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八十四章 遇刺(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什么?

    太子遇刺?!

    众人俱都震惊不已。…,坐在龙椅上的皇上面色也是一变,猛地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厉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太监哆哆嗦嗦地应道:“具体事宜,奴才也无暇细问。送信的人是太子身边的亲兵,此时已经到了金銮殿外”

    “立刻宣他进来!”皇上铁青着脸怒喝。

    传话的太监一刻不敢耽搁,迅速的跑出去宣了那个亲兵进殿。

    短短片刻,金銮殿里的空气像凝滞了一般,沉重地令人透不过气来。无人留意到魏王眼中一闪而过的冷笑。

    陈元昭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心中如冰雪般冷静。

    送信的亲兵约有二十四五岁,是随行保护太子的亲兵里的小首领。为了及时送信到京城,这个亲兵日夜兼程,已经多日未曾合眼,神色憔悴眼睛通红,看着十分狼狈。

    亲兵扑通一声跪下了,颤抖着哽咽道:“启禀皇上,太子殿下领兵平乱,却不料乱民中有身手高强的死士。他们人数众多,身手过人,悍不畏死,行刺太子殿下。小的们抵挡不住不住,致使太子殿下遇刺”

    皇上的一颗心直直往下沉:“太子现在如何?是不是受了重伤?”

    亲兵用力地磕头,声音中满是痛苦和悔恨:“当时情况危急,秦王殿下挡在太子殿下身前,为太子殿下挡了一剑。受了重伤。而太子殿下,被一个力大无比的刺客甩出的长枪刺穿后背,当时就气绝身亡了”

    气绝身亡!

    这四个字。宛如春雷乍起,炸的众人头晕目眩。

    皇上龙体巨震,脸色一白,然后眼前一黑,当场便晕厥了过去!

    离皇上最近的魏王一个箭步冲上去,扶住了皇上,悲戚的长哭一声:“父皇”真难为患有腿疾的魏王了。竟然动作如此之快。

    楚王慢了一步,扶住皇上的另一边胳膊,脸上满是泪水。

    太子是楚王嫡亲的兄长。两人感情颇为亲厚。惊闻兄长遇刺身亡的噩耗,楚王的伤心绝不是作伪。

    皇上这么一昏倒,金銮殿上的臣子们也乱成了一团。有的围拢上前,有的喊着叫太医。陈元昭混在其中。不便表现的太过冷静。勉强挤出了一些类似伤心焦急的表情。

    好在此时极为混乱,无人留意陈元昭的反应。

    太子遇刺身亡的噩耗,在短短一刻钟内传遍了宫廷。

    叶皇后听闻噩耗,当场便吐了口鲜血,昏迷不醒人事。

    纪贤妃也没好到哪儿去。太子遇刺身亡当然是个好消息,可秦王也受了重伤,也不知道这伤势到底重到了什么地步,会不会不治身亡

    忧虑过多的纪贤妃也倒下了。

    宫里的太医忙的不可开交。医术最好的全都集中到了皇上身边。剩下的则去了延福宫长乐宫,分别为叶皇后和纪贤妃救治。

    众臣子全都待在崇政殿里。等着皇上醒来。

    太医们先会诊讨论药方,待熬好了药喂进皇上口中,又有擅长针灸的太医为皇上施针。等了两三个时辰,皇上才悠然醒转。

    皇上年龄老迈,龙体本来就不佳,又遇到老年丧子这等惨事,情绪十分不稳。纵然醒了,短时间里也不能见臣子。免得情绪太过激动,伤了龙体。

    皇上身边的赵公公一脸悲容的走出来,对众人说道:“皇上已经醒了,不过,暂时还不宜见诸位大人。请诸位大人先回去,等侯皇上传召。请魏王殿下楚王殿下留下,还有陈将军也一并留下。”

    皇上这个时候想见魏王楚王是理所当然的,陈元昭留下又算怎么回事?

    众人心中迅速的掠过同一个疑惑,下意识地看向陈元昭。

    陈元昭神色不变,应了一声,便站直了身子。

    太子遇刺身亡,秦王身受重伤生死不明,在这样的情况下,能让皇上心中安慰一些的,当然是留在京城安然无恙的儿子们。

    比如魏王,比如楚王还有没上皇室宗谱的私生子陈元昭。

    这样隐晦而微妙的心思,自然无人能揣度得到。

    换在平日,皇上肯定会顾虑重重,不会这般光明正大地留下陈元昭,免得惹来众人猜疑。可此时此刻,是皇上最脆弱的时候,思绪混乱,也顾不得这些了。

    魏王当然心中有数,意味深长的瞄了陈元昭一眼。

    父皇对这个不能认回的儿子倒是颇为上心

    魏王心里对陈元昭的防备又多了一层。

    楚王沉浸在伤心里,似是没察觉出什么不对劲,红着眼眶说道:“二哥,陈表哥,我们一起进去看看父皇。”

    父皇这两个字,用在这个时候,实在是微妙。

    魏王一口应下了。

    陈元昭不动声色地跟在魏王楚王的身后,进了皇上的寝宫。

    皇上躺在奢华的龙塌上,面色惨白难看,额上的皱纹似乎更深了些,眼中满是悲伤痛楚。一张口声音就颤抖不已:“阿旸死了,阿晔受了重伤。都怪朕,当日派了他们两个去山东。如果他们两个都待在京城,哪里会有这样的事”

    话还没说完,眼泪便涌了出来。

    这是一个父亲失了儿子的痛苦和悲伤。

    虽然皇上平日对才干平庸的太子有诸多不满,可有再多不是也是自己的嫡长子,岂有不疼爱的道理。

    此时的皇上,没有了真龙天子的光环,和所有失去儿子的父亲一样,痛哭失声。

    魏王和楚王不约而同的跪到了床榻边。魏王哭喊着:“父皇请节哀!大哥走了我们心中都难过,可父皇万万不能因此一蹶不振,一定要保重龙体。”

    楚王也边哭边说道:“还请父皇以龙体为重。”

    父子三个俱都哭泣不已,一片哀伤。

    此时,站在一旁的陈元昭却不免有些尴尬了。

    论身份,他是太子的表弟,只能叫皇上一声姨夫。此情此景下,不哭上几声说不过去。若是哭,又要以什么样的身份哭才合适?(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