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七章 送别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陈元昭领着三万大军离开京城,前往山东。

    魏王在宫中伺疾,只有楚王领着官员来送行。和陈元昭交好的武将们一一上前道别送行。碍于人数众多,每个人只能说上一两句话而已。

    陈元白陈元青兄弟两人也都来了。

    陈元青看着楚王握住陈元昭的手殷切道别依依不舍的情景,心里那种怪异的感觉挥之不去。

    虽说楚王和陈元昭是表兄弟,可感情远远没好到这一步吧!

    陈元青心里暗暗嘀咕着,脸上不免流露出了一些不以为然。

    等楚王道别完后,陈元青立刻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拉起自家二哥的手——刚才楚王这个举动,让陈元青满心的不痛快。没人比他更清楚二哥不喜人碰触自己的怪癖了,楚王可以握二哥的手,他当然不能输给楚王!

    陈元昭对陈元青略显幼稚的举动无可奈何,也没当众抽回手,免得陈元青难堪:“三弟,你在京城要多保重。”

    陈元青失笑:“我在京城待的好好的,有什么需要保重的。倒是二哥,此行可要多留心,一定要顺利归来。”

    陈元昭挑了挑眉,自信又理所当然地应道:“放心,我一定会平安归来。”

    这样的神采和风采,主意迷倒所有闺中少女。

    陈元青心中赞叹一声,忽的眼尖地留意到了陈元昭的异样:“二哥,你今天身上穿的衣服似乎和平时不一样。是谁替你做的?”

    陈元昭从不关心穿戴这种小事。身上平日穿的衣服都是同一种颜色同一种款式。一次做十几身,换来换去都是一样。

    可今天,陈元昭穿的衣服却和平日不太一样。依旧是深沉的玄色。衣料却更柔软光滑,衣襟上绣着暗色的雄鹰栩栩如生,令陈元昭更添了几分霸气和神采飞扬。

    陈元昭的眉眼柔和了许多:“是你二嫂做的。”

    陈元青:“”

    还没成亲,应该是未来二嫂好吗?

    陈元青心里默默吐槽,却不敢说出口,立刻将衣服赞的天上有地下无。陈元昭听着顺耳,难得没嫌他聒噪。

    穿着许瑾瑜做的新衣。就像她也陪伴在自己身边,胸膛里满是暖意。

    许徵等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陈元青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有些歉然地笑了笑:“徵表哥,让你久等了。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

    说着,很自觉地让了开来。

    许徵走上前,简单的道了珍重。然后又从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的香囊来:“这是妹妹熬夜给你做的香囊。里面放了驱蚊虫的药草,你随身带着吧!”

    陈元昭接过香囊,一颗心被愉悦塞的满满的。这种被重视被在意被人全心全意放在心上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陈元昭做了一件和他冷厉霸气的武将气质半点都不符的事。

    他低下头,将香囊系在了腰际。

    众人:“”

    许徵差点失笑出声,勉强忍住了:“陈将军,希望你安然归来,不要辜负了妹妹的日夜期盼。”

    陈元昭点点头应了。心中涌起阵阵豪情。

    阿瑜,我一定会平安回来娶你!

    此时此刻。陈元昭应该已经领兵离开了吧!

    许瑾瑜手中拿着针线,却半天都没动一下,怔怔地看着窗外。遥想着陈元昭,一颗芳心如飘浮在云端,起伏不定。

    初夏和芸香待在一旁,看着许瑾瑜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由得对视一眼,俱都看到彼此眼底的笑意。

    “小姐,”初夏到底性子活泼,憋不了太久,语气轻快地说道:“姑爷去山东是奉了圣旨去办差,几个月就会回来了。你也不用太难过了。”

    芸香笑着接过话茬:“是啊,那些乱民刺客绝不可能是将军的对手。小姐只管放宽了心,只要安心等着将军回来就是了。”

    许瑾瑜回过神来,看见两张殷切关怀的脸孔,心里涌起暖意,轻轻嗯了一声。

    此行的凶险之处,不在明面上的差事,而是诸皇子之间的争斗。陈元昭游走在其中,看似左右逢迎,实则是在空中踩钢丝,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更何况,陈元昭还有争夺皇位的野心

    这才刚开始,她已经有种提心吊胆无法喘息的紧张了。想也知道,日后这样的紧张压迫感会越来越大吧!

    其实,她并没有嫁给皇子的野心,更没有做一朝之后的奢望。然而,这是陈元昭的心愿。他要追求这一切,她也别无选择,只能陪着他并肩同行。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一定是许徵回来了!

    许瑾瑜立刻放了手中的绣活,起身迎了出去。

    果然是许徵回来了。许徵冲许瑾瑜眨眨眼:“幸不辱命,你让我带的东西和带的话,我都带到了。”

    许瑾瑜抿唇一笑:“今天劳烦大哥了。”

    许徵笑道:“和我还客气什么。”

    初夏大着胆子凑过来问道:“大少爷,你将小姐做的香囊给了陈将军吗?他看到香囊是不是很高兴?”

    那个香囊可是小姐熬了一天一夜才赶着做出来的呢!

    许瑾瑜故作淡定,实则耳朵竖得老长。

    许徵瞄了许瑾瑜一眼,眼里有了笑意,慢条斯理地说道:“陈元昭见了香囊,倒也没特别激动高兴,也没什么”

    故意停顿了片刻,又慢悠悠的说了下去:“不过,他当着众人的面,就将香囊系在了腰际。当时那么多人看着,我都替他觉得脸红了。”

    这样情意绵绵的小儿女举动,别人做来还不稀奇,放在陈元昭的身上,效果实在惊人。众人当时的脸色别提多精彩了!

    许徵绘声绘色的描述起当时的情景,初夏听的津津有味双目放光。芸香则不敢置信地瞪圆了眼睛。

    许徵口中说的,还是那个英明神武不苟言笑性情冷肃的陈将军吗?

    许瑾瑜没说话,唇角却弯了起来。

    因离别而生出的惆怅和伤感,也在此刻悄然散去。

    (未完待续。。)</b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