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章 毒计(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威宁侯府。,

    纪泽坐在书房里,神态悠闲地练着字。

    一个身影悄然闪进了书房,低声禀报:“世子,一切都已安排妥当。如果顺利的话,很快就能听到好消息了。”

    纪泽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眼中闪过冷厉的光芒。

    这一个多月来,他一直隐忍不发,安分守己地待在侯府里,就是为了降低威宁侯的戒心,静待最佳时机。

    今天晚上,显然就是最好的机会。

    威宁侯进宫探望纪贤妃,出宫的时候遇刺身亡。刺客没留下活口,连尸体都带走了。只在地上捡到一块楚王府的腰牌

    既能除掉威宁侯,又能将这盆脏水泼到楚王头上,为秦王争夺储君扫除障碍,将京城这一潭水彻底搅浑。真是一石三鸟的妙计!

    而他,什么也不用做。只要坐等着威宁侯遇刺的噩耗,然后表现出一个儿子应有的悲怆和愤怒就行了。

    想到枉死的小邹氏和她肚中的孩子,纪泽的眼中闪出狠戾的寒光。

    时间一点一滴的滑过。

    子时过后,急促的马蹄声划破了威宁侯府的宁静。一个遍体凌伤满身鲜血的亲兵从马上滑落,咚地一声重重落在地上,声音近乎惨厉:“快开门!”

    门房管事被吓的魂飞魄散,忙喊人将亲兵扶进府里。

    这个亲兵是威宁侯身边的亲信,门房管事自然认识。此时见亲兵凄惨可怖的样子,心中一阵慌乱:“到底出什么事了?”

    那亲兵咬紧牙关,眼中射出悲愤的光芒:“快些扶我去见世子。我有急事要禀报。”

    门房管事立刻喊了两个小厮来,扶着亲兵去浅云居。

    亲兵身上不停地滴落着鲜血,走过的地方血迹斑驳,令人心惊。

    亲兵见了纪泽,扑通一声跪下了,泪水在眼中打转,哽咽道:“启禀世子。侯爷侯爷出宫后遇到了刺客,小的们拼死护着侯爷突围。可对方人手众多,我们根本不是对手。所有人都死了。只有小的逃出生天,回来给世子报信”

    纪泽霍然变色,猛地起身大步走过来:“父亲呢,他现在怎么样?”

    那亲兵泪流满面。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侯爷逃出了一段路。刺客们追了过去。现在生死不知,还请世子立刻带人去救侯爷,迟了只怕”

    “这些人竟敢在天子脚下行刺,简直是胆大包天!”纪泽面色铁青,眼中闪着怒火:“你告诉我具体方位,我立刻领人去救父亲。”

    那亲兵说出了大概方位后,便因失血过多昏厥了过去。

    纪泽命人将亲兵抬下去治伤,然后迅疾的领着一众侍卫出府救人。

    威宁侯遇刺的事。几乎立刻就传遍了阖府上下,众人俱都惊骇不已。顾采蘋还算镇定些。纪妤却被吓的面无人色,匆忙穿了衣服就去了依兰院。

    此时也顾不得和含玉是否对盘了,这么要紧的事,总得让含玉也知道。

    含玉也听说了这个噩耗,面色苍白,不过,比起惊恐慌乱的纪妤来总要镇定多了:“三小姐先别慌,世子已经领着人去救侯爷了。侯爷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纪妤哪里还有个主意,只知道哭鼻子抹眼泪。

    亲娘已经死了,万一父亲再出什么意外,这威宁侯府的天也就塌了

    含玉深呼吸一口气,逼着自己平静下来,命人给纪嬛纪妧送信。想了想,又打发人去邹家老宅给许氏母子送个信。

    做完这些之后,含玉又低声宽慰起纪妤来。

    这一夜对威宁侯府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所有人都在焦急不安地等着纪泽安然救回威宁侯。

    含玉却越等越心凉,别人不知道纪泽和威宁侯之间的恩怨,她却是心知肚明。

    威宁侯遇刺一事来的太过突然,也太过蹊跷。到底是谁和威宁侯有这样的深仇大恨,竟然甘冒这么大的风险刺杀威宁侯?

