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八十一章 偶遇(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心里颇不是滋味。

    那种感觉,大概就像一起长大的姐妹被人抢走差不多

    芸香和周勇平日互看不顺眼,不过,在关键时候倒是没给周勇拆台,笑着试探道:“小姐觉得周勇如何?能配得上初夏么?”

    在许瑾瑜身边这么久,芸香早就察觉出许瑾瑜待初夏的亲厚。不像主仆,更像一对姐妹。许瑾瑜对初夏的终身大事,自然也格外的在意。

    许瑾瑜不怎么情愿地应道:“周勇年轻俊朗,身手好,性子灵活,也勉强配得上初夏了。”顿了顿又道:“不过,此事还要看初夏的心意如何。如果初夏对他也有意,就等过上两三年四五年再说。”

    初夏和她同龄,今年只有十五岁。留到二十岁再出嫁好了。

    可怜的周勇,你有得等了!

    芸香眼里浮起一丝戏谑的笑意。就听许瑾瑜又说道:“初夏还小,周勇年龄也不大,亲事缓上几年也不迟。不过,你可不算小了,再拖延下去可就耽搁了青春韶华。不如我替你做主,先定了亲事,然后明年就成亲。”

    芸香:“”

    芸香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结结巴巴地应道:“不、不必了。奴婢没有成亲的念头,只想一直陪在小姐身边。”

    许瑾瑜露出了然的笑意,打趣道:“你不是没有成亲的念头。是怕我乱点鸳鸯谱,随意找个人把你嫁出去吧!”

    冷静沉稳的芸香,难得的涨红了脸。期期艾艾地说不出话来。

    许瑾瑜兴味盎然的看了片刻,然后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我随口说着逗逗你,你怎么倒紧张起来了。就算要把你嫁出去,也得挑合你心意的。你就放心好了!”

    芸香心仪周聪一事,许瑾瑜心知肚明。这么说,无疑是为芸香许下承诺了。

    芸香既感动又欢喜,低声道谢后。又自惭不已地低声道:“奴婢承认,确实对周统领有意。不过,周统领对奴婢并没什么别的心思。小姐不用为奴婢的事操心了。”

    也免得周聪在被逼无奈的情形之下答应娶她。

    “你平日看着倒是细心冷静。遇到自己的事情怎么就犯糊涂了?”许瑾瑜失笑:“周聪明明对你有些情意,不然,去年在槐树胡同那一回,怎么肯陪你练武过招。你真以为他看不出你的心意吗?”

    周聪的性子和陈元昭差不多。就算心里千肯万肯。面上也要摆出云淡风轻的样子来。简而言之两个字,闷骚!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许瑾瑜暗中留意过,细心敏锐的察觉到周聪对芸香的异样。

    芸香听了这番话,有些不敢确定的惊喜:“小姐说的是真的么?可奴婢怎么从未察觉到?”

    许瑾瑜抿唇笑了起来,正要说什么,院门忽然被推开了。

    芸香瞬间警觉过来,警惕地看了过去:“谁?”

    门开了。一身玄衣英俊逼人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青年男子的身侧,是一个身材高壮面容端正不苟言笑的男子。

    陈元昭和周聪来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芸香的脑海中迅速的掠过许瑾瑜说过的话。强自按捺着脸红的冲动,上前行礼:“奴婢见过陈将军,见过周侍卫。”

    芸香表面镇定,心里就如揣着小鹿一般怦怦乱跳,悄悄偷瞄周聪一眼。

    可惜,周聪脸上没什么表情,完全看不出他见到自己是否欢喜

    陈元昭随意地嗯了一声,目光越过芸香,落在许瑾瑜的身上。

    两个多月没见,许瑾瑜又长高了一些,身姿愈发窈窕。嗯,该发育的地方也发育的更好了

    许瑾瑜见陈元昭的目光掠过自己的胸口,又羞又恼地瞪了他一眼:“你怎么也来了。”

    陈元昭神色自若地收回目光,张口道:“今日威宁侯纳二房,请了不少客人,我也接了喜帖。”

    他最不喜这些酒宴应酬,今日肯来,本就是想趁机见许瑾瑜一面。酒宴过后,他独自来找许瑾瑜。他猜她会来引嫣阁,果然没猜错。

    这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吧!

    闷骚的陈某人面上不露声色,心里却如石落湖面,暗暗荡漾起来。

    许瑾瑜似是猜到了陈元昭在想什么,微微扬起唇角。

    两人隔了两个多月没见,却一直暗中有书信来往。陈元昭话少,写信也蹦不出几个字,每次不过是寥寥几行,像发布军令条文差不多

    引嫣阁虽然空置着,到底不像以前是许瑾瑜的住处,说话多有不便。不过是“你近来如何”“我一切都好”之类的闲话。

    许瑾瑜隐晦地问了一句:“朝中近来一切都顺利吧!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太子秦王一行人去山东已有一个多月,前世就是在此时传来太子遇刺的噩耗。

    陈元昭眸光一闪,扯了扯唇角道:“朝中看似平静,实则波涛暗涌。或许,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许瑾瑜顿时心领神会。

    看来,一切都像前世那般。

    一旦太子遇刺身亡的消息传到京城,京城就会掀起滔天巨浪。陈元昭身在漩涡的中心,难免会被波及。

    “你凡事都要小心。”许瑾瑜看着陈元昭,目光隐含关切:“不管出什么事,最重要的是先保全自己。”

    万万不能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一时冲动将自己赔进去。

    陈元昭冷峻的线条柔和了一些:“你放心,我不会冲动的。”

    以前孤身一人,做事心狠手辣,也没给自己留退路。楚王登基后翻脸不认人,他死的憋屈凄凉。

    现在,他有了牵挂,有了和她白头偕老的念头,自然不会轻易犯险。

    这些话,陈元昭没说出口,却在眼神中流露出来。

    许瑾瑜心里涌起柔情蜜意。

    就在此刻,初夏和周勇一前一后的出来了。陈元昭和周聪不约而同的看了过去,在看到周勇一脸殷勤热情的笑容时,陈元昭挑了挑眉。

    难得和初夏独处片刻,周勇满心荡漾甜蜜,正暗暗盘算着要如何向许瑾瑜表明非初夏不娶的决心。

    一抬头,却见两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未完待续。。)</b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