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八十三章 遇刺(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在波澜不惊中又过了半个月。

    许徵依旧每天早出晚归,时常出去赴宴应酬。随着叶皇后暗中插手,众人对许徵的态度也微妙了许多。不再像一开始那般故意排挤让他难堪,甚至有不少人暗中示好。

    许徵在翰林院的日子也渐渐轻松了不少。

    大燕朝堂却并不平静。

    太子和秦王远赴山东巡查赈灾,每隔三天就会有一份奏折快马加鞭送到京城。

    因为山东和汴梁远隔数千里,来往通消息并不便利。皇上看到的消息,都是半个月前的。事过境迁,也无法根据奏折上的内容下旨,一切只能由太子秦王见机行事。

    这些奏折,皇上在五天一次的大朝会时命人宣读,令文武百官能及时得知山东的情形。

    许徵没资格上朝,不过,翰林学士们下朝之后,议论的都是此事。因此,许徵的消息也算灵通。

    山东旱灾严重,今年有几个郡县都颗粒无收。又因为赈灾不力,饿死了许多百姓。百姓们为了活命,只能背井离乡,卖儿卖女的不在少数。路边随处可见死尸白骨,其状惨不忍睹。

    太子在奏折里写了许多悲天悯人的话语,倒是博了不少好名声。

    再后来,送到京城的奏折愈发频繁,奏折上所写的事情也令人心惊。

    大灾之年,民不聊生,往往最易闹出民乱。山东一带本就民风彪悍,因为灾荒饿死人。再加上贪官污吏众多,激起百姓心中怨恨,民乱不绝。更有居心不轨的匪徒。利用百姓激愤做出了许多激烈的事情,诸如冲击官衙杀害当地官员等等。

    太子到了山东之后,立刻命当地驻军镇压民乱。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就起,民乱不但没平定,反而有愈演愈烈的架势。

    最近的一封奏折是昨天的。在这封奏折里,太子慷慨激昂的表态。要亲自领兵铲除那些居心叵测的匪徒。

    对太子这样的举动,朝堂上自是一片赞誉声。这么多年来,秦王贤名卓著。将太子映衬的没什么光彩。平庸无能的太子此次山东之行,倒是为自己加了不少分。

    许徵每天晚上回府,都会将这些事细细地说给许瑾瑜听一遍。

    其实,许徵心里也觉得奇怪。

    妹妹深居闺房生性喜静。平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喜做女红打发时间。现在怎么对朝堂上的事情这么感兴趣了?尤其是事关太子和秦王的消息,更是加倍关注。

    这一天晚上,许徵将最新打探来的消息告诉许瑾瑜:“昨天送到京城的奏折里,太子要亲自领兵平定民乱。山东离京城这么远,奏折应该是半个月前送来的。也就是说,太子在半个月前就已经领兵出击了。也不知道结果如何。”

    许瑾瑜眸光一闪,若有所指地说道:“我倒是觉得,太子殿下太过贪功冒进了。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可就不妙了。”

    许徵心里咯噔一动:“会有什么闪失?妹妹,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不等许瑾瑜说话。又失笑地自嘲:“瞧瞧我,简直是糊涂了。这等朝堂大事,又远隔数千里。你一个闺阁女子又能知道些什么。”

    许瑾瑜笑了一笑,没有说什么。

    有些秘密只有她和陈元昭清楚。即使是亲如兄长,她也无法透露半个字。

    太子一步步地落入秦王设下的圈套,还洋洋得意不自知。说不定太子已经遇刺,只是路途遥远,消息还没送到京城罢了!

    隔日是小朝会。

    大朝会五天一次,文武百官都有资格参加。小朝会却是天天都有,三品以上的文官和武将才有资格列席。

    楚王自大婚之后,每天也会参加朝会。患有腿疾极少露面的魏王,近两个月来也一反常态,天天上朝。

    两人都是皇子,身份和众臣子不同,站的位置也最靠前。

    陈元昭站在武将的前列,有资格站在他前面的几个都是有资历年龄大的老将军。年轻一辈的武将里,陈元昭赫然是第一个。

    皇上暂时还没露面,众臣子站好之后,不乏低声说话的。

    魏王故作不经意的回头,迅速地看了陈元昭一眼,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两人私下来往频繁,在明面上却并不热络。

    陈元昭眸光一闪,不动声色的微微点头。心中哂然冷笑。魏王果然深藏不露,不知派了多少人手在山东,收到消息竟丝毫不比他慢

    满堂的文官武将,对即将到来的惊天噩耗浑然不察,大多在低声议论着山东民乱一事。

    就连年轻的楚王也是一脸关切,低声问魏王:“二哥,你说,大哥此次领兵平乱能成功吗?”

    魏王心中冷笑连连,口中却笑道:“五弟多虑了。大哥这一回一定会马到功成,立下大功。我们等着山东送来的捷报就行了。”

    楚王舒展眉头:“承二哥吉言,但愿大哥平安无事。”

    就在此刻,皇上进了金銮殿。众人立刻住了嘴,一起跪下,高呼吾皇万岁。

    皇上坐在龙椅上,声音平和:“众爱卿平身。”

    众臣子谢了恩,各自起身站好。朝廷大事,有大半都在朝会上解决。六部尚书们依次启奏,由皇上决断。皇上并不多言,话语简洁,大多会准奏。遇到了有争议的事,皇上便会将此事交给众臣商议,聆听众人意见后,再做决定。

    除此之外,有事要启奏的,可以事先写好奏折,在朝会时上奏。

    这一日也是如此。朝政无小事,每一件都要仔细斟酌权衡。半天朝会下来,一直站着的众臣子疲累不堪,就连坐在龙椅上的皇上也有了倦意。

    这时就看出武将的优势了。一个个站的笔直,气势逼人。

    尤其是陈元昭,脸上没有半点倦容,神采奕奕。

    就在皇上要宣布退朝时,一个太监神色仓惶地跑了近来。

    这太监神色惊惶,踏进金銮殿门槛的时候,差点被绊了一跤:“皇上,大事不妙,太子殿下在山东遇刺了!”(未完待续。。)</b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