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八十六章 魏王(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皇上不让魏王前去山东,一来是觉得魏王“行走不便不宜长途跋涉”,二来是觉得山东情势凶险,不忍魏王涉险。

    陈元昭可就不同了!

    神卫军的三万士兵,虽然人数不算最多,却是大燕朝最精锐的士兵。个个能以一敌五,战斗力极强。陈元昭骁勇善战,常亲自领兵出征,追月刀下亡魂无数。有他带领着神卫军将士,无人能敌其锋芒。

    就算有胆大包天的刺客,也不可能闯过神卫军的士兵到陈元昭面前。退一步说,就算到了陈元昭面前,也不是陈元昭的对手。

    派陈元昭领兵去平乱显然是最合适的。

    陈元昭二话不说就接了旨意,令皇上心中颇感欣慰。忍不住又暗暗遗憾,只可惜陈元昭的身份见不得光。不然,有这么一个善于领兵打仗身手过人的儿子,做储君也足够了。

    太子一死,如今只剩下秦王魏王楚王三人。

    论才干,秦王是最合适的。可秦王身受重伤,也不知具体情形如何。魏王身患腿疾,楚王又年幼,都不堪担当重任

    种种念头在皇上的心头一一闪过。

    皇上只觉得疲倦不堪。

    魏王关切地说道:“父皇今日一定累了,先休息片刻。儿臣就在外面守着。”

    皇上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一天之内,皇上经历了丧子之痛,整个人苍老了许多。

    陈元昭和魏王一起出了寝宫。魏王要留下,陈元昭自然不会留在崇政殿不走,对魏王拱手道:“魏王殿下在这里守着皇上。我就不多待了,先告退一步。”

    魏王说道:“我送你一程。”

    所谓送他一程,显然是有话想私下说了。

    陈元昭心领神会,扯了扯唇角:“那就有劳殿下了。”

    魏王的个头颇高,和陈元昭不相上下。然而,陈元昭身姿挺拔,步履稳健。相较之下。走路一颠一跛的魏王就差的远了。

    陈元昭难得体贴一回,刻意放慢了脚步,免得魏王难堪。

    魏王自嘲地笑了笑:“我走路不便。所以不喜和别人并肩同行。别人迁就我的步伐,我心中也会疙疙瘩瘩的不痛快。若是不肯迁就,就是当面让我难堪,我心中更不高兴。时间久了。脾气愈发古怪。”

    陈元昭淡淡应道:“区区腿疾算什么。魏王殿下雄才大略心怀天下。将来必能成就一番事业。”

    魏王意味深长的看了陈元昭一眼:“我空有凌云壮志,只恐父皇不给我这个机会。有珠玉在侧,我这个行走不便的儿子,岂能讨得父皇欢心。”

    魏王说的隐晦,陈元昭却回的直接坦然:“殿下何必多虑。皇上不肯派你去山东,是舍不得你以身险。毕竟太子殿下在那儿遇刺身亡,秦王身受重伤生死不明,还是我这个擅长领兵身手又好的武将去更合适些。”

    魏王脸色稍霁。拍了拍陈元昭的肩膀:“父皇这般器重你,你可要好好表现。不要让父皇失望。”

    陈元昭神色淡然:“为皇上分忧,是为人臣子的分内之事。”

    一口一个臣子,令魏王听得心中舒畅了不少:“父皇只给了你三天准备,看来是没时间为你送行了。”

    陈元昭挑了挑眉:“殿下摆好庆功宴,等我回来就是了。”

    自信满满,却又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魏王扯了扯唇角。

    待魏王回转后,陈元昭脸上挤出的笑意也淡了下去。

    魏王此人,生性精明多疑又心胸狭窄,对他时时存着试探,实在没什么容忍之量。狡兔死走狗烹这种事,做的只怕比楚王还要顺手。

    说起来,皇上也很可悲。生的儿子一个比一个心狠手辣。

    天边的晚霞留下最后一抹绚烂,夕阳的余晖笼罩着辉煌气派的延福宫。

    几个太医一直守在延福宫。可叶皇后一直昏迷未醒,宫女们噤若寒蝉,不敢发出声音。延福宫里的空气沉闷,令人喘不过气来。

    太子遇刺身亡,对大燕朝来说意味着失了储君,必然会引起动荡不安。

    皇上当然是很伤心的,可皇上还有三个儿子,伤心过后,再另择一个为储君就是了。

    对叶皇后来说,失去的是寄托了全部希望的嫡长子。其伤心程度要远胜过皇上。从得知了噩耗之后,便气急攻心昏迷过去,半天过去了还没醒。

    太医们正斟酌着如何救醒叶皇后,就听宫女们一起跪下行礼:“奴婢见过楚王殿下。”

    楚王来了,太医们自然不敢怠慢,立刻起身行礼。

    楚王皱着眉头,沉声问道:“母后还没醒吗?”

    其中一个太医恭敬地应道:“启禀楚王殿下,皇后娘娘伤心过度,一直昏迷不醒。臣等正在商讨药方”

    “为什么不施针?”楚王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温和的声音里透着冷冽。

    太医一惊,忙应道:“不是臣不愿施针,只是皇后娘娘心情极度不稳,早早施针让娘娘醒来,只怕娘娘身子经受不住。”

    楚王眸光一闪:“现在就施针,半个时辰内,母后若是还不醒,本王为你们是问!”

    素来温和好脾气的楚王,一旦搬起脸孔发起脾气来,格外令人心惊。

    太医们不敢怠慢,齐声应下了。

    在太医们的竭力施针救治下,不到半个时辰,叶皇后睁开了眼。

    此时天色已晚,延福宫里燃起了许多烛台,照的里外亮堂堂的。叶皇后睁开眼睛之后,没说过半个字,只不停的落着泪。

    很快,眼泪便湿透了枕畔。

    楚王低声吩咐一声,命所有人都退下。

    偌大的寝宫里,只剩母子两人。

    楚王坐到床边,用温热的毛巾为叶皇后擦拭泪痕。可还没等眼泪擦干净,新的泪痕又布满了叶皇后的脸颊。

    楚王叹口气,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大哥遇到这样的意外,儿臣知道母后是最伤心的。可再伤心难过,大哥也回不来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尽快揪出谋害大哥的凶手,以宽慰大哥在天之灵!”(未完待续。。)

    PS:推荐朋友冬天的柳叶新书《我的竹马是男配》:程三自幼喜欢一同长大的舅家表哥,只是很久之后才知道,俊美无俦、情深不悔的韩家表哥是一种叫“男配”的奇怪生物,只可惜,她不是女主……</b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