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八十九章 惜别(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太子遇刺身亡,秦王也身受重伤。如此耸人听闻的消息,不出一天就传遍了京城。就连街头巷尾的百姓也得知了这一惊天噩耗。

    许瑾瑜也从许徵口中得知了这个惊人的消息。

    “听闻皇上今日在金銮殿上昏厥过去,皇后娘娘也吐血昏迷。”

    许徵从未见过太子,对太子也谈不上有什么好感恶感。不过,储君一死,朝堂内外人心惶惶动荡难安。身在其中,很难不被波及。

    许徵自从得知此事后,一直皱着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一切,终于还是来了!

    前世太子死后,受了重伤的秦王回京养伤,伤势痊愈后便成了储君最有力的竞争者。这一世,有了陈元昭的加入,一切都会变的不同了吧

    “还有,听说秦王也受了重伤。真希望他就此一命呜呼,永远不会再回京城。”若说许徵最厌恶的人是谁,秦王绝对排在第一个!听闻秦王身受重伤,许徵心中只觉得快意。

    许瑾瑜淡淡说道:“不管秦王能否回京城,他的结局都已经注定了,再也不会成为我们的困扰。”

    许徵一愣,看向许瑾瑜。

    直到此刻,许徵才察觉出不对劲。这样骇人听闻的消息,许瑾瑜听了却没什么特别的反应,这也太奇怪了

    许徵皱着眉头,试探着问道:“妹妹。莫非太子遇刺一事别有内情?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到这个时候,也没有瞒着许徵的必要了。

    许瑾瑜低声道:“之前陈元昭曾私下告诉我,太子离开京城前往山东。已经中了秦王奸计。不出几个月,就见分晓。现在看来,秦王是早就打定主意要行刺太子了。”

    许徵悚然动容:“照你这么说,太子被刺杀,是秦王暗中捣的鬼!可秦王自己也受了重伤,听说是为太子挡下了一剑”

    许瑾瑜扯了扯唇角:“这一招苦肉计确实厉害!如果不是提前得知了秦王的阴谋,我也不会疑心到秦王的头上。”

    不等许徵反应过来。许瑾瑜又说道:“陈元昭已经暗中向魏王投诚,魏王绝不会放过这个扳倒秦王的好机会。大哥只要等着秦王阴谋败露的好消息就行了。”

    竟然还牵扯到了魏王。

    许徵错愕不已,半晌才愤愤不已地说道:“秦王也好。魏王也罢,都是精明深沉心狠手辣之辈。为了争夺皇位,为了一己私欲,不顾百姓死活。”

    山东饿死的百姓不计其数。死在民乱中的也不在少数。太子死在山东。皇上雷霆之怒,不知又要有多少人人头落地。

    许瑾瑜喟然叹息:“是啊,储君之争,总伴随着血雨腥风。可惜谁也无法挽回这样的局势,我们能做的唯有自保。”

    许徵想了想,也叹了口气。

    兄妹两个对坐了片刻,各怀所思。

    敲门声打破了屋里的安静,初夏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姐。陈将军来了。”碍着许徵也在,初夏不敢称呼姑爷。

    许瑾瑜微微一怔。这么晚了。陈元昭怎么会特意过来?

    许徵也颇为惊讶,很快反应过来:“快些请他进来。”

    夜色沉沉,繁星漫天。

    陈元昭一身玄衣,大步而来。

    许瑾瑜早已俏生生地站在门口相迎,眼中闪着温暖而关切的笑意:“这么晚了,你怎么还跑过来了?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陈元昭嗯了一声,进了屋子,才张口说道:“我刚出了宫就过来了。皇上命我领三万神卫军去山东,平定民乱,找出刺杀太子的真凶。时间紧急,三天之后就要出发。我特意来告诉你一声,接下来三天我会很忙,大概没时间来看你了。”

    大军开拔,准备粮草辎重武器就要耗费许多时间。短短三天,时间确实紧急。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令许瑾瑜一惊:“皇上怎么会派你去山东?”

    前世去山东的另有其人。这一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难道是陈元昭主动请缨?

    因为许徵也在场,许瑾瑜不便问的太仔细。

    不过,陈元昭显然听懂了她真正要问的是什么,简短的应道:“魏王殿下主动要求前往山东,皇上体恤魏王殿下腿疾多有不便,所以才特意让我前去。”

    许瑾瑜微微蹙眉:“山东情势不明,十分凶险。你领兵前去,可得加倍小心。”

    秦王狡诈阴险,在山东不知安排了多少死士。万一暗中再对陈元昭动手,陈元昭此行可就太危险了

    陈元昭看出了她的担忧,扯了扯唇角说道:“你不用为我担心。如果秦王派人对我动手,我正好可以抓些活口。”

    太子养尊处优,连刀都拿不稳。楚王精心设局,诱太子入圈套,派些身手高强的死士,便令太子一命呜呼。

    他却是久经战场,身手过人,还有三万精锐的士兵,身边的亲兵也个个骁勇善战。想刺杀他,根本不可能成功。

    以秦王的精明,绝不会干出这种蠢事来。

    许徵忍不住插嘴道:“秦王心狠手辣,你还是小心为好。”

    来自大舅兄的关切着实少见,陈元昭有些受宠若惊了,舒展眉头说道:“我心中有数,不会有事的。”

    许徵直言无忌:“你没事最好。反正妹妹还没嫁到陈家,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为妹妹再另择一个如意夫婿就是了。”

    陈元昭:“”

    他出征在即,大舅兄这么说合适吗?!

    许瑾瑜忍俊不禁地抿唇笑了起来:“大哥,你就别说笑了。”

    许徵小小地戏谑了陈元昭一回,心情好了不少,随口笑道:“罢了,你们两个说会儿话,我出去转转,免得在这儿碍眼。”

    说着,双手负在身后,施施然走了出去。

    大舅兄比以前可“善解人意”多了。没等他暗示,就主动走人了!

    陈元昭心里的些许郁闷顿时散开,上前两步,将眼前朝思暮想的可人儿揽进怀里。(未完待续。。)</b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