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二章 军令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徵在院子里等了许久,坐等右等却不见陈元昭出来。☆→頂☆→点☆→小☆→说,

    许徵按捺着上前敲门催促陈元昭离开的冲动。,看在陈元昭即将离开京城数月此行十分危险的份上,就忍上一回好了

    就在许徵等的焦躁不耐时,陈元昭终于出了屋子。

    不过,许瑾瑜却未出来相送。

    许徵心里暗暗有些奇怪,却也没多问,送了陈元昭出府。

    回了屋子,许瑾瑜犹有些红肿的嘴唇和红晕未褪的脸颊映入眼帘。许徵总算明白过来了

    这个混账可恶的陈元昭!

    还没成亲,就这般轻薄肆意!

    怪不得许瑾瑜没出来送陈元昭。这副模样,哪里好意思出来见人。许徵的俊脸陡然沉了下来。对陈元昭稀薄的好感瞬间一扫而空。

    许瑾瑜见许徵面色难看,也有些忸怩尴尬,下意识地垂下头,低低地喊了声大哥。一副犯了错的羞愧自责模样。

    许徵的心立刻软了,柔声道:“我是在生陈元昭的气。你们两个是未婚夫妻,说说话也没什么。不过,到底还没成亲,总得避嫌一些。”

    这种事,当然不能怪妹妹,肯定是陈元昭哼!

    想到陈元昭,许徵忍不住冷哼一声。和对许瑾瑜的温柔形成了强烈鲜明的对比。

    许瑾瑜当然不会辩解什么,继续垂着头。

    许徵心里再一软。声音更温柔了:“好了,我不说就是了,你也别低着头不好意思。都是陈元昭故意轻薄。又怪不得你。”

    许瑾瑜嗯了一声,总算抬起头来。

    为了避免许瑾瑜尴尬,许徵刻意抬高视线,避开许瑾瑜红肿的嘴唇:“三天后,陈元昭就要领兵出京。你不便相送,我代你去送他一程。”

    许瑾瑜感激又感动地看了许徵一眼:“谢谢大哥。”

    “我们兄妹两个,还说这样的客气话做什么。”许徵随口笑问:“对了。你和陈元昭独处了这么久,是不是说了什么要紧事?”

    她已经答应了陈元昭,绝不告诉任何人。

    许瑾瑜暗暗叹口气。面上却半点不露:“也没什么,就是随意闲聊了几句。我担心他此行凶险,特意叮嘱他多加小心。”

    许徵也没生出疑心:“他久经战场,身手过人。又领着三万神卫军。那些乱民匪徒绝不敢行刺他。你不用担心。天色已经晚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许瑾瑜乖乖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第二天,皇上依旧不能下龙塌,只召了兵部尚书户部尚书进宫,亲自下了圣旨。兵部立刻发公文,命陈元昭领神卫军前往山东平定民乱。户部要在三日之内筹集出粮饷。

    兵部尚书立刻应下了。

    户部尚书心中虽然暗暗叫苦,口中却半个字都不敢提:“臣遵旨!”

    太子遇刺身亡。皇上正在雷霆之怒。天子一怒,流血千里。此次山东不知要死多少人。才能平息皇上的怒气。

    短短三天就要筹集三万士兵的粮饷,绝不是易事。不过,就算忙脱了一层皮,也不能不应下。免得被皇上迁怒就不妙了。

    短短一夜间,皇上苍老了许多,躺在龙塌上,面色晦暗。

    兵部尚书和户部尚书各自上前劝慰了一番。大多是“为了江山社稷皇上一定要保重龙体”云云。

    这样空泛的安慰,听着不痛不痒。

    皇上有气无力地挥挥手:“两位爱卿不必担忧,朕老年丧子,心中着实悲痛。不过,朕知道轻重,不会过于哀痛伤了身体。你们暂且退下吧!朕休息几日自会上朝。”

    两位尚书一起跪下,高呼万岁。

    待两人退下后,魏王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碗褐色的药汁:“太医们商榷斟酌了一晚上开出药方,药是儿臣亲自熬的,这就伺候父皇喝药。”

    皇上看着一脸殷切关怀的魏王,心中涌起一股暖意:“好,你伺候朕喝药吧!”

    太子是嫡长子,自然得他器重。秦王性情温和,说话行事最得他欢心。幼子楚王自小体弱,他不免会多几分怜惜。唯有排行第二的魏王,因为腿疾走路不便,很少在他面前露面。他对二儿子的关注也是最少的。

    没想到,魏王竟这般孝顺体贴。只可惜

    皇上的目光落在魏王的腿上,暗暗探口气,迅速的收回目光。

    一个有腿疾的皇子,岂能为天子?

    楚王又小,思来想去,也只有秦王最合适了。

    魏王似是没察觉到皇上一闪而过的唏嘘,细心周到的喂皇上喝了药,然后为皇上擦拭嘴角。

    做完这一切,魏王才恭敬地说道:“儿臣昨日就和五弟说好了,今天有他来陪伴父皇,儿臣先回府,明天再进宫探望父皇。”

    话音刚落,楚王便进来了。

    “五弟你来的正好。”魏王熬了一夜,精神尚佳,轻声对楚王说道:“我正向父皇告退,今日就劳烦你伺候父皇了。”

    楚王忙应道:“伺候父皇是我份内的事,何谈劳烦。二哥熬了一夜,还是快些回去休息的好,明日再进宫来。”

    一派兄友弟恭十分和睦。

    皇上看在眼里,心里颇为欣慰。

    陈元昭一大早便召集军中的将领开会,宣布了即将赴往山东平乱的事。将领们听闻此事,一个个摩拳擦掌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飞到山东。

    武将和文官不同,想晋升只有靠军功。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杀敌立功保家卫国是武将的天职。更何况,此去山东还有更深一层的意义。要彻查太子被刺一事,这可是大功一件。

    至于能不能完成任务的事,将领们几乎都没多想。

    有将军领着他们去山东,有谁堪做他们的对手?

    会刚开完,兵部的公文便送到了军营。

    兵部尚书特意派了陈元白送来公文。陈元昭见了自家兄长,也不甚热络,甚至没有寒暄,便接了公文。

    陈元白深知他的脾气,也不放在心上,只低声提醒道:“二弟,此行凶险,你要多加小心。”(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