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九章 风雨(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叶皇后说的是一时气话,楚王自然不会任由叶皇后折腾,好言好语的将叶皇后哄住了。≥頂≥点≥小≥说,然后又命人去长乐宫打探消息。

    长乐宫里。

    号称“病重不起”的纪贤妃,此时一脸激动欢喜,喊了声“大哥”,便潸然泪下。

    兄妹两个一别数年。威宁侯此次回京住下,还是第一次进宫见纪贤妃。别说纪贤妃心情激动,就连威宁侯也是满心感慨。

    纪贤妃摒退了所有太监宫女,和威宁侯独自说话。

    两人俱是心事重重,无心说什么寒暄的客套话,很快便扯入正题。

    “娘娘,秦王殿下身体没有大碍,等养好了伤就能回京。”威宁侯肃容道:“国不可一日无君,没有储君,也会引起朝臣百姓们心慌动荡不安。皇上很快就会提起立储的事,娘娘心里可有什么打算?”

    纪贤妃在自己兄长面前也没了遮掩的心思:“皇上最器重阿晔,这储君自然是阿晔的。”

    顿了顿,又讥讽地冷笑一声:“近来魏王一个劲儿地在皇上面前表现,博皇上欢心。可惜,他再蹦跶也没用,就凭着他那条右腿,这储君立谁也轮不到他。”

    “倒是楚王,虽然年轻不擅朝务,到底是叶皇后嫡出。占着嫡出的名分,再有叶皇后为他撑腰谋划,肯定会是阿晔的对手。”

    威宁侯眸光一闪,沉声道:“娘娘也别小觑了魏王。魏王此人,善于隐忍。这么多年来从不显山露水。现在一出手,就让人刮目相看。我倒是觉得,他才是秦王的劲敌。”

    纪贤妃却没将威宁侯的话听进心里。不屑的撇了撇唇角:“他再厉害再精明又能如何。就冲着他那条腿,这辈子他也休想做储君。”

    此时做官,都要求五官端正相貌堂堂。身为一国储君,岂能是个不良于行的瘸子?

    威宁侯见纪贤妃信心满满,微微皱了皱眉,也不便再多说什么。转而问道:“陈元昭现在应该已经领军到了山东,开始追查刺杀太子的凶手了。也不知是何人这么大的胆子。竟敢做出这种诛灭九族的事。”

    纪贤妃的神色有些微妙:“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这些凶徒还不知躲到哪儿去了。就算陈元昭领兵去追查,只怕也未必能查到真凶吧!”

    威宁侯心里一动。看向纪贤妃:“娘娘莫非已经猜到了幕后真凶是谁?”

    “我身在宫中,怎么可能知道这些。”纪贤妃应答地十分迅速。

    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又怎么会紧张。

    威宁侯心中隐隐有了些不妙的预感。此事该不会和秦王有关吧!然而,此事实在重大。纵然是兄妹。也不便直接问出口。

    两人各怀所思,相对沉默了片刻。

    纪贤妃张口打破了沉默:“大哥,这些日子我听闻了一些你和玉堂的消息。你和玉堂是不是生出了什么误会,所以相处的不和睦?”

    说不和睦还算是委婉客气了。

    事实上,父子两个不和的传闻早已悄然传开了。

    朝廷正在用人之际,纪泽却一直告假待在府里。所有的应酬一律都推了,整日待在府里。相反,威宁侯倒是颇为高调。时常出府参加酒席应酬。父子两个几乎从未一起出现在人前,时间一久。便有人暗中猜测起了其中的缘由。

    再加上之前小邹氏的意外身亡,威宁侯紧接着又纳了一个丫鬟为妾室,总之,处处都透着不同寻常。

    纪贤妃虽然身在宫里,却一直关注着威宁侯府里的事,心里早就疑惑不已了。

    威宁侯神色微微一僵,旋即若无其事地应道:“娘娘多虑了。我多年不回京城,和玉堂有些生疏,外人看着免不了要说三道四。”

    纪贤妃听着只觉得不对劲,正想追问,威宁侯又将话题扯到了秦王身上。

    纪贤妃见威宁侯不肯多说,只得作罢。

    皇上体恤纪贤妃多年不见兄长,特意恩准威宁侯在宫中留了晚饭。

    直至天黑了,威宁侯才出了宫。

    此时正值盛夏,天气燥热,威宁侯在宫中饮了几杯酒,稍稍有了酒意。不疾不徐地骑着马,侍卫们或前或后围在威宁侯身边,警戒地留意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街道上几乎没了行人,只听到马蹄嘚嘚声,十分安静。

    威宁侯淡淡笑道:“天子脚下,还能冒出什么刺客不成。你们都放轻松些”

    话还没说完,异变突起!

    嗖地一声,一支箭不知从何方迅疾飞来,直直的飞向威宁侯的胸口。

    “侯爷!”

    “侯爷小心!”

    威宁侯完全凭着本能侧过身子,避开了要害。那支箭掠过威宁侯的胳膊,带起了一片血花。

    暗夜里,忽然冒出了许多黑色的身影,一个个以黑巾蒙面,手中的利刃闪着寒光。一声不吭的扑上前来。

    竟是一伙刺客!而且,下手十分狠辣。刚一碰面交手,就已经死伤了几个。

    这些人对死伤的同伴视若无睹,前赴后继地冲上前,很明显就是冲着威宁侯来的。

    威宁侯面色铁青,眼中闪着骇人的寒光,猛地抽出宝刀。

    亲兵们将威宁侯围在中间,里外围成了两圈。外圈的死伤,立刻便有人补上。威宁侯虽然暂时无恙,可这些刺客人数众多,悍不畏死,再这么下去只怕抵挡不住。

    更令人可疑的是,这么大的动静,竟没有引来任何巡逻的士兵。

    天子脚下,蓄意刺杀朝廷重臣。到底是谁和他有这样的深仇大恨,而且有这样的胆量和实力

    短短片刻间,威宁侯脑海中掠过一连串的念头。

    “侯爷!”一个亲兵在他耳边急促地说道:“这里太危险了,还请侯爷先走。我们在这里挡着。”

    再这么下去,只怕威宁侯想走也走不了了。

    威宁侯也是心思坚毅果决之辈,略一思忖便下了决心,在众亲兵的掩护下,策马突围。

    那些刺客本就是冲着他来的,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逃走,立刻又围拢了过来。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