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八十八章 楚王(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叶皇后压低了声音,迅速的低语数句。

    楚王听了之后,十分错愕,瞳孔猛地收缩:“什么?陈表哥竟是父皇的私生子?母后,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这个消息太令人震惊了!

    叶皇后神色阴沉,冷冷地扯了扯唇角:“此事千真万确。只是知道的人极少罢了!不然,你姨母哪来的底气和我较劲?还有你父皇,对陈元昭处处另眼相看。陈元昭年纪轻轻就做了神卫军统领,成了军中年轻武将的第一人。你父皇功不可没!”

    楚王皱起了眉头,眼中满是阴霾。

    原来如此!

    今日父皇特意召陈元昭进殿,他心里还觉得奇怪。父皇对陈元昭好的简直有些过了头,远远超过了对臣子的情分现在想来,父皇对这个不能曝露身份的私生子真的很上心。

    “陈表哥知道自己的身世吗?”

    叶皇后略一思忖应道:“你姨母心高气傲,应该不会将此事告诉他。而且,他一直没什么异样的表现,显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顿了顿,又低声道:“阿昀,你父皇对陈元昭十分偏爱,你想做储君,一定要拉拢陈元昭。只要他肯全力相助,秦王魏王绝不是你的对手。”

    楚王点点头:“母后说的是。不过,此人也不得不防。等事成之后,总得找个理由除了他,免得他日成为我的心腹之患。”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陈元昭现在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不代表永远不知道。一旦知道了,就会对皇位生出野心。只有杀了陈元昭,才能真正放心。

    楚王清秀的脸孔阴沉冷厉,令人不寒而栗。

    叶皇后看在眼里,觉得有些怪异的不适。

    这个幼子,平日只喜读书从不谈政事,孝顺纯良。她最器重太子,最喜欢的却是这个小儿子。

    直至此刻。她才震惊的发现,她从没有真正了解过自己的儿子。

    楚王很快恢复如常,柔声对叶皇后说道:“这些琐事都交给我,母后不用烦心。只要安心静养就行了。大哥的死,母后一定会伤心难过。就算是为了我,也请母后多多保重凤体。”

    楚王到底年轻,没什么根基,所能依仗的。无非是嫡出的身份。

    叶皇后回过神来,想到长子的死,心中苦涩之极:“你放心,我知道轻重,不会就此倒下诸事不管的。”

    楚王又哄了叶皇后一通,亲自为叶皇后掖好被褥:“母后,你安心睡下,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儿陪着你。”

    叶皇后心力交瘁,也确实累了。很快闭上了眼睛。

    楚王坐在床榻边,握着叶皇后的手,看着叶皇后缓缓入睡。←百度搜索→風雨小說網

    叶皇后显然睡的并不安稳,在睡梦中也蹙着眉头,偶尔呓语几声,喊着太子的名讳。楚王面色深沉,眸光闪烁不定。

    大哥走了!这太子的位置,只能是他的!

    崇政殿和延福宫里灯火通明,长乐宫里也不消停。

    纪贤妃虽然没像叶皇后那般怒急攻心吐血昏迷,情形也不妙。哭了一个下午。嗓子嘶哑,几乎说不出话来。

    “母妃,”安宁公主也哭了半天,眼睛红通通的。沙哑着嗓子说道:“大哥遇刺身亡,三哥虽然受了伤,性命总算没有大碍。你也别太伤心难过了。”

    纪贤妃的眼泪早已哭干了,闻言长叹一声,挥挥手,示意所有宫女都退下。然后才低声道:“你这傻丫头。太子没了性命。我总得装装样子表示伤心,免得被皇上和皇后挑刺。”

    母妃哭了半天,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安宁公主瞠目结舌,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纪贤妃眸光一闪,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的笑:“只要你三哥养好了伤,这大燕朝的储君之位肯定会是他的。湘儿,我们母女两个总算熬到这一天了。等你三哥坐了皇位,看这皇宫里还有谁敢瞧不起我们!”

    安宁公主听不惯这样的话,忍不住蹙眉道:“母妃这话可不妥。大哥尸骨未寒,我们这个时候就开始算计储君的位置,未免太过凉薄。再说了,父皇一直偏宠母妃,对三哥和我也是极好的。皇宫里的人处处巴结讨好我们还差不多,哪里有人敢小瞧我们。”

    纪贤妃冷笑一声:“你真是个傻丫头!怎么也不好好动脑子想一想。此时我们没受什么闲气,是因为你父皇还在世,无人敢怠慢我们母子。:”

    “如果你父皇归了天,太子坐上龙椅,这皇宫里人人要仰叶皇后鼻息。以她的心狠手辣,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我们母子三个。”

    偌大的寝室里,只有母女两个,声音又压的极低,纪贤妃说话也没了顾忌。连皇上归天这般大逆不道的话也说出了口。

    安宁公主听的心惊肉跳,额上直冒冷汗,结结巴巴地说道:“母妃,这些话可万万说不得。万一不慎传进父皇或是母后的耳中,可就糟了”

    “太子一死,叶皇后哭还来不及,哪里还有闲心过问我。”纪贤妃的话语十分刻薄:“再说了,这儿只有我们母女两个,有谁能听见。”

    安宁公主哑然无语。

    纪贤妃自听到太子的死讯之后憋在心中数年的闷气全数抒了出来。恨不得仰天长笑几声,以示心中的雀跃欢喜。

    在人前不得不装模作样的哭了半天,此时只剩母女两人,纪贤妃也不再遮掩心里的欣喜:“魏王是个瘸子,楚王自幼体弱,又最年幼。他们两个都远不及你三哥。这皇位想不传给阿晔也不行!”

    秦王做了太子,她就能在后宫中扬眉吐气,再也不用将自以为是的叶皇后放在眼里了。

    安宁公主默然片刻,才问道:“母妃,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三哥的伤势么?”

    纪贤妃淡淡应道:“放心好了,吉人自有天相。你三哥既有真龙天子的运道,绝不会有事的。”

    以纪贤妃对秦王的了解,隐隐猜到了这场“刺杀”绝没有表面的那么简单。

    (未完待续。)</b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