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七十七章 二房(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威宁侯府刚办了丧事不久,又办起了喜事。~頂點小說,

    这一日,威宁侯府张灯结彩,宾客盈门。来的客人里除了亲眷好友之外,还有不少军中武将。

    威宁侯父子亲自招呼宾朋。女眷则由纪嬛纪妧姐妹招呼,至于纪妤,在小邹氏下葬之后就病倒了,至今还下床不起。这一日依旧待在清芷苑里没有出来。

    其实,纪妤身体虽然不佳,却远没到不能下床的地步。她不肯出去,大半是因为愤怒憋闷的缘故

    “咣当”一声脆响,一碗热腾腾的药汁和碗一起落了地,顿时摔地粉碎。

    紫月被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地说道:“三小姐,你身子还没好,可得按时喝药”

    “滚!”

    “这碗药洒了没关系,奴婢刚才熬药的时候,特地叮嘱多熬了一碗,现在就去重新盛一碗端来”

    “我让你滚,你听见了没有!”纪妤火冒三丈,怒骂道:“再敢啰嗦,就打你三十板子!”

    紫月一听三十板子,立刻不敢多嘴了,垂着头退了出去。

    母亲尸骨未寒,父亲就另娶新欢!更可气的是,纳的二房竟是母亲生前的贴身丫鬟。这样的举动,简直是故意让九泉之下的母亲难堪!

    父亲怎么可以这么做!

    纪妤越想越恼火,将伸手可及之处的东西全都扔了,乒乒乓乓的声响不绝于耳。

    门又被敲响了。紫月在门外说道:“三小姐”

    竟然还敢来!

    纪妤憋了满肚子的闷气正无处可发,快步去开了门,劈头盖脸地骂道:“混账东西!让你滚出去别来烦我。还敢来大呼小叫”

    等等,紫月的身后怎么还有两个人?

    纪妤瞠目结舌,结结巴巴地说道:“二姐,瑾表姐,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站在门外的正是纪妧和许瑾瑜。

    许瑾瑜大仇得报,这些日子心情极佳,面色红润更胜往日。

    纪妧挺着肚子。皱着眉头,一脸的不悦:“三妹,你已经有力气骂人了。想来身子也好的差不多了。之前我让人来叫你出去招呼客人,你为何又推托不去?”

    纪妤的脸忽红忽白。

    纪妧又绷着脸训道:“母亲去世,不止你伤心,我们心中都不好受。可逝者已逝。再伤心难过也无济于事。活着的人得向前看,好好活下去。父亲纳二房是府里的喜事,你闹小性子不露面,让父亲知道了,心中必然不快。就是新过门的玉姨娘心中也会疙疙瘩瘩的不痛快。”

    “父亲在京城待不了几个月,就要回边关。到时候十有**会将府里的事交给玉姨娘。你和她闹的不睦,以后吃亏的可是你”

    纪妧一番苦口婆心,其实都是为了纪妤着想。

    威宁侯对小邹氏厌恶痛恨。连带着对纪妤这个女儿也格外冷淡。这些日子从未探望过卧病在场的纪妤。在这样的情况下,纪妤不但没想着讨好父亲。反而使性子闹腾。只怕更为威宁侯所厌弃

    可惜,一无所知的纪妤根本不了解纪妧的一片苦心,闻言顿时气红了眼眶:“二姐,连你也向着那个贱婢!她算什么东西,不过是母亲身边的一条狗。现在母亲死了,她向父亲献媚,倒成了半个主子。我才不出去,我也不要见那个贱婢。以后也不承认她是什么姨娘”

    啪地一声,纪妤的脸上浮起了五道指印!

    这一巴掌,打断了纪妤的嘶喊,也把纪妤彻底打懵了!

    纪妤既震惊又伤心:“二姐,你你竟然为了一个贱婢打我!”

    姐妹虽然不算亲密,不过,这么多年来朝夕相处,也算有些感情。纪妧性情矜傲冷淡,最生气的时候也不过是冷嘲热讽几句,何曾动过手?

    许瑾瑜也是一惊,立刻看向纪妧。

    纪妧神色激动,脸孔漾起愤怒的红晕,声音严厉中带着些颤抖:“纪妤,你到底什么才能长大,什么时候才能变得成熟点?”

    “含玉以前确实是丫鬟,可父亲前几天就让人除了她的奴籍,今日正经的纳她为妾室。如果父亲不再续弦,她就是威宁侯府的半个女主人。你口口声声骂她贱婢,你是成心要自找不痛快么?”

    纪妧越说越恼怒,火气尽数地涌上脑海。

    纪妤心中也有了些悔意,口中却不肯认输:“她不过是个姨娘,难不成还要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不成!”

    纪妧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看着纪妤,还没来的说话,脸色忽然一白,双手捂着肚子,眼中流露出痛楚。

    “妧表姐!”许瑾瑜眼疾手快的搀住了纪妧,急急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动了胎气?”

    纪妧的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嘴唇颤抖着挤出几个字:“快些扶我坐下。”

    就连纪妤也被吓到了,不敢再出言顶撞,和许瑾瑜一左一右扶着纪妧坐下。

    纪妧面色苍白,闭上双眸,平复紊乱的心绪。

    “二姐,你好些了么?”纪妤咬了咬嘴唇,眼底满是懊恼和后悔:“都是我不好,不该惹你生气。你好生歇着,我这就去梳洗穿衣,一会儿随你们出去。”

    纪妧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

    纪妤唯恐再惹得纪妧不高兴动胎气,忙喊了紫月进来,替自己更衣梳洗。

    许瑾瑜站在纪妧身侧,握着纪妧略显冰凉的手,低声劝慰:“妧表姐,妤表妹还小,性子急躁,说话又冲动直接。你就别和她置气了。”

    纪妧默然片刻,才叹口气,唇角满是苦笑:“我怎么会和她置气。我只是为她着急罢了!”

    为纪妤的不知天高地厚而焦虑,为纪妤的不懂宽怀忍让而着急。

    这样的纪妤,哪可能是善于隐忍性情果决的含玉的对手。

    含玉对小邹氏恨之入骨,难保不会迁怒纪妤。更可虑者,一旦两人生出冲突,威宁侯大概也不会站在纪妤这一边

    这些隐忧和焦虑,对着“毫不知情”的许瑾瑜,纪妧实在难以说出口。(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