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八十二章 偶遇(三)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面无表情略略挑眉的是将军,一脸不快瞪着他的则是堂兄周聪。,

    坏了!

    假公济私暗中接近小美人没什么,被将军和堂兄亲自逮到可就不太美妙了。

    周勇心里暗暗叫苦,忙挤出笑容走上前:“小的见过陈将军,见过周侍卫。”

    陈元昭没出声,周聪神色淡淡地张了口:“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周勇:“”

    堂兄最不喜人在执行任务时存着私心。他如今的身份是威宁侯府的花匠,跟着到引嫣阁来确实不太妥当好吧,是很不妥当!

    如今威宁侯和纪泽都在府里,耳目众多,他今天的举动确实有些轻忽大意了。

    周勇不敢辩驳,低声认错:“小的是府里的花匠周勇,原本和初夏姑娘相识。今日偶遇初夏姑娘,厚着脸跟了来。是小的轻忽冒犯了初夏姑娘。”

    周聪对他毫不客气,冷冷道:“既是知道自己轻忽冒犯了,还不快些退下!”

    日后再有这样的举动,绝不轻饶!

    周勇逃过一劫,暗自庆幸不已,忙应了一声,灰溜溜地退下了。临走前,还忍不住偷偷瞄了初夏一眼。

    这个丢脸的东西!

    周聪恨不得一脚将周勇踹飞。可恨威宁侯府里人多眼杂,虽说引嫣阁里安静冷清,也不宜多说什么,免得露出行迹。

    等周勇的身影走远了,周聪才咳嗽一声说道:“将军今日来做客。独自到引嫣阁来,也不便逗留太久,不如现在就走吧!”

    想见的人已经见到了!也该离开了!

    陈元昭嗯了一声。却迟迟舍不得张口道别。

    许瑾瑜凝视着陈元昭,轻声道:“多保重!”两人情意相通心心相印,又有婚约在身,偶尔见上一面已经是逾矩了。

    陈元昭点点头,终于狠狠心,转头离开了。

    陈元昭走了之后,许瑾瑜也没再逗留。领着芸香和初夏出了引嫣阁。寻到邹氏后,一起道别离开。

    邹氏一路上感慨不已:“世事无常!真没想到,含玉竟有这等的机遇和福分。”顿了顿又低声道:“当日听说含玉被你姨母命人仗毙了。怎么忽然又活了过来,还遇到了威宁侯?”

    许瑾瑜笑了一笑:“个中内情,我也不太清楚。想来是上天怜悯含玉,所以赐给她这份姻缘。”

    在外人看来。含玉一步登天。却不知含玉走到今天。经历了多少波折和痛苦。含玉伤势还没痊愈,抱着必死的决心去了边关。那时候的含玉,也绝没料到会有今天吧!

    前世耀武扬威阴谋得逞的小邹氏,今生被心爱的男人一刀了结性命。小邹氏地下有知,不知会不会悔不当初。

    曾经惨死的碧罗,现在安然无恙的活着。

    大哥许徵考中状元,虽然因为拒婚一事惹恼了皇上,至少性命无虞。邹氏和初夏也平安无事。

    她的重生。改变了身边所有人的命运。

    “瑾娘,你怎么忽然不说话了?”邹氏关心的脸孔映入眼帘:“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许瑾瑜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我没什么不舒服,就是想到姨母,有些失神了。”

    想到早逝的妹妹小邹氏,邹氏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半晌才叹道:“你姨母已经走了,往日的那些恩怨你也别放在心上了。”

    人死如灯灭,以前的事也实在没什么可计较的了。

    许瑾瑜柔顺地应了。那些阴暗的事,还是瞒着邹氏好了。

    到了晚上,许瑾瑜见了许徵,提起了威宁侯纳含玉为妾的事。

    不出所料,许徵听到此事反应平平:“这么说来,这个含玉也算苦尽甘来了。”

    对许徵来说,含玉只是小邹氏身边的丫鬟。因为对小邹氏的厌恶,连带着许徵对含玉也没什么好感。哪怕含玉后来遭遇凄惨,许徵也没动容过。倒是含玉冒死去边关送信一事,令许徵对含玉有些改观。

    不过,也仅止于此了。

    面对安宁公主的青睐,许徵尚且无动于衷,又岂会留意一个丫鬟的倾慕。

    许瑾瑜也彻底放了心。从此以后,在许徵面前再也没提过含玉这两个字。

    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大哥,你近来在翰林院里还好吗?”许瑾瑜迅速转移话题:“有没有人暗中刁难你?”

    怎么会没有?

    明里暗里的刁难,从许徵进了翰林院的那一天开始就没停过。秦王不在京城,无人劝阻纪贤妃,纪贤妃几乎是名目张胆的指使人对付许徵。

    许徵轻描淡写地应道:“有人刁难,也有人暗中护着我,我不会有事的,你不必忧心。”

    许瑾瑜一怔:“有人护着你?是陈元昭吗?”

    许徵笑了一笑:“翰林院里都是大燕朝的清贵词臣,陈元昭是手握重兵的武将,和文官来往并不多。他暗中派了人在我周围,防备有人暗中刺杀。不过,我说的人不是他。”

    许瑾瑜被吊起了胃口,好奇地问道:“大哥,你就别卖关子了。暗中护着你的人到底是谁?”

    许徵在京城时日尚短,没什么根基,什么时候结交了这么厉害的人物,竟然敢和护女心切的纪贤妃叫板?

    许徵笑道:“胆敢和纪贤妃较劲的,当然只有皇后娘娘了。”

    竟然是叶皇后!

    许瑾瑜先是一愣,再细细一想,又觉得此事在情理之中。叶皇后和纪贤妃本来就是死对头,随手之举,就可以给纪贤妃添堵,何乐而不为?

    而且,在叶皇后看来,陈元昭是太子一派的人,许徵自然也算是太子的人了

    许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有皇后娘娘护着,那些想刁难我的人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所以,你大可以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许瑾瑜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想,这可未必。

    很快,太子遇刺的消息就会传回京城。到时候朝堂风云变幻,叶皇后自顾尚且无暇,哪里还有心思过问许徵的安危。

    当然了,到时候纪贤妃也会因为秦王的重伤焦虑不安,也不会有闲心为难许徵了。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