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八十五章 魏王(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陈元昭似乎天生就有视尴尬为无物的气质,并未假模假样地跪下哭泣,也未扑到龙塌边表现孝心。@頂@点@小@说,

    当然,有魏王和楚王在,也轮不到他来表现就是了。

    陈元昭就这么安静地站在一旁。

    直到皇上哭的嗓子干哑说不出话来了,陈元昭才亲自端了杯热茶到龙塌边:“请皇上喝些茶,润润嗓子。”

    心里的悲伤痛苦,因为这一场痛哭发泄出来不少。嗓子正干哑难受,这一杯热茶正是皇上最需要的。皇上没力气伸手,很自然地吩咐一声:“你伺候朕喝茶。”

    陈元昭应了一声,将皇上扶着坐了起。

    皇上停了哭泣,魏王和楚王也不便再哭了,各自用袖子擦了眼泪,站直了身子。魏王主动说道:“元昭,把茶杯给我,我伺候父皇喝茶。”

    陈元昭不动声色地应了,将茶杯递给了魏王,然后退开了几步。

    满朝文武要么私下投靠秦王,要么忙着巴结讨好太子,素来低调的魏王,几乎没什么存在感。

    不过,陈元昭从来不会小觑了魏王。

    论心机论手段,魏王丝毫不输给秦王,甚至更多了几分隐忍。

    如果不是因为魏王患有腿疾,天生条件输了一大截,早就大放光芒压过秦王了。可惜皇上再怜惜魏王,也不会让一个瘸了腿的儿子做太子。从这一点来说,魏王大概是和皇位无缘了。

    不过,魏王也不是毫无机会。

    身为嫡长的太子死了。刺杀太子的幕后真凶竟是皇上最偏爱的秦王得知了真相的皇上必然是雷霆之怒,绝不会放过秦王。在这样的情况下,储君人选只剩下魏王和楚王。

    楚王年幼体弱。比魏王也强不到哪儿去。

    只要魏王把握住良机,讨了皇上的欢心,或许便能压过楚王。也因此,这两个多月来,极少露面的魏王日日上朝,处处表现得体,果然博了皇上不少欢心。

    当然了。魏王在暗中也准备了不少手段,预备着对付楚王。这些秘密,魏王是不会轻易告诉陈元昭的。

    皇上到底是一朝天子。心性定力远胜过常人。

    喝了一杯热茶之后,皇上激愤的心情稍稍平静了一些。

    魏王一直密切地留意着皇上的神色变化,见状轻声道:“父皇今日一直没进食,儿臣这就吩咐御膳房熬些粥来。”

    皇上哪有心情进食。勉强打起精神道:“你有心了。不过。我现在实在难以下咽。”

    魏王今日的表现,十足十的是一个孝顺儿子。闻言哽咽道:“大哥遇刺身亡,三哥身手重伤如今生死未卜,山东情势未定,这一切都有待父皇做主。父皇不爱惜自己的龙体,就是不爱惜这大燕江山黎民百姓。儿臣恳请父皇振作起来,不能再消沉了。”

    语气中透出真挚的孝心。

    皇上听着,顿时动容了。看向魏王的目光愈发柔和:“朕平日看顾你最少,没想到你倒是这般孝顺体贴。罢了。朕就听你一回。你去吩咐御膳房准备膳食。”

    魏王立刻应了,亲自起身,出去吩咐了一声。

    皇上又看向楚王。

    楚王先天体弱,虽精心养着,也比普通的少年文弱一些。今天跪着哭了许久,眼睛早已红肿,面色也不太好看,看着颇有些摇摇欲坠的意味。

    皇上眼中闪过一抹怜惜:“你身子弱,禁不起折腾,先回去歇着吧!这儿有你二哥就行了。”

    楚王却不肯退下,眼中闪着水光道:“父皇这般模样,儿臣守着父皇心里才能踏实。”

    看着一片纯孝的幼子,皇上心中涌起暖意:“朕知道你一片孝心,放心吧,朕不会就此倒下。朕还要命人彻查此事,将害死你兄长的凶手找出来,千刀万剐才能解朕心头之恨。”

    最后一句话,说的咬牙切齿,令人心中胆寒。

    楚王还要再说什么,已经回转的魏王温和说道:“五弟,我比你年长几岁,今日就由我在这儿守着父皇。你也别出宫了,快些去延福宫看看母后。听闻母后昏迷了还没醒,你守着母后,好好安慰她,也免得母后伤心过度。”

    楚王只得无奈地应了,退出了殿外。

    踏出崇政殿的那一刻,楚王的神色瞬间阴沉了下来。清秀文弱的脸孔隐隐有些扭曲。若是有人看到此时的楚王,一定会不寒而栗。

    不过,这样的变化只是短短刹那。

    很快,楚王又恢复如常,顶着红肿的眼睛去了延福宫。

    楚王走后,魏王接过了所有近身伺候的事,亲自喂皇上喝了一碗粥。

    温热的粥下了肚,身体里多了热气,冰凉无力的手脚也有了一些力气。皇上勉强打起精神说道:“山东离京城路途遥远,传递消息多有不便,也不知道那边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形。”

    太子的死是确定无疑了。不知秦王的伤势如何!

    魏王似是看出了皇上的心思,低声宽慰道:“三弟只是受了伤,应该没什么大碍,还请父皇宽心。”

    皇上沉默片刻,才说道:“杀了太子的凶手一定还在山东,朕要派人去山东,将这些人全部找出来。”

    魏王想也不想的主动请缨:“儿臣愿意去山东,找出幕后真凶。”

    这么重大的事情,皇上不愿交给任何一个臣子,想派儿子前往。不过,皇上心里最属意的人选,显然不是魏王

    皇上没有一口答应,抬头看了陈元昭一眼。

    陈元昭上前一步,声音沉凝:“魏王殿下行走不便,不宜长途跋涉。更何况,山东民乱未平,此行十分凶险。还是让臣领神卫军去吧!”

    行走不便,不宜长途跋涉!

    听到这些话,魏王的眼中迅速的闪过一丝阴戾。

    可恨的腿疾,让他在二十多年的生命中受尽父皇的冷落。就连想去山东,父皇也不愿意。却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陈元昭

    果然,皇上略一思忖,便点头应允了:“好,朕只给你三天时间筹集准备。军营里一个不留,全部出征。”(未完待续。。)

    ps:兄弟明争暗斗的好戏,大家看了是不是很过瘾~o(n_n)o~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