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七十四章 软禁(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续弦是正经的娶过门做继室,纳妾室就简单多了。,

    做父亲的要纳小妾,当然无需征求儿子的同意。威宁侯只是通知纪泽一声罢了!

    不过,以威宁侯的性子,特意提起此事,绝不是无的放矢。

    短短片刻,纪泽心中闪过一连串的念头,口中应道:“父亲纳一个侧室伺候也是应该的。不过,父亲多年没回京城,心中大概也没合意的人选。不如放出风声,挑一个身家清白美丽贤惠的女子进府”

    威宁侯轻描淡写地打断纪泽:“不用了。我心中已经有了合意的人选。”

    纪泽心中一个咯噔,忽然有了不妙的预感:“不知父亲说的是谁?”

    威宁侯的目光稍稍柔和了一些:“说起来,这个女子你也很熟悉,就是含玉。”

    什么?父亲竟然要纳含玉为妾?

    纪泽又惊又怒,一时忘了装恭敬,霍然抬起头来:“父亲想纳妾,美丽又聪慧的良家女子多的是。为何偏偏要挑一个身份卑贱的丫鬟?”

    含玉曾是小邹氏的贴身大丫鬟,对他和小邹氏的**了如指掌。威宁侯明知道他对含玉怀恨在心,却要正大光明的纳含玉为妾,这样的举动,和打他的脸又有何异?

    更何况,含玉一旦做了威宁侯的妾室,他想杀含玉就会有诸多顾忌

    威宁侯面色一冷,目光如出鞘的利刃。寒光逼人:“想纳谁为妾是我的事,莫非我连这点事都做不了主,要听你的不成?”

    孝之一字。宛如一座大山,压的满心怒火的纪泽哑然无语。

    纪泽咬咬牙,低头认错:“刚才儿子一时激动,说话冒失,还请父亲不要怪罪。”

    威宁侯扯了扯唇角,眼里却没什么笑意:“父子两个说话,说错了也无妨。有什么怪罪不怪罪的。”

    “含玉身世凄凉,当年被卖进府为奴为婢,非她所愿。后来做了那么多违心事。也是被逼无奈。她能迷途知返,甘冒风险,不远万里到边关来给我送信,足可见其品性善良坚韧。娶妻当娶贤。纳妾当纳美。含玉比起那等不知廉耻的女子来要强多了。”

    “那等不知廉耻”的女子,指的当然是红杏出墙不守妇道的小邹氏。

    饶是纪泽脸皮再厚,听了这番话也禁不住变了脸色。

    一抬眼,却见威宁侯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威宁侯常年征战沙场,虽然四十多岁了,身体却依然健壮,丝毫不比年轻人逊色。举手投足间更有着慑人的威仪。此时紧紧的盯着纪泽,锐利的目光似能洞悉一切。

    纪泽心里涌起一阵寒意。定定神应道:“父亲说的是。是儿子太过浅薄,对含玉有了偏见。儿子要恭喜父亲。得了这样称心如意的如花美眷。”

    威宁侯嗯了一声:“纳妾无需过多讲究,过些日子,挑个好日子,我就正式纳了含玉。”

    小邹氏刚死,威宁侯就纳妾。这种事传出去,不知有多少人会暗中嘲笑黄泉之下的小邹氏。

    很显然,威宁侯是故意为之。

    碍于颜面,威宁侯不能将小邹氏的丑事公之于众,还要忍着屈辱将小邹氏好好下葬。只能用这样的举动发泄心中的怒意。

    一股无以名状的怒火在纪泽的胸膛涌动不休。

    不过,纪泽心中虽然怒不可遏,面上却没流露出来,笑着附和几句,才告退出了书房。

    走出书房几步,纪泽看到了待在廊檐下的含玉,恨不得立刻杀了这个贱婢。然而,想到书房里的威宁侯,纪泽不得不强忍怒气,拂袖离去。

    到了晚上,顾采蘋和一双儿女被接回了威宁侯府。

    顾采蘋产后身子虚弱,一直卧床静养。今日一路奔波,疲累不堪,兼且做月子的女子见不得风,下了马车便被软轿抬着回了浅云居。

    一双孩子却被抱到了威宁侯面前。

    孩子出生也有**天了,皮肤还有些皱巴巴的,眉眼倒是稍稍长开了一些。纪泽生的俊美无双,顾采蘋也是个美人儿,孩子自然不会丑到哪儿去。

    一向威严的威宁侯,在看到两个孩子时,目光顿时柔和了起来,有些笨拙的抱过了男婴。

    纪家终于有后了!

    如果那个逆子不知悔改,胆敢在暗中有什么举动他也无需心软!

    威宁侯眼中的杀气一闪而逝。怀中的男婴有些不安的扭动身子,然后哇地一声哭了起来。男婴一哭,在奶娘怀中的女婴也闹腾哭了起来。

    威宁侯皱了皱眉,将哭闹不已的男婴给了奶娘,一挥手,两个奶娘将孩子抱了下去。

    浅云居里。

    顾采蘋小憩了片刻,总算有了些精神。吩咐奶娘抱了孩子过来,逗弄了片刻,又心神不宁的惦记起丈夫来。

    纪泽肯定知道她回府了吧!为什么一直到现在都没来看她?

    生产后醒来,她便惊闻了小邹氏被火烧死的噩耗。

    她震惊错愕之余,心中又有些隐秘的窃喜。

    她和小邹氏一向相处的不甚愉快,小邹氏对她似乎有些奇怪的敌意。而且,她总隐隐觉得纪泽和小邹氏的关系不同寻常小邹氏突然死了,对她来说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好消息。

    就在此刻,纪泽走了进来。

    顾采蘋眼睛一亮,娇软地喊了声:“世子爷”

    纪泽看也没看她一眼,径直走到床边,抱起男婴。他注视着孩子的目光不全然是欣喜,还有些复杂和微妙。

    这就是他盼了近一年的孩子。

    原本,他应该再有一个儿子的

    顾采蘋有些难堪和失落,挤出笑容:“世子爷,两个孩子还没名字呢!还请世子爷为他们取名。”

    纪泽脸上没什么喜色,淡淡说道:“还是让父亲起吧!”

    顾采蘋讪讪地哦了一声。

    过了片刻,顾采蘋又说道:“世子,母亲在田庄里住的好好的,怎么会忽然走了火?”

    谁曾想,此话一出口,纪泽的面色陡然一沉,冷冷地扔下一句:“好好做你的月子,和你无关的事情无需多问。”

    说完,纪泽便拂袖而去。(未完待续。。)

    ps:向大家汇报一个好消息,应编辑要求,从明天开始,我会连续有几天三更!!!

    当然了,每更是两千字,三更合计是六千。我近来颈椎不好,码字其实很痛苦。不过,上了网站和手机大封,不加更确实不像话。所以我要努力奋斗一个星期。早八点晚六点更新不变,中午十二点还会有一更~如果偶尔太忙了,没法三更,也请大家原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