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八十七章 楚王(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谋害?

    这两个字令沉浸在伤心中的叶皇后陡然一震,从浑浑噩噩中清醒过来:“阿昀,你刚才在说什么?你说你大哥是被人谋害的?这怎么可能!谁有这么的胆子,竟敢谋害太子!这可是要诛灭九族的重罪!”

    楚王沉声道:“大哥此去山东,身边带了五百亲兵,还有慕容晖领了一千侍卫步军随行保护。区区乱民中,竟有这么一批身手厉害的死士对大哥行刺,此事绝不简单。一定有人暗中筹谋设局,意图杀害大哥!”

    叶皇后因为极度的愤怒,全身颤抖不已:“你说的对,肯定是有人暗中捣鬼!一定要将这个人找出来,将他碎尸万段!”

    叶皇后惨白的脸孔,涌起了愤怒的潮红,情绪激动之极。

    楚王见叶皇后这般激动,眉头微皱,低声劝道:“情绪大起大落,最易伤身,还请母后保重凤体。”

    顿了顿又意味深长的说道:“大哥的仇是一定要报的。不止要报仇,母后还应该想一想日后该怎么办?”

    叶皇后思绪混乱,一时竟没领会楚王的话意:“你说日后该怎么办?”

    楚王倒也没怎么绕弯子,直截了当地说道:“母后是一宫之后,身份尊贵,大哥一出生就占了嫡长。二哥患有腿疾,三哥出身不及大哥,他们对皇位未必没有想法,只是一直按捺未动罢了。如今大哥遇刺身亡,储君之位空悬。难道母后要眼眼睁睁的看着皇位被二哥或三哥抢走吗?”

    “现在三哥还远在山东。生死未知。二哥已经按捺不住,在父皇面前献媚连带排挤我了。母后难道就不着急吗?”

    叶皇后怔怔的看着楚王,像是生平第一次认识这个幼子一般。

    明亮的烛火下。楚王清秀的脸孔闪着灼热的光芒。这样的光芒,叶皇后一点都不陌生。因为她常在太子的眼中看到

    然而,她从未想过会在温和孝顺的小儿子脸上看到同样的光芒!

    到底是留着慕容家的血液,那份对皇位的渴切和执着都是一样的。

    楚王在叶皇后的眼中看到震惊错愕,并不慌乱,扯了扯唇角说道:“母后何必如此惊讶。我和大哥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感情亲厚。如果大哥没出意外,我绝不会生出不该有的心思,更不会去抢大哥的皇位。可现在大哥出了意外。储君的位置与其便宜了二哥三哥,倒不如由我来坐这个位置更好些。”

    “母后如今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将来我做上皇位,母后就是大燕朝的太后。谁也无法撼动母后的威严。换了二哥三个坐龙椅。他们对母后是否有心。可就不好说了。”

    “所以,请母后全力助我登上储君之位!”

    叶皇后沉默了许久,才长长吐出一口气,困难地挤出几个字:“放心,我肯定会尽力帮你的。”

    太子死了,储君之位绝不能旁落!

    只是,太子刚死,楚王就想到了储君一事。性子未免有些凉薄

    楚王似是看穿了叶皇后的心思,又放软了语气说道:“我不是不伤心大哥的死。也不是要逼母后表态。身在皇家,只能向前不能退缩。否则,他日别人得志,我们母子就如丧家之犬了。到那个时候,我们母子只怕连性命都难保全。”

    叶皇后到底是最疼爱楚王的,很快就将心里那一丝不愉抛开:“你说的对,储君的位置不能让魏王秦王染指。论身份,你是嫡出。支持太子的人很快就会投向你这一边。我也会全力助你登上皇位。”

    楚王的眉头舒展开来,低声道:“多谢母后。”

    叶皇后轻叹一声:“你我母子,还说这些客气话做什么。只是想到你大哥尸骨未寒,那个谋害你大哥的人还不知是何人,我这心里就像被烈火灼烧一般痛苦”

    说着,眼泪又簌簌地流了下来。

    楚王想到太子,也是一阵黯然:“母后心中难受,我心里又何尝好过。还请母后放心,我一定会将这个幕后凶手找出来!”

    叶皇后眼中射出愤怒的寒光,咬牙切齿地说道:“到底会是谁?是谁这般心狠手辣,对你兄长下此毒手!”

    楚王眸光一闪,冷笑道:“母后只要想一想,谁在此事中获益最多,定然就是那个幕后黑手了!”

    获益最多?

    叶皇后细细品味这几个字,眉头拧的极紧:“阿昀,你说的是秦王和魏王吧!魏王深居简出,极少过问朝堂之事,就算他有这份心思,也未必有这个本事。至于秦王,和你兄长一起去的山东,听说他还替你大哥挡了一剑,受了重伤不知死活。怎么可能是他?”

    “所谓身受重伤,说不定只是苦肉计。”

    楚王冷冷说道:“秦王素来狡诈,又最擅长做戏,能将众人都骗过去也不稀奇。母后可别忘了,他和大哥一路同行,对大哥的行踪了如指掌,想指挥人暗中动手也最便利。”

    “还有魏王,平日看着低调老实,其实在暗中结交了不少朝中大臣。以一个皇子的权势,想搜罗一些江湖高手也不算难事。我可以断定,这个凶手,一定是秦王和魏王当中的一个!”

    谁敢谁愿意做这种诛灭九族的事?太子死了,再立一个就是了!于江山社稷也没太大妨碍。可对想做太子的人来说,这关系就太大了!

    所以,这幕后凶手不会也不可能是别人。只能是秦王或魏王!

    楚王分析的有条有理。

    叶皇后听的神色狰狞,紧握双拳,青筋毕露:“好,好一个秦王!好一个魏王!不管是哪一个,我都绝不会饶了他!”

    楚王眼中闪过一丝寒意:“母后放心,就算没有证据也无妨。等我做了储君,父皇驾崩我坐上皇位的时候,就是他们两个的死期!”

    叶皇后点点头,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的又压低了声音:“阿昀,你附耳过来,我有一个重要的秘密告诉你。”(未完待续。。)

    PS:楚王也露出了真面目~</b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