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七十八章 二房(三)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对这一切心知肚明!

    纪妤不知内情,一味埋怨威宁侯冷淡寡情,妻子亡故一个月就另娶,对含玉满是敌意。…,纪妧看在眼里,哪里不着急的道理。刚才那一通怒斥,是希望点醒纪妤。

    纪妧看着冷淡,其实外冷内热,最重情义!

    如果纪妧知道这一切其实都是她暗中设计的,会怎么看她?纵然不成仇人,也会形同陌路,再也回不到最初的相知相惜了吧

    许瑾瑜将这些唏嘘压进心底,笑着扯开话题:“说实在的,我也真没料到侯爷竟然纳含玉为妾。接到喜帖时,我被吓了一跳呢!”

    小邹氏“意外”身亡,身边的丫鬟婆子也一并命丧黄泉。威宁侯肯饶过含玉一命,已经让人很意外了。谁能想到,含玉竟然还有这份机缘,入了威宁侯的眼,嫁给威宁侯为妾。

    姑且不论含玉对威宁侯有没有情意,只从结果来看,嫁给威宁侯无疑是含玉最好的归宿。

    脱了奴籍,改变了低微的身份,一跃成了主子。将来再生个一儿半女,这一辈子也有了依靠。

    纪妧扯了扯唇角,声音平平板板的,没多少喜意:“母亲亡故,父亲身边总少不了人伺候。含玉年轻貌美,聪慧伶俐,做事又仔细周全。也怪不得父亲会喜欢她。”

    这显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话题。

    纪妧很快沉默了下来。

    许瑾瑜明知纪妧心事重重,也不好出言开解。有意说些令人高兴的事:“对了,妧表姐,你见过两个孩子了么?孩子出生的时候。我也在产房里。两个孩子一般模样,生的可爱极了。”

    提起那一对孩子,纪妧的脸上总算有了几分笑意:“前些日子我就见了两个孩子,一般模样冰雪可爱,看了就让人心中欢喜呢!”

    “再过些天,就是孩子满月。”许瑾瑜笑道:“我亲手做了两身孩子衣裳,准备着送来当贺礼。你这个亲姑姑。准备的满月礼自然要比我厚重。快些说来听听,你给孩子准备了什么满月礼?”

    纪妧抿唇一笑:“我让人打了两对赤金的长命锁。你精于女红刺绣,做出的婴儿衣物肯定精致好看。你可不能偏心。将来等我肚子里的孩子出生了,你也得为他亲自做身衣服才行。”

    “那还用说。”许瑾瑜笑着接过话茬:“等孩子出生了,每季我都为孩子做两身新衣。反正我整天闲的很。”

    纪妧笑着打趣:“你定了亲事,婚期最多是明年。你这时候也该忙着绣嫁妆了。怎么会闲着无事。”

    许瑾瑜的脸微微一红。声音里多了几分羞涩:“等大哥成亲了,才会轮到我出嫁,还早着呢!”

    曹萦到年底出孝期,就算再急,婚期也得到明年。她和陈元昭的亲事,得等到大哥娶亲之后再商议婚期。

    想到陈元昭,许瑾瑜心中有些怅然。

    这些日子,陈元昭暗中和魏王来往频繁。又要时刻盯着山东那边的动静,根本分不出心神也抽不出闲空来看她。算一算日子。两人已经有两个多月没见了。

    “怎么了,在想着你的未来夫婿么?”纪妧略显促狭的声音在许瑾瑜耳边响起。

    许瑾瑜迅速回过神来,故作淡然地否认:“没有的事。”

    口是心非!

    纪妧笑着瞄了许瑾瑜一眼,正要说什么,穿戴一新梳洗整齐的纪妤过来了。

    纪妤刚才气的纪妧动了胎气,心中既愧疚又惴惴不安。此时站在纪妧的面前,格外的温驯乖巧:“二姐,我已经换好衣服了,这就随你一起出去。”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保证乖乖听你的话,绝不惹你生气了。”

    纪妧见她这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心中一软。想到纪妤傻乎乎的什么都不知道,又有些难言的酸涩:“三妹,你这么做不是为了我。你乖巧听话些,以后的日子也会好过些。”

    堂堂的侯府千金,难道还要看一个姨娘的脸色过日子不成!

    纪妤心中不以为然,口中却并未反驳,继续乖乖点头。

    纪妧心中暗叹一声。

    许瑾瑜搀扶着纪妧起身,笑着招呼纪妤:“妤表妹,我们两个搀着妧表姐出去。”

    纪妤乖乖应了一声,走到纪妧身边,搀扶起纪妧的另一只胳膊。

    纪妤大概是被纪妧之前动胎气的痛苦模样吓到了,出来之后,表现的还算不错。

    当客人在威宁侯面前礼貌地夸赞“玉姨娘”貌美如花娴淑端庄时,纪妤忍着没有讥讽出声。最多就是撇撇嘴,脸色不太好看罢了。

    喜宴过后,许瑾瑜特意到了依兰院的新房里。

    今日登门的女眷虽然不少,不过,个个自矜身份,肯来依兰院的几乎没几个。新房里远不如外面热闹,显得颇为冷清。

    含玉身为妾室,不能穿大红,今日穿了一身崭新的粉红衣裙。头上顶着红盖头,安静地坐在床边。

    身边几个丫鬟都很脸生,大概是刚买进府的。

    只从这一个小小的细节里,就能看出威宁侯对含玉颇为上心。含玉毕竟是丫鬟出身,现在一跃成了主子,侯府的丫鬟少不了风言风语,伺候起来也未必如意。索性重新买了一批丫鬟进府。

    许瑾瑜进了新房,走到含玉身边,微笑着喊了一声“玉姨娘”。

    含玉身子微微一颤,忽的张口说道:“你们几个都退下,我要和表小姐单独待会儿。”

    这样的吩咐,显然有些于理不合。不过,几个刚进府的丫鬟哪里敢吭声,齐声应了退下。偌大的新房里只剩下含玉和许瑾瑜。

    含玉掀开盖头,她本就生的年轻美貌,今日精心装扮后,更是美丽:“奴婢谢过表小姐救命之恩。没有表小姐,含玉也没有今日。”

    说完后,出人意料的起身跪下。

    许瑾瑜一怔,迅速反应过来。在含玉的膝盖还没落地之前,便急急地扶起了她:“玉姨娘快请起,你现在嫁给侯爷,也算是我的长辈。这样的举动可万万使不得。”(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