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七十三章 软禁(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停灵七日后,盛放着小邹氏衣物的棺木下了葬。↖頂↖点↖小↖说,

    小邹氏正值盛年意外身亡。这个消息很快便传遍京城,不知引来多少猜测。更令人惊讶的是,原本应该驻守在边关的威宁侯竟暗中回了京城。

    无诏擅离边关的罪名可不小。威宁侯主动上密折向皇上请罪,皇上召威宁侯进宫,君臣密谈许久,说了什么无人知晓。之后,皇上并未降罪威宁侯,反而下了恩旨,命威宁侯在京城休养数月再回边关。

    皇上感于威宁侯镇守边关多年劳苦功高,十年未能与儿女相聚,特意下旨,让威宁侯世子纪泽告长假回府,直至威宁侯离开京城。

    皇上身边的总管太监赵公公用阴柔尖细的声音宣读了圣旨。

    纪泽跪下,恭敬地接了圣旨,一脸感恩戴德:“多谢皇上恩典。”

    赵公公笑道:“杂家伺候皇上这么多年,可从未见过皇上待臣子有这样的恩典。世子整日忙碌辛苦,此次可算是沾了威宁侯爷的光,可以在府中好好歇上一阵。真是羡煞旁人了。”

    纪泽扬起笑脸应对了几句,待赵公公走了之后,笑意顿时悄然隐没,目光阴沉而冷厉。

    在别人眼中,皇上对威宁侯父子恩宠有加。可对纪泽来说,这个“长假”绝不是什么好事。

    原本趁着慕容晖不在京城,他可以暗中拉拢下属,迅速的掌控侍卫步军。日后慕容晖意外身亡,他就能顺理成章的接任都指挥使一职。

    可这道圣旨一下。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大半。

    想也知道,这道旨意,是威宁侯亲自向皇上求来的。什么恩典。都是骗人的屁话。真正的目的是惩罚他的忤逆

    纪泽一路沉着脸回了府。

    刚回府,便有下人来禀报:“侯爷吩咐过了,只要世子一回府,就立刻去书房见侯爷。”

    纪泽神色淡淡地应了。

    小邹氏死后,汀兰院便空了出来。威宁侯没踏进过汀兰院半步,独自住进了书房。

    从边关带回来的几十个亲兵,分成两班轮流守在书房外。没有威宁侯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擅进书房。

    纪泽站在书房外,敲了敲门。

    来开门的是含玉。

    在看到含玉俏脸的刹那。纪泽的眼中闪过骇人的冷芒,右手悄然握紧。就是这个贱婢暗中跑到边关送信,使得威宁侯愤怒归京,也使得小邹氏一尸两命

    想对付威宁侯需要从长计议。对付区区一个丫鬟却是不费什么力气。

    纪泽眼中的杀意十分明显。几乎毫不遮掩。

    含玉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见纪泽这般模样也没觉得害怕,神色颇为从容:“世子爷请进,侯爷已经等你多时了。”

    纪泽狠狠地盯了含玉一眼,才大步进了书房。

    含玉识趣的退到书房外,关了门,走出几米远,守在门外。

    威宁侯不但没命人杀了她。反而吩咐她贴身伺候。书房里外都是亲兵,只有她这么一个丫鬟。自然格外的惹眼。

    府里的丫鬟婆子们,在暗中猜测过小邹氏的意外身亡之后,不免再悄悄议论上几句含玉。羡慕眼热的,免不了要说些酸溜溜的话,诸如“夫人一死倒是便宜了含玉,说不定能飞上枝头”之类的。

    经历过这么多的事,含玉早已脱胎换骨,再也不像以前那样争强好胜掐尖要强了。根本就没将这些事放在心上。

    书房里,父子两人相对而立。

    自从那一夜过后,这还是父子两个第一次独处。

    威宁侯深深的看着纪泽,似乎想从他的神色中看出些什么。

    可他注定要失望了,纪泽在踏进书房的那一刻,便将所有的恨意怨恨都压进了心底。此时一派恭敬:“不知父亲召儿子前来,有何事要吩咐?”

    威宁侯眸光一闪,淡淡说道:“你今天已经接到皇上圣旨了吧!”

    纪泽应道:“是,皇恩浩荡,特意恩准儿子告了长假在府中陪伴父亲。”

    “这是我亲自求来的圣旨。”威宁侯似笑非笑地看着儿子:“之前未曾告诉你,也没和你商议,你心里可有怨气?”

    纪泽扯了扯唇角,笑着应道:“父亲离开京城这么多年,儿子心中一直挂念。此次终于有机会在父亲面前尽孝,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有怨气。父亲这么想,可就实在冤枉儿子了。”

    笑容真挚,语气真诚,任谁也挑不出毛病来。

    威宁侯淡淡一笑:“你不怨我就好。”顿了顿又道:“这么多年顾氏一直无所出,你续娶了小顾氏,小顾氏倒是有福气能生养的,为你生了一对龙凤双生子。前几天一直忙着丧事,你还没来得及去看一眼孩子吧!”

    “回禀父亲,儿子正准备今日去探望小顾氏。”纪泽立刻答道:“小顾氏一个人在田庄里做月子,未免有些孤独冷情。儿子想在田庄小住几日,陪陪妻子孩子。”

    借着探望顾采蘋的名义,先出府再说。他暗中掌握的势力,威宁侯在短期之内是查不出来的。

    这才是纪泽真正的底牌。

    威宁侯语气依旧淡然:“不用你出府了。我早上就命人去田庄接人。到了晚上,小顾氏和孩子就会被接回府。”

    纪泽的神色微微一僵。

    威宁侯竟派人去接顾采蘋母子回府这样一来,他也就没了理由出府,被变相的软禁在府里。

    虽说他还可以暗中命人出府送信,可一来一回耽误时间不说,也很容易被威宁侯察觉。

    此时容不得纪泽多想,在威宁侯锐利逼人的目光下,纪泽只有低头称是的份:“一切但凭父亲做主。不过,小顾氏成亲才七个月就生了孩子,传出去名声总是不好听”

    “就说是早产好了。”威宁侯随口一句,便将纪泽的话全部堵了回去。

    纪泽心里憋屈极了,却不便反驳。

    威宁侯沉默片刻,忽的又说了句:“如今我身边无人伺候,打算纳一个二房。”(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