    心中那个隐约的猜想实在太过惊世骇俗,含玉根本不敢诉之于口。

    天蒙蒙亮之际,纪嬛和纪妧便赶回了侯府。不止是她们姐妹,两人的夫婿也都跟着来了。纪嬛的眼睛红通通的,纪妧已经快临盆了,依然坚持赶了回来。一路上大概是动了胎气,面色十分难看。

    含玉看着一阵心惊,说了一堆好话宽慰纪妧:“世子已经领人去救侯爷了,说不定很快就回来。二小姐请勿着急。”

    她怎么可能不急?那可是她的父亲!

    纪妧红着眼眶哽咽道:“要是父亲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要怎么办?”

    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含玉眼中闪过水光。她嫁给威宁侯为妾后,威宁侯待她一直很好。人心都是肉长的,她渐渐对威宁侯生出了情意,也把他当成了今生的依靠。

    如果威宁侯真的出了意外,纪妧姐妹三个纵然伤心一阵子,总会好好活下去。失了依靠的自己,才是真正的前途未卜

    门房小厮飞奔着跑了进来。

    含玉急急地上前一步问道:“是不是世子救了侯爷回来了?”

    那小厮答道:“世子还没回来,是许太太领着表小姐来了。”

    很显然,许瑾瑜也是收到口信就赶来了。含玉心中一暖,忙说道:“快请她们进来。”

    很快,邹氏和许瑾瑜便进了内堂。

    邹氏和威宁侯不算熟悉,对威宁侯遇刺的事虽然震惊,却也没什么可着急的。事实上。如果不是许瑾瑜催促着赶到威宁侯府来,邹氏压根就没打算这么早来。

    邹氏心里嘀咕着,面上适时地流露出担忧和关切。一一和众人打了招呼。

    纪妤见了许瑾瑜,眼圈一红,哭着扑到许瑾瑜的怀里:“瑾表姐”

    许瑾瑜抱着纪妤,一边低声安慰,一边看向含玉。

    四目对视间,流淌过彼此心知肚明的焦虑。

    这场刺杀来的太过蹊跷了。这个暗中对威宁侯下毒手的人,很有可能就是纪泽。纪泽领着人到底是去救威宁侯。还是想彻底要了威宁侯的性命?

    深夜接到含玉送来的口信,许瑾瑜心中的震惊无人知晓。

    前世这个时候,威宁侯已经死在边关。根本就没回过京城,自然也没有遇刺这件事。

    今生有了她的重生,许多事都悄然发生了变化。也令一向胸有成竹的她有了惊异不定的惶惑不安。所以,她收到消息后。立刻就起床穿衣。赶到了威宁侯府来。

    安抚了哭哭啼啼的纪妤后,许瑾瑜走到含玉身侧,低声道:“玉姨娘请勿慌乱,吉人自有天相,侯爷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说起来,含玉的表现已经令人称道了。

    听到这样的噩耗,没有慌了手脚,还能沉得住气。

    含玉苦笑一声。打起精神应道:“但愿如此,我也盼着世子能平安救侯爷回来。”

    话是这么说。可两人心里都很清楚纪泽的心狠手辣。如果真的是纪泽暗中对威宁侯动手,威宁侯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就在此时,纪妧忽的痛呼一声。

    众人都是一惊,忙围拢了过去。李睿几乎是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扶住纪妧。

    许瑾瑜焦急地问道:“妧表姐,你怎么了?”

    纪妧双手捂着肚子,目中流露出痛苦之色:“我肚子痛,大概是发作要生了”

    纪妧本就应该这几日临盆,来的路上又动了胎气,竟是提前发作了。

    李睿慌了神:“阿妧,我这就带你回府。”

    “表姐夫,万万不可!”许瑾瑜皱眉道:“妧表姐肚子已经开始阵痛,很快就要生了,根本禁不起来回奔波。还是留在侯府里更稳妥些。正好表嫂身边还有两个产婆,让她们两个过来替妧表姐接生。”

    李睿六神无主,连连点头。

    许瑾瑜看向含玉:“玉姨娘,时间紧急,请你立刻找个最近的院子,命人去布置产房烧热水。再让人给李府送个信。”

