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七十二章 真相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天才壹秒記住風雨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纪妧走出灵堂,去了威宁侯的书房。

    亲兵们守在书房外,见了纪妧,立刻上前行礼。

    纪妧淡淡说道:“免礼,进去向父亲通传一声,就说我有事要见他。”

    亲兵略一犹豫应下了,转身进去通传。纪妧站在外面等候,心里不无自嘲地想着。她这个做女儿的想见父亲一面,都要人通禀。由此可见父女之间是何等的生疏。

    等了片刻,亲兵才回转,领了纪妧进书房。

    纪妧轻轻敲门,然后听到一个沉肃又冷漠的声音:“进来。”

    纪妧推门而入。坐在书桌前的中年男子,正是威宁侯。他低着头正在写着什么,听到推门声,才搁了笔。

    纪妧趁着行礼问安之际,迅速的打量威宁侯一眼。

    这么多年没见,对她来说父亲陌生又模糊。此时一见之下,和印象中的脸孔差不多,只多了皱纹和沧桑。

    纪妧的目光又落在威宁侯身侧的丫鬟身上。这个丫鬟身形窈窕,一直垂着头用左手研磨,看不清面容。不过,纪妧又怎么会认不出她是谁?

    “含玉!”纪妧十分意外,脱口而出道:“你不是得了暴病死了吗?怎么又”

    怎么又忽然活过来,还出现在父亲的身边?

    父亲突然回京城,还有小邹氏的猝死,莫非都和含玉有关?

    含玉倒是很平静,放了手中的墨锭,敛衽行礼:“奴婢见过二小姐。”声音粗粝低哑难听,完全没了往日的清脆悦耳。

    纪妧又是一愣。

    没等纪妧问出口,威宁侯便淡淡说道:“妧姐儿你来的正好。这件事要瞒着所有人,不过,你们姐妹总该知道真相。含玉,你把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二小姐。”

    含玉应了一声,迅速抬眸看了纪妧一眼:“奴婢接下来要说的事可能会让人很震惊。二小姐怀着身孕,情绪不宜过分激动。不管听到什么,还请二小姐保重身体。”

    纪妧心里一沉,心里涌起了莫名的惊惧不安。

    到底会是什么事?

    当含玉将事情的始末说完之后,纪妧目瞪口呆震惊不已。脑海中一片纷乱。

    怎么会是这样!

    大哥竟然和继母暗中苟且多年,小邹氏去田庄不是为了养病,而是为了养胎。那一场火也绝不是什么意外,而是父亲命人动的手

    “妧姐儿,这等丑事不得声张。就算是你的夫婿问起,你也一个字都不能说。”威宁侯忍着难堪,低声叮嘱。

    其实,他原本不愿女儿知道这种丑事。可这种事瞒的了一时,瞒不过一世。与其将来曝出来引出无穷后患,倒不如早些将秘密告诉她们。

    纪妧抬起头,眼中不知何时已经盈满了泪珠:“父亲,你受了这等羞辱,杀了那个贱人也不为过。可女儿想为大哥求个情,求父亲不要记恨大哥。他当年也是年少无知。才会受贱人的引诱犯下大错。我想,他现在一定很后悔”

    “他如果真的后悔了,早就该回府,跪在我面前坦白一切。”威宁侯冷哼一声,眼中闪过寒意:“我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虎毒尚且不食子,就算犯滔天大错,我也不会要了他的命。这一点,他心里十分清楚。”

    “他也正是依仗这一点,才敢在我面前拒不承认。至今还不肯回来。”

    这哪里是后悔知错的样子。根本就是怀恨在心!

