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一章 野心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几乎不敢再深想了,一张俏脸微微有些泛白。,

    她想张口问什么,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说。

    陈元昭深深的凝视着许瑾瑜,没有错过许瑾瑜脸上的神色变化,无声地扯了扯唇角:“阿瑜,你是不是有话想问我?”

    许瑾瑜深呼吸一口气,用力地点了点头:“是,我有些事想不通。太子已经死了,等魏王找到秦王刺杀太子的证据,秦王也完了。你再利用魏王对付楚王,楚王垮下后,魏王就会成为大燕的储君,也是未来的天子。”

    “为了日后的平安,你想的应该是如何打消魏王的顾虑才对。可你刚才的语气,显然并无此打算。”

    许瑾瑜说到这儿,顿了一顿,声音有些晦涩:“你你心中到底还有什么打算?”

    陈元昭神色莫测,淡淡说道:“你心中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许瑾瑜:“”

    他竟然就这么直言不讳的承认了!

    许瑾瑜头脑一片空白,怔怔的抬头看着陈元昭。

    谁都不会否认这是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孔,带着几分咄咄逼人令人无法喘息的凌厉。和那双如鹰隼般锐利如冰雪般冷凝的眼眸对视,真的需要很多勇气。

    自从表白了情意之后,这张脸孔在面对她的时候少了冷厉,多了几分脉脉温情。让她在不知不觉中生出了一些错觉。以为他所想的只是报仇雪恨。她竟然忘了,他的身上也流着皇家的血脉。对皇位也有蓬勃野心

    陈元昭没有避开许瑾瑜的目光,眼中闪出前所未有的炽热光芒:“阿瑜,你没看错。这才是真正的我。我不甘心居于人下,我不甘心此生被掌控在他人手中,我更不甘皇位落在他人手里。”

    “同样都是皇子,我只比他们少了一个正大光明的身份罢了。凭什么这皇位他们能争抢,我就不能?”

    “我不但要报仇雪恨,杀了楚王。还要抢过皇位,成为大燕的天子。我陈元昭可以做一个好皇帝。可以让大燕百姓安居乐业。我善于领兵,在有生之年,还要将大燕的领土再扩充一些我想要的太多。我想做的事情也很多。想做这些,除了争夺皇位之外,再无别的办法。”

    “我知道,争夺皇位是一条不死不休的不归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若是失败了。只有死路一条。可我不害怕,也不会后悔,重活一回,总要争过一次才能甘心。”

    “阿瑜,你还愿意嫁给这样的我吗?”

    陈元昭的眼中闪动着夺目的光芒,那抹光芒,点亮了他略显冷凝的脸孔。这一刹那,英俊的令人屏息。

    他就这样毫无遮掩地。将自己所有的野心都展露在她的面前。

    许瑾瑜头脑里依旧一片纷乱,惊惶不安的心却奇迹似的平息了下来。

    她听到自己缓慢又清晰地答道:“我愿意。”

    直到此刻。陈元昭高高悬在胸膛的心才落了回去,眉头也舒展开来,唇角上扬。

    平日不苟言笑严肃冷厉的人,难得的笑容,着实令人惊艳。

    许瑾瑜忽然眨眨眼,俏皮地笑了起来:“我和你已经定了亲,只等着婚期定了嫁给你为妻。就是想悔婚也来不及了。不嫁给你,还有谁肯娶我。”

    陈元昭:“”

    陈元昭手中用力,将面前的可人儿搂进怀中。用自己的方式狠狠的“惩罚”她的伶牙俐齿惩罚的她满脸绯红唇瓣红肿才放开她。

    许瑾瑜急促的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热腾腾的脸孔大概能将鸡蛋都烘熟了。

    待心绪稍稍平静下来,许瑾瑜才张口说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争夺皇位这个打算的?”

    陈元昭认真的思忖片刻答道:“大概是从临死前的那一刻开始吧!”

    许瑾瑜:“”

    开玩笑也不带这样的吧!

    许瑾瑜瞪着陈元昭,可惜,水汪汪的眼眸非但没什么威胁,反而让人心荡神驰。

    陈元昭的眼神柔和下来,低声道:“我不是在骗你。当年我毫无防备之下,被楚王命人射杀。他在我耳边说着那些话的时候,我既震惊又不甘。如果我早知道自己的身世,绝不会甘心被楚王利用。”

    “闭上眼的时候,我心里就在想。如果有来生,我不但要杀了楚王,还要坐上皇位。我的命运,绝不容任何人来掌控。只由我自己来主宰!”

    “从重新睁开眼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暗中筹划准备。我的身世见不得光,不代表我全无机会。”

    许瑾瑜仔细地琢磨这些话,灵机一动,豁然开朗:“我知道你要做什么了!”

    陈元昭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哦?你猜到什么了?”

    许瑾瑜挑了挑眉,以同样高深莫测的表情回应:“我猜到的,正是你打算要做的事。”

    陈元昭哑然失笑。许瑾瑜冰雪聪明,显然已经猜到了他的计划。

    私生子的身份确实不宜见光,就算日后被揭露出来,也比正经的皇子们低了一等。在一般情况下,皇上绝不会考虑立陈元昭为储君。

    当然也有例外!

    太子死了,秦王的阴谋被揭露性命难保,那就只剩下魏王和楚王。如果魏王楚王两败俱伤,都出意外死了

    到那个时候,陈元昭就是皇上唯一的子嗣。

    纵然皇室旁支血脉不少,皇上又岂会甘心将皇位传给别人?

    许瑾瑜收敛了笑意,正色说道:“你现在看似左右逢源,实则是在夹缝中左右逢源,一个不慎露出蛛丝马迹,就会惹来杀身之祸。你一定要凡事谨慎小心。”

    撇开秦王不谈,魏王和楚王也绝不是简单人物。

    陈元昭点了点头:“放心,我心中有数。”顿了顿又道:“此事你心中有数就好,绝不能对别人提起,哪怕是在许徵面前,你也绝不能说一个字。”

    此事干系极大,风险更大,一定要谨慎行事。

    许瑾瑜呼出一口气:“我知道了,这件事我绝不会告诉大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