    含玉也迅速回过神来,点点头应下了。

    离内堂最近的院子是小邹氏生前住过的汀兰院。

    府里最不缺的就是人,十几个丫鬟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将屋子打扫的干干净净,烧热水熬参汤准备毛巾等等,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

    纪妧被抬进了临时的产房里,那两个产婆也被喊了过来。

    一般而言,男子是不进产房的。李睿却坚持要进来陪妻子,紧紧地握着纪妧的手,另一只手为纪妧擦汗。全神贯注,眼中除了纪妧,再无旁人。

    许瑾瑜看在眼里,心中暗暗为纪妧高兴。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纪妧有这样的良人相伴,实在是有福气。

    纪妧肚痛发作,一时半会儿孩子也生不出来。

    许瑾瑜和含玉等人在产房外候着,想到生死未卜的威宁侯,众人心里各自沉重。

    许瑾瑜和威宁侯并不熟悉,可威宁侯若是死了,纪泽就再也没了顾忌,日后不仅会对含玉下手,更不会放过她和许徵。

    含玉也同样心神不宁,目光时不时的看着门口。仿佛威宁侯随时会出现在那里一般。

    转眼一个时辰过去了。

    门口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门房管事匆匆地跑了进来。

    “有什么消息了?”含玉力持镇定地问道。

    门房管事答道:“世子命人回来送口信了。”

    不等含玉说话,纪妤便抢着嚷道:“快些让送口信的进来。”

    送信回来的,是纪泽身边的长随。长随正要行礼,纪嬛焦急的说道:“行了,不用行礼了。玉堂到底让你送了什么口信回来?父亲救了回来没有?”

    那长随不敢怠慢,忙应道:“世子领着侍卫找了一夜,也没找到侯爷的人。今日一早亲自去刑部报案,刑部接了案子,已经派了人去查线索了。世子没回府,随着刑部尚书一起上朝,将此事禀报给皇上定度。”

    听了这个消息,众人心里都是一沉。

    找了一夜,依然没找到威宁侯这是不是说明,威宁侯已经凶多吉少了?

    纪妤忽地放声哭了起来。

    虽说威宁侯对她冷冷淡淡,可毕竟是她亲爹。想到威宁侯有可能已经一命呜呼,纪妤顿时悲从中来。

    纪嬛红了眼眶。一旁的顾采蘋也用帕子擦拭起了眼角。

    含玉的身子微微一晃。

    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她冰凉的手,许瑾瑜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个好消息。虽说没找到侯爷,可也没见到侯爷的尸体。说不定侯爷只是受伤逃了出去。”

    纪妤哽咽着反驳:“父亲若是受伤逃了,为什么不逃回府里来!”

    许瑾瑜难得的被噎了一回。

    含玉回过神来,深呼吸口气说道:“三小姐先别急,我觉得瑾娘说得有道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没消息也算是好消息。只要没亲眼见到侯爷的尸体,就说明侯爷没死。我们不能慌了手脚,要安心地等侯爷回来。”

    纪妤还是抽抽噎噎地哭着,声音倒是小了一些。

    许瑾瑜赞许地看了含玉一眼。

    在这样的时候能临危不乱维持冷静,实属不易。可惜陈元昭不在京城,无人能暗中调查此事。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等待消息了。

    威宁侯半夜遇刺一事,不仅是令刑部震惊的大案,更令文武百官感同身受十分愤怒。

    天子脚下,朝廷重臣竟在出宫后遇刺。足可见其嚣张狠毒。必须查出幕后凶手,绳之于法。否则,日后岂不是人人自危?

    纪泽跪在金銮殿里,面色憔悴眼眶泛红,情难自禁地哽咽出声:“父亲如今下落不明,肯定是落在匪徒的手中了。臣恳请皇上彻查此事,救回臣的父亲。”

    皇上难得有精力上朝,听到如此耸人听闻的事,顿时勃然大怒,气的面色铁青,在朝堂上大发雷霆:“好啊!先是刺杀太子,现在又是刺杀朕的臣子,下一步岂不是要进宫刺杀朕了?朗朗乾坤,竟由小人横行!朕这个天子,简直无颜面对群臣和天下百姓!”

    文武百官们顿时跪了一片:“皇上息怒。”(未完待续。。)

    ps:下面几天更四千的大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