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亲兵章 章 章 章 章 章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陈元昭没有迟疑,很快便应下了。∏∈頂∏∈点∏∈小∏∈说,

    魏王对陈元昭的反应颇为满意,又说道:“这些人的首领叫李山,我会让李山暗中带人去军营找你。为了不惹人注目,你可以将这些人分散到各将领手下。只将李山带在身边就行了。你有什么事,只要吩咐给李山就行了。”

    说了半天,这才是魏王真正的意图!

    百人不算多,不过,分散着安插在神卫军里,也足够了解神卫军的一举一动了。这就相当于在自己的身边放了百十个眼线了

    陈元昭不动声色地应道:“殿下这么信任这个李山,日后等我抓到了刺客,就将人交给李山。命他暗中送人回京城来。”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不需要将话说透彻就能明白。

    魏王笑了一笑,顺水推舟地应道:“让李山跑一趟也无妨。”

    两人又商议了一些细节,直到子时过后,陈元昭才告辞离开。

    陈元昭离开侯,魏王脸上的笑意顿时隐没,脸上的神色并未轻松释然多少,反而更加阴沉了。

    这个陈元昭,城府太深了,不管怎么试探,都不露半点声色。

    如果陈元昭也有角逐皇位的资格,真是一个不能忽视的劲敌。好在陈元昭的身世见不得光,皇上绝不会让一个没上皇室宗谱的私生子做储君,暂时不用忧心。

    现在正是拉拢陈元昭的时候,顾不得计较这些。等日后坐稳了皇位。再动手除掉陈元昭也不迟。

    隔日,神卫军营里多了一百个人。

    这一百个人被巧妙的分到了不同的将领手下,三万人中多出区区一百人。就像是一碗水倒进了河水里,没溅出半点水花。

    陈元昭身边也多了一个叫李山的亲兵。

    李山约莫三十岁,身材健壮,双目有神,相貌却十分普通。混在亲兵里,半点都不扎眼。

    然而,对于突然多出一个人的事。陈元昭的亲兵们都不太适应。

    他们大多和周聪一样,自小陪着陈元昭一起进军营。亲兵共有五百人,大多负责放哨警戒之类的。真正有资格待在陈元昭身边的,绝不超过百人。现在无端端地冒出一张陌生脸孔来,怎么看都觉得碍眼。

    亲兵们不敢到陈元昭面前吭声,便私下找了周聪嘀咕:“周统领。那个李山到底是什么来路?为什么一来就到了将军身边?”

    周聪自然清楚李山的来历。不过,他绝不会告诉亲兵们就是了。

    “你们都没事可干了吗?”周聪板起脸孔来,颇有些陈元昭式的冷厉:“将军这么安排,自然有将军的道理。你们若是好奇,不妨亲自去问一问将军。”

    问将军?

    亲兵们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颤,再也不敢吭声了。

    傍晚时分,军营里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客人。

    “启禀将军,楚王殿下亲自来探望将军了。”陈元昭正召集将领开会。亲兵走了进来,低声禀报。

    陈元昭眸光一闪。似乎早有预料,并不意外:“你请楚王殿下稍后片刻,等我开完会了就过去。”

    竟然让楚王殿下在外等着!除了自家将军之外,满朝武将里大概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将领们纷纷用钦佩的目光看向陈元昭。

    陈元昭神色如常地开完了会,遣散了一众将领之后,才去见了楚王。

    “劳烦殿下等候多时了。”陈元昭拱手赔礼。

    楚王毫不介怀地笑了一笑,应道:“大军即将开拔,表哥正是最忙碌的时候。是我不该再这个时候来打扰表哥才是。”

    顿了顿,楚王又低声道:“表哥,今日我特意来,是有事想求你。”

    堂堂皇子这般放下身段说话,换了别人只怕早就感激涕零了。

    前世的他,也被楚王文弱善良的外表蒙蔽了多年,直到临死的那一刻才认清楚王的真面目。

    想到往事,压在心底的愤怒和憎恨顿时涌上心头。

    陈元昭强忍住拔出斩月一刀杀了楚王的诱人念头,张口说道:“有什么事殿下只管吩咐,只要我能做到的,绝不推辞。”

    楚王敛容说道:“表哥即将领兵去山东,我想求表哥查出刺杀大哥的真凶。若是能活捉住刺客最好。”

    “这本来就是我分内的事。”陈元昭淡然应道:“就算殿下不说,我也一定会竭尽全力找出真凶。”

    楚王的来意肯定不止于此!

    果然,楚王又低声恳求道:“如果捉到了刺客,还请表哥不要声张,暗中将人送到京城来。我先暗中审问清楚,再向父皇禀报。”

    楚王和魏王不愧是亲兄弟,两人不约而同想到一起了。

    陈元昭心中暗暗冷笑不已,故意流露出些许犹豫:“这样做,只怕不太合规矩。若是皇上怪罪于我”

    “表哥放心。若是父皇怪罪,由我一力承担!”楚王不假思索地应道,不用假装,眼底也满是怒焰:“不管这个主谋是谁,我都绝不会放过他!我要杀了他,以慰大哥在天之灵。”

    没说什么诛灭九族,只说杀了他。

    看来,楚王也已猜到了此事的幕后主谋是秦王了。

    魏王和楚王都想利用此事一举压垮秦王,所以才竭力拉拢利用他。心中大概都打着卸磨杀驴的主意吧

    陈元昭迟疑片刻,终于点头应了。

    楚王松了口气,激动地握住陈元昭的手:“多谢表哥了。”

    陈元昭本就不惯和人有肢体接触,看着楚王那张假惺惺的脸孔,心中愈发觉得厌恶,面上却半点不露:“太子遇刺意外身亡,你和皇后娘娘都是悲痛交加,我心里也很难过。出些力也是应该的。”

    说着,很自然的将手抽了回来。

    楚王也不以为意。陈元昭不喜和人亲近,早就不是什么稀奇事了:“此事必须要暗中进行,免得打草惊蛇。我知道表哥身边不乏身手过人的亲兵,不过,我既是有所请托,自然也要出一份力气。我在暗中也有一些人手,这次就让他们随你一起去山东。”

    (未完待续。。)

    ps:勾心斗角的兄弟四人一起来卖萌拉票啦?(^?^*)

    魏王冷笑:老大死了,做储君的人就该轮到我了!

    秦王挑眉:我最得父皇欢心,朝野名声最好,谁能争得过我!

    楚王轻哼:我是皇后嫡出,你们两个凭什么和我斗!

    陈元昭沉默不语,只定定地看着众读者:你们不投票,作者就不让我做皇帝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