    威宁侯的眼神又冷了几分。

    昨天之前。他纵然再愤怒也没有杀了纪泽的想法。可很快,他就得知顾采蘋生了一对双生子,纪家有了子嗣,强自压抑的杀意在心里又悄然涌了上来

    纪妧也被说的哑口无言。她心中当然气恼纪泽的行径。可不管怎么说,那都是她嫡亲的兄长。她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威宁侯对纪泽起杀心,更不能看着威宁侯府上演父子相残的悲剧。

    纪妧咬咬牙,跪了下来。

    她怀着身孕,行动间多有不便,跪下的时候却毫不犹豫。

    威宁侯一惊。皱眉道:“你还怀着身孕,这样跪着会伤到身子,快些起来说话。”

    纪妧含泪说道:“父亲,大哥纵有万般不对,总是你的亲生儿子。女儿恳请父亲放过大哥这一回。就算是看在死去的娘的份上”

    纪妧说着,早已泣不成声。

    威宁侯想到早年亡故的原配陈氏,眼里的杀气悄然褪去,半晌才叹了口气:“罢了!我答应你,不管怎样,也不会生出弑子的念头。你总该放心了,快些起身。”

    纪妧红着眼眶,艰难的磕了几个头:“女儿谢过父亲。”

    威宁侯心里不是滋味,半晌才说道:“我私自回京城,要写奏折向皇上请罪。灵堂我就不去了,你先退下吧!”

    纪妧低声应了,用袖子擦了眼泪,缓缓起身。

    含玉忙过来,搀扶着纪妤起来。

    纪妧走出书房的时候,面色比来之前更苍白难看。好在府里办着丧事,人人穿着孝服面容悲戚,纪妧的失态并不惹眼。

    纪妧心乱如麻,不知不觉中又回了灵堂。

    纪妤又醒了,跪在棺木前放声痛哭,不停的喊着:“娘,你怎么就这么走了,丢下我一个人怎么办”

    如果纪妤知道了小邹氏死亡的真相,如果纪妤知道自己的母亲和兄长苟且,会是什么反应?

    纪妧打了个寒颤,立刻将这个念头挥开。

    不,绝不能让纪妤知道真相!

    她虽不喜欢纪妤,可纪妤毕竟是她的亲妹妹。血浓于水,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纪妤崩溃。

    一只手稳稳地扶住了身子微颤的纪妧,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妧表姐,你的脸色怎么这般难看?我扶你去休息一会儿。你怀着身孕,可得多保重身子。”

    纪妧神色恍惚的看向身侧:“瑾表妹,我、我没什么,你不用为我担心。”

    这哪里是“没什么”,根本就是心事重重。

    许瑾瑜心念电转。刚才纪妧出去许久。或许是去见了威宁侯,已经知道真相了。所以才会这般失魂落魄大失常态吧!

    她只能装着不知情,细心的劝慰了几句。

    纪妧性子素来坚强,最初的慌乱无措之后。慢慢镇定下来。小邹氏已经死了。就让这个秘密随小邹氏长眠地下吧!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灵堂门口。

    纪妧转头看过去。

    是纪泽回来了!

    许瑾瑜比纪妧的反应更快。在纪泽出现的一刹那,便抬头看了过去。

    纪泽站在灵堂门口,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风度翩然,神情说不出的僵硬。茫然的目光掠过灵堂里的众人,却似什么也没看清。最后,落在了那口棺木上。

    纪泽身体一颤,心底涌起无尽的悔意和恨意。

    许瑾瑜远远地看着,心中一阵快意。

    最在意的人死在自己的眼前。这对骄傲又自负的纪泽来说,无疑是极沉重的打击。

    纪泽,我终于让你尝到了当年我曾受过的痛苦。

    知道真相的威宁侯回到了京城,正好躲过了前世的死劫。有威宁侯在,料想纪泽也翻不起风浪来了。或者还有父子相残的一幕上演。

    不管怎么说,这一切都已经和她无关。她只要远远的看着就好。

    纪嬛急急的迎了过去:“玉堂,你这两天到底去哪了?府里发生了许多事。母亲养病的那个田庄走火,母亲也因此意外身亡了。”

    纪嬛的声音哽咽起来。

    纪泽声音有些奇异的僵硬:“此事我已经知道了。今天特地回来,就是为了给母亲磕头守灵。”

    纪嬛见他神色有异,心里有些怪怪的感觉,一时也没深想,匆匆吩咐道:“你先去换了孝服再来磕头。”

    纪泽没有拒绝,缓慢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

    “大哥,你等等。”身后忽的响起纪妧的声音:“我陪你一起去换衣服。”

    也不知纪泽有没有听清纪妧在说什么,胡乱嗯了一声算是应下了。

    纪妧定定神。强自镇定地走到了纪泽的身侧。纪妧神色苍白目光异样,纪泽也没察觉。

    兄妹两个一路沉默着到了浅云居。

    下人早已将白色的孝服准备好了,纪泽机械般的换上,出来之后。对纪妧说道:“我换好衣服了,现在可以去灵堂了。”

    纪妧却一动都没动,只定定地看着他。

    纪泽此时压根没心思揣度任何人的心思,略有些焦躁不耐地看了过去:“怎么了?”

