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六章 拉拢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楚王唯恐陈元昭心中不快,立刻又解释道:“表哥请勿多心,我绝不是想派人盯着,更没有想着要在你身边安插眼线的意思。只是军中人多口杂,有些隐秘的事情不便派军中将士去做。带着他们就方便多了。表哥若是不愿意,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你我是嫡亲的表兄弟,我岂会对你生出疑心。”

    陈元昭难得的笑了一笑,拍了拍楚王的肩膀:“不用再多解释了,在明天日落前把人送来就行了。三万大军力,多上一两百人谁也看不出来。”

    楚王松了口气,语气也变的轻快起来:“好,那我们就一言为定。”

    说完了正事,楚王却没有告辞的意思,随口说道:“大哥一死,储君之位空悬。二哥三哥两人,不知父皇会更中意哪一个。”

    陈元昭眸光微闪,眼中迅速的闪过一丝嘲讽,淡淡说道:“秦王魏王虽然比你年长,出身却比不上你。你是皇后娘娘嫡出,子以母贵,是大燕朝历来的传统。皇上要立储君,也该选你才对。”

    这番话显然说中了楚王的心思。

    楚王扯了扯唇角,低声道:“这里没有外人,只有我们两个,我也不想瞒着表哥了。若是大哥还在,我是万万不会动这份心思的。这辈子做个富贵藩王足矣。如今大哥走了,我不能不替母后着想。”

    “如果二哥三哥做了储君,他们不是母后所出。对母后自是没什么情意,对我这个弟弟也不会有什么怜惜之情。只怕父皇归天后,我们母子两个就岌岌可危了。”

    “所以。这个储君的位置,我是不得不争!”

    一脸无奈的表情,看的令人作呕。

    陈元昭对楚王的来意了然于心。楚王这些年来并未涉及朝堂,暗中结交拉拢的官员远不及秦王魏王。想争夺皇位,楚王唯一的优势便是皇后嫡出。

    楚王年纪虽轻,却擅于做戏,今天到军营来。显然是打着拉拢他的主意。连说的话都和前世一样。

    想来,叶皇后也将他的身世秘密告诉了楚王吧

    陈元昭心中冷笑连连,脸上却显出了动容的神色:“殿下一片孝心。令人感动。”

    楚王苦笑一声:“表哥,不瞒你说,我今天到军营来,不止是想请你查清刺杀大哥的凶手。更重要的就是向你坦诚心意。希望你日后肯全力助我。等我登上皇位的那一天。我绝不会亏待了表哥。”

    陈元昭神色一敛,郑重地应道:“殿下说这样的话实在太见外了。皇后娘娘是我的亲姨母,这么多年来,娘娘对我示若己出。我们两个也亲如兄弟。太子身亡,这储君的位置本就应该是你的。”

    “殿下放心,日后只要有用的着我的地方,我一定肝脑涂地绝不推辞!”

    楚王大喜,激动地再次握住陈元昭的手:“有表哥这些话。我今日实在不虚此行。”

    于是,当天晚上。军营里又多出了一百多个人。

    周聪悄悄将人手安排下去,然后向陈元昭回禀:“楚王殿下送来的人已经都安排好了。和魏王殿下派来的人手安置在不同的将领手下。我已经暗中命人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绝不会让他们在军中惹出乱子来。还请将军放心。”

    陈元昭淡淡地嗯了一声:“他们想打探什么消息,随他们去打探。”

    周聪皱起了眉头:“可是,这么一来,他们若是打听到了什么消息传回京城,魏王楚王察觉到了军营里有彼此的眼线怎么办?到时候岂不是会怪罪将军?”

    “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陈元昭扯了扯唇角,声音里透着丝丝凉意:“他们现在都急着拉拢我,在储君未定之前,他们两个肯定要争个你死我活。谁有闲空来对付我。至于以后的事,我心中也早有安排,你不必多虑。”

    周聪满肚子的疑惑,只得又咽了回去。

    先暗中和魏王眉来眼去,今天又接受了楚王的招揽。

    将军到底要做什么?

    陈元昭看出了周聪眼底的不解,却也没打算多解释。有些隐秘只能放在心里,哪怕是再亲近再信任的人,也不能告诉。

    陈元昭不肯多说,周聪也颇为识趣,很快便扯开了话题:“这回去山东,来回至少也得几个月。等将军回来之后,正好就可以开始筹备亲事,娶许小姐过门了。”

    提起许瑾瑜,陈元昭冷漠的脸孔如寒冰解冻,顿时柔和了许多:“我也是这么打算的。回来就定下婚期,筹备亲事。”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孑然一人,心中所想的唯有报仇两个字。而现在,他的心里多了牵挂,想到许瑾瑜,心中几乎软成了一池春水。

    儿女情长,英雄气短,此话果然不假。

    陈元昭心情不错,难得有兴致关心周聪的终身大事:“说起来,你还比我大了一岁。也该考虑终身大事了。”

    周聪咳嗽一声,神色颇有些不自然:“我暂时还不想成亲。”

    陈元昭挑了挑眉:“你还不想成亲,打算把芸香拖到什么时候。她也老大不小了,再不嫁人就要成老姑娘了!”

    周聪:“”

    周聪想辩解几句,诸如他和芸香根本没什么之类的,陈元昭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那些有用没用的就不用在我面前絮叨了。我们两个自小一起长大,相处的时间比谁都长,你心里想的也瞒不过我。你就是端着侍卫统领的架子,唯恐别人说你假公济私。”

    之前刚以同样的理由训斥过周勇,周聪哪里拉得下这个脸。

    周聪的脸上浮起暗红,在陈元昭揶揄的目光下,终于老实承认了:“我是打算着,等将军成亲之后,芸香不用暴露暗卫的身份,可以做陪嫁丫鬟随许小姐一起到陈家。到时候再求娶芸香。”

    这还差不多。

    陈元昭扯了扯唇角:“也好,等我成亲了,就给你们两个举办亲事。”

    (未完待续。。)</b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