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七十九章 结交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含玉执意要跪着谢恩,许瑾瑜自是坚决不肯。⊙頂點小說,

    两人僵持了片刻。含玉终于缓缓站直了身子,郑重道:“表小姐对奴婢有再生之恩,大恩不言谢,奴婢一定会铭记于心。日后只要表小姐有差遣之处,只管张口,奴婢绝不会推辞。”

    以含玉此时的身份地位和对威宁侯的影响力,这个承诺自然颇为分量。

    许瑾瑜笑着应道:“玉姨娘有这份心意,我心领了。以后若有求着玉姨娘的地方,我就直言张口了。”

    顿了顿又道:“玉姨娘已经脱了奴籍,嫁给了侯爷,身份和以前全然不同。这奴婢二字,万万不能再出口了。不然,真的是折煞我这个晚辈了。也别叫我什么表小姐了,叫我一声瑾娘就行了,也显得亲热随意些。”

    这番话,听在耳中十分妥帖。

    含玉不由得在心中暗赞一声。这位表姑娘,真的是生了一颗七窍玲珑心,年纪虽轻,说话处事却周全仔细,滴水不漏。

    撇开救命之恩不提,这样聪慧的女子,也该着意笼络结交才对。

    殊不知,许瑾瑜也存着同样的念头。

    含玉本就是个聪明伶俐的女子,如今又有这样的机缘,顾采蘋和纪妤远不是她的对手。以后这威宁侯的内宅,只怕就要成含玉的天下了。和这样的人交好,有百利而无一害。

    许瑾瑜拉着含玉的手,一起坐到床边。低声问起了小邹氏身亡的详情。

    含玉收敛了笑意,将那一夜发生的事娓娓道来。

    当许瑾瑜听到威宁侯逼着纪泽动手杀了小邹氏时,十分意外。脱口而出道:“原来竟是世子亲自动的手这下可不妙了!他十有**会记恨在心,一时奈何不了侯爷,说不定会先对付你。你可得加倍小心。”

    一个人到底是真心关切还是虚情假意,从眼角眉梢和语气中就能窥出一斑。

    含玉心中一暖,轻声道:“多谢表小姐瑾娘关心。奴婢我会小心的。”

    许瑾瑜眸光微闪,低声提醒道:“不止是你要小心,还要提醒侯爷一声。要提防世子在暗中算计。”

    这对父子聚少离多,感情淡薄的可怜。纪泽此人心狠手辣,生出弑父的念头也不稀奇。

    含玉闻言。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你说的对。我一定会找个合适的时机,提醒侯爷此事。”

    从今天开始,她的命运就和威宁侯紧密联系到了一起。威宁侯这棵大树屹立不倒,她也就安然无恙。如果威宁侯有个三长两短。她就会成为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于情于理,她都紧张在意威宁侯的安危。

    “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说这些打打杀杀的事太煞风景了。”许瑾瑜笑着扯开话题:“我昨天见了喜帖,才得知你要嫁给侯爷的喜事。也没来得及亲手准备贺礼,以后有空一定补上。”

    说着,从袖中取出一个小巧精致绣了鱼戏荷叶的荷包来。:“这荷包里放了二百两的银票,算是我的小小心意,你可别嫌少。一定要收下才是。”

    珠宝首饰衣物好看却不如银子实惠。含玉原本是丫鬟出身,以前的私房早在离开威宁侯府的时候被搜刮一空。许瑾瑜送这样的贺礼。可见体贴入微。

    含玉这次倒是没推辞,接过荷包,真挚地道了谢。

    许瑾瑜又坐了片刻,和含玉说了会儿话,然后才起身告辞离开。从头到尾,许瑾瑜都未提起许徵半个字。

    含玉更是绝口不提。

    既然已经嫁给威宁侯,心里所有不该有的念头就要断的干干净净。小邹氏就是前车之鉴,她绝不能重蹈覆辙。

    出了依兰院,许瑾瑜又去了浅云居。

    顾采蘋还在坐月子,不能出房门。

    见了许瑾瑜,顾采蘋心中格外欢喜高兴,攥着许瑾瑜的手说道:“瑾娘,你总算来看我了。这些日子我可要闷坏了。”

    孩子有奶娘照顾着,她整日躺在床上,身边只有碧罗和朝霞陪伴,实在憋闷无趣。

    许瑾瑜随口笑道:“世子不是告假在府里么?难道他没来陪你?”

    这话说中了顾采蘋的痛处。

    顾采蘋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语气中流露出无奈和酸涩:“世子大多待在书房里,偶尔来也是看看孩子。说出来不怕你笑话,回府这么多日子了,我和世子说的话加起来也没十句。”

    许瑾瑜笑着宽慰道:“大概是世子近来心情不佳,等过些日子,就会好了。”

    小邹氏刚死不久,又是死在纪泽的刀下。纪泽大受刺激,要有心情搭理顾采蘋才是怪事。

    顾采蘋不知想到了什么,轻叹一声,眼中满是苦涩。

    许瑾瑜心里悄然一动。

    顾采蘋怎么会是这副反应?难道,她已经知道了什么

    “说起来,这个含玉也真是好福气。”

    顾采蘋提起含玉时,神情颇为复杂,既鄙夷不屑,又忍不住羡慕嫉恨:“原本不过是府里的丫鬟,被打的半死不活遣送出府。当时大家都以为含玉已经死了。没曾想,她竟然死里逃生,还跑去了边关。现在又得了公公青睐,正经的纳进府里做妾。”

    “听说,外面来的客人虽然不多,却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她一个丫鬟,能有这样的造化,真不知是哪辈子积了德。”

    语气里的酸意,几乎飘满了整个屋子。

    一个卑贱的丫鬟,一跃成了主子。这样的好运,别说是丫鬟婆子们眼热,就连顾采蘋看在眼里,也觉得不舒坦。

    想到以后还要叫一声玉姨娘,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许瑾瑜很清楚顾采蘋的小心眼,不动声色的笑着提醒:“是啊,她确实有运道。侯爷这么慎重其事的纳她进府,可见对她是真的上了心。”

    顾采蘋若是聪明些,就该明白含玉绝不是眼下的她能招惹得起的。

    威宁侯对纪泽心怀警惕,指不定哪一天就会和纪泽反目,又怎么会将顾采蘋这个儿媳看在眼底。(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