    纪妧深呼吸一口气,一声令下,所有下人都退了出去。屋子里只剩下兄妹两人:“大哥。你和母亲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纪泽:“”

    纪泽的俊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有心想扯谎应付过去。可在纪妧洞悉一切的目光下,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半晌,纪泽才回过神来:“你去问过父亲,父亲把一切都告诉你了?”

    纪妧咬牙:“是,父亲什么都告诉我了。大哥,你真是被美色冲昏了头脑么?她可是父亲的继室,是正经的威宁侯夫人,是我们的继母。你喜欢美人,只管纳进府来。怎么偏偏偏偏就和她”

    出身名门的纪妧,到底说不出“勾搭成~奸”之类的字眼。一张俏脸憋的通红,眼底满是愤怒和失望。

    纪泽的脸上火辣辣的。

    兄妹四人里,纪嬛出嫁的早,纪妤年龄小又隔了一层,他和纪妧的感情一直是最深厚的。若是换了别人这样指责,他大概早就恼羞成怒记恨在心了

    纪妧用尽所有的自制力,将心头翻腾不息的怒气按捺下去:“她这样死了,倒也是桩好事。这件事你知我知,就别让大姐和三妹知晓了。尤其是三妹,她若是知道自己的亲娘不守妇道红杏出墙,只怕撑不下去。”

    纪泽没吭声。

    “这件事到此为止,从此以后,只当没发生过这些事。”纪妧又说了下去:“我已经求了父亲,请求他放过你这一回,父亲已经答应了。你待会儿去灵堂磕了头,就去找父亲。”

    “到底是嫡亲的父子,血浓于水。父亲已经杀了母亲,气也该消退大半了。只要你表现的诚心悔过,父亲总不会再为难你”

    纪泽忽地冷笑一声,笑声有些尖锐:“二妹,你真的以为父亲会不介怀吗?你也太天真了!”

    纪家的男人骨子里都流着冰冷的血液。

    威宁侯从来不是什么善茬,如果不是因为纪家只有他这么一个子嗣,那一天夜里,死在田庄里的绝不止小邹氏一个人。

    想到死在自己刀下的小邹氏,纪泽的心像被揪紧了,几乎喘不过气来。

    纪妧听的一阵心惊:“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父亲已经答应过我了,他说过会放过你这一回。”

    纪泽冷笑不语。

    就算威宁侯肯放过他,他也绝不会放过对方!

    如果不是威宁侯逼着他动手,他怎么会亲手杀了小邹氏,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

    而且,他曾隐秘的做了安排,原本这个时候威宁侯应该已经死在战场上了没想到,威宁侯回了京城,也正好逃过了这一劫。万一此事被威宁侯知道了,父子两个最后一丝情分也就没了,必然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所以,他要早一步动手。

    当然了,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威宁侯对他戒心正重,不容易得手,说不定还会打草惊蛇。他只能暂且隐忍示弱,静待时机!

    “对了,大哥,你这两日一直没回府,有件喜事你还不知道吧!”纪妧打起精神,挤出笑容:“大嫂昨天临盆,生了一对龙凤双生子。”

    双生子本就少见,龙凤胎更是极为少有。

    这样的好消息,却没能令纪泽展颜,他的反应甚至算得上冷漠:“这几日府里有丧事,等丧事结束了我再去田庄里看孩子。”

    有儿子本是件好事。不过,对此时的纪泽来说,这实在算不得喜讯。

    纪家有了子嗣,他这个儿子也就没那么重要了。说不定,威宁侯会狠下心来对付他也未可知。

    (未完待续。)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m</b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