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四章 筹谋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陈元昭大步走出书房。,

    刚走出没几步,便遇到了陈元青。

    陈元青笑着说道:“二哥,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我还以为大伯父有话要叮嘱你,我要等很久。”

    陈元昭眼中闪过一抹讥讽,没有解释什么:“你在这儿等我有事吗?”

    “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想和你独自说几句话。”陈元青语气中流露出些许抱怨:“你这两个月到底在忙什么,基本就没回过府。现在又要离开京城,也不知这一去要多久。我们兄弟聚少离多,想和你说话都找不到机会。”

    陈元昭没吭声,任由陈元青发牢骚。

    陈元青唠叨几句,很快便说起了正题:“二哥,你此次领兵去山东可得多加小心。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记得先保全自己。”

    陈元青的眼中满是关切,语气真挚。

    这两天之内,类似的话听了许多,除了许瑾瑜之外,就属陈元青的关怀最真诚了。

    陈元昭心中一暖,低声道:“放心,我一定会平安归来。”顿了顿,忽的又说道:“三弟,如果有一天,发生了一些你难以理解或是难以接受的事,就算你和我疏远了,我也不会介意。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兄弟。”

    陈元青没有半点感动,反而用“你没发烧说胡话吧”的眼神看着他:“我们是兄弟。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可能动摇我们之间的情谊。什么疏远。这种话说了有什么意思!”

    陈元昭没再说什么,只是目光变的复杂起来。

    如果陈元青知道一直敬重爱戴的兄长其实不是陈家子孙,而是皇上的私生子。甚至有问鼎皇位的野心到那个时候,他还会这么想吗?

    陈元青被陈元昭陌生又奇异的目光看的浑身发毛,试探着问道:“二哥,你是不是因为要去山东,近来压力太大所以寝食难安做了噩梦之类的?”

    所以才说了这些不知所云的怪话?

    陈元昭纵然是满腹心事,也被陈元青逗乐了:“行了,别在这儿磨嘴皮了。快些回你的院子休息去把!我还得回军营。只剩明后两天整顿开拔,时间紧张,容不得耽搁浪费。”

    陈元青咧嘴一笑。目送着陈元昭离开,然后才回了自己的院子。

    陈元昭离开安国公府之后,却并未回军营,而是暗中去了魏王府。

    魏王府的正门早已关紧。侧门处有门房管事守着。里外不知有多少侍卫守着。

    陈元昭既未走正门。也未走侧门,而是从后门悄悄进了王府。魏王和魏王妃感情平淡,平日大多宿在书房里。

    陈元昭到了书房外,那守门的小厮立刻跑了进去通禀。

    魏王亲自出来相迎:“子熙,你来的正好,我正有事要找你商议。”

    陈元昭随着魏王进了书房。

    明亮的烛光下,魏王面色深沉:“子熙,我一直命人暗中盯着秦王的一举一动。果然查出了一些线索来。”

    陈元昭心中哂然冷笑,面上却故意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殿下竟已有了秦王刺杀太子的证据?那可就太好了。不如现在就呈到皇上面前。定了秦王的罪名”

    “不行!”

    魏王显然早已深思熟虑过了,迅速的否定了这个提议:“我只查到一些线索,却没有人证。如果急着指正秦王,根本扳不倒秦王,还会打草惊蛇。”

    “所以,我要你去山东之后,一定要抓到那些刺客。最好是抓到活口。有了人证,再有我手中的证据,秦王想狡辩也不可能。”

    抓活口当然不是简单的事!

    陈元昭却没犹豫,很快点头应下了:“殿下放心,就算是掘地三尺,我也会找到这些死士。”

    陈元昭答应的十分干脆,毫不拖泥带水。

    魏王的脸色好看了不少,含笑道:“一切就有劳你了。有你出马,必然马到功成手到擒来。等捉到了活口,你就潜人暗暗送到京城来。我会找个最合适的时机再向父皇禀明一切。父皇再偏爱秦王,也容不下杀害自己兄长的儿子!”

    “扳倒了秦王后,就只剩下楚王了。我虽然比楚王年长,可楚王胜在嫡出,有叶皇后为他撑腰,只怕我未必是他的对手。所以,我不得不行此险棋,令父皇对我另眼相看。也令文武百官对我刮目相看。只有这样,我才有和楚王争夺储君的资格。”

    魏王的计划果然不错。

    不过,这个计划里,大放光彩的那个人注定会是魏王。和陈元昭没什么关系。

    陈元昭似乎半点都不介意,又点了点头。

    魏王的目光掠过陈元昭没什么表情的脸孔,心中暗暗猜测着陈元昭此时的想法,口中不无歉然地说道:“这么一来,就是委屈你了。奔赴山东出力最多的是你,冒着危险的人也是你。好处却都被我占了,我这心里着实过意不去”

    “殿下说这话,是没拿我当自己人了。”陈元昭皱起了眉头,语气隐隐有些不悦:“还是殿下对我不放心,所以想敲打我一番?”

    魏王非但没被激怒,反而笑了起来:“子熙勿恼!都是我的不是,我不该对你存着猜疑,更不该试探你。”

    说着,双手抱拳,作势赔礼。

    陈元昭当然不能让魏王弯腰赔礼,迅速的阻止了魏王的举动:“殿下万万不可如此。殿下贵重之躯,岂能向我折腰赔礼。”

    魏王顺势站了起来,温和笑道:“也罢,我就不说这些客气话了。他日等我登上皇位,绝不会亏待了你。”

    换了别人,此时自是要慷慨激昂口沫横飞地发誓表决心。

    陈元昭的神色却没什么变化:“多谢殿下。”

    魏王不以为意地继续说道:“对了,我想安排些人手给你。这些人不多,约莫百人左右,都是擅于隐藏踪迹的高手。这些人武功高强,又忠心无二,你只管派他们做最危险的事,有什么消息了,就命他们传到京城来。”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