点点头应了,亲自送了许瑾瑜母女出府。

    许瑾瑜刚踏出侯府,就见一行人骑着马过来了。

    领先的男子面容英俊,一脸倦容和焦虑,正是纪泽。

    含玉急急地迎了几步:“世子,侯爷可有消息?”

    许瑾瑜不动声色的看了过去,密切地留意着纪泽的神色变化。只见纪泽皱着眉头,沙哑着声音应道:“我领着人将边梁城搜索了一遍,还是没找到父亲。不过,那些刺客的背景倒是有了些眉目。”

    含玉听到威宁侯毫无音信,俏脸白了一白,声音颤抖晦涩:“到底是谁派人刺杀侯爷?”

    纪泽眸光一闪,脸上显露出悲愤,沉声道:“是楚王!”

    短短三个字,令众人都是一惊。

    “刑部的人在搜查尸首的时候,发现了楚王府的腰牌。皇上见到腰牌后,勃然大怒,将楚王软禁在了宫里。”纪泽一脸悲痛愤慨:“皇上圣明,一定会还威宁侯府一个公道。”

    纪泽的表现无可挑剔指责,完全就是一个为父亲被刺杀愤怒不平的儿子模样。

    许瑾瑜看在眼中,心中却阵阵发凉。

    以纪泽的刻薄寡恩冷血无情,绝不可能为威宁侯的生死如此焦急。这些分明都是故意表现出来给人看的。

    正所谓欲盖弥彰。这事显然是纪泽暗中谋划,然后嫁祸给了楚王!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