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六十九章 难产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夜,许瑾瑜睡的也不安稳。,

    纪妤嚷着睡不着,硬是挤到了她的床上,和她东拉西扯的说了半天。扰的她睡意全无。好不容易睡下了,还不到两个时辰,又被咚咚的敲门声吵醒了。

    “三小姐,表小姐,世子妃阵痛发作被扶着进产房了!”门外传来朝霞焦急的声音。

    许瑾瑜和纪妤顿时惊醒了,匆忙起身穿衣,去了产房。

    产房外燃着几盏烛台,亮堂堂的。几个丫鬟婆子忙忙碌碌的进出,产房里传出一声声尖锐的哭喊声。

    纪妤听的一阵紧张,无意识地攥紧了许瑾瑜的手:“瑾表姐,大嫂怎么叫的这么凄厉。她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许瑾瑜笑着安抚道:“女人生孩子都是这样。这才刚发作,后面还有的疼呢!大嫂这又是第一胎,一时半会儿是生不出来的。你先别着急。”

    话音刚落,产房里又传出一声长长的惨叫声。

    纪妤被吓了一跳,情不自禁的靠许瑾瑜近了一些:“听着太可怕了。”

    许瑾瑜揶揄道:“你之前不是说了要进产房陪大嫂么?现在还打算进去么?”

    纪妤最禁不起激将,立刻挺起胸膛逞强:“当然要进去了。”

    许瑾瑜微微一笑,拉起纪妤的手进了产房。

    顾采蘋躺在床上,脸上额上俱是冷汗,面上满是痛苦,口中不停地呼痛。

    马婆子站在床头。一边用温热的毛巾为顾采蘋擦拭额头,一边低声安抚:“女人生孩子哪有不痛的,还请世子妃多忍耐一些。”

    高婆子则站在床边。用手为顾采蘋按揉肚子减轻痛楚,边张口附和:“是啊,这才刚开始,得多留着力气生孩子。要是早早没了力气,等孩子临盆的时候可就危险了。”

    顾采蘋被阵痛折腾的死去活来,哪里还听得进这些。

    直到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表嫂,你要坚强些。”

    顾采蘋睁开眼。许瑾瑜关切的脸庞顿时映入眼帘。顾采蘋的眼泪陡然涌了出来,委委屈屈地哭着:“我也不想哭,可真的很痛”

    许瑾瑜俯下头。为顾采蘋擦去眼泪:“忍一忍就过去了。我这就让人送信给世子,世子很快就会来陪你了。你一定要坚强勇敢些。”

    顾采蘋抽噎着嗯了一声。

    然而,直到天亮了,纪泽也没来。

    顾采蘋痛的死去活来。头发都被汗水淋湿了。嗓子都喊哑了。参汤一碗接着一碗的喂,喊叫的声音却越来越微弱,后来甚至昏迷了过去。

    纪妤在一旁坐立难安惊魂不定,紧张的问道:“瑾表姐,大嫂怎么还没生出孩子来?还昏迷了过去,大嫂该不是该不是难产了吧!”

    顾采蘋整整疼了一夜喊了一夜,实在太吓人了。如果不是许瑾瑜态度沉稳如定心石,纪妤早就慌乱的不知所措了。

    许瑾瑜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

    就算她没生过孩子。也看出顾采蘋的不妥了。若是顺利,阵痛了一夜也该生出来了。可顾采蘋不停的哭喊。孩子却没有丝毫出来的迹象。

    “表嫂是不是难产了?”许瑾瑜低声问两个产婆。

    马婆子略一迟疑。

    许瑾瑜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声音也冷了下来:“如果表嫂出了什么意外,你们两个难辞其咎。世子第一个不会放过你们,还有顾家。我和妤表妹都是见证!你们两个想好了再回我的话。”

    两个产婆的面色顿时变了。

    许瑾瑜的话外之意很明显。只要顾采蘋难产出了意外,她们两个就脱不了干系!

    世子送她们两个来田庄之前,曾暗示过她们,等顾采蘋生了孩子,就暗中动些手脚,造成难产的迹象。女子生产本来就是一道鬼门关,难产身亡的不在少数。只要做的隐蔽些,不会有人生出疑心。

    没曾想,半路冒出了许瑾瑜和纪妤来。两人嘴上说的“陪顾采蘋”也绝不是放在嘴上说说而已,竟然真的一直待在产房里

    最关键的是,她们两个还没来得及做手脚,顾采蘋居然真的开始难产了。

    这么一来,出了什么意外,她们两个岂不是太冤屈了?

    许瑾瑜似是看出了两人的心思,目光愈发锐利:“你们两个还傻站着干什么,快点将表嫂弄醒。再这么昏迷下去,是肯定会难产了。到时候不用别人,我第一个就饶不了你们!”

    最后一句话,说的森冷凌厉。

    马婆子和高婆子心里突突一跳,连话也不敢再多说半个字,立刻忙活了起来。

    一个用力掐顾采蘋的人中,另外一个用力的按压顾采蘋的肚子。

    许瑾瑜又扬声吩咐道:“来人,熬好的参汤再去盛一碗来。”

    一碗参汤灌下去,顾采蘋终于醒了。

    再一次醒了之后,顾采蘋愈发叫的凄厉。

    纪妤听的毛骨悚然,终于熬不住了,结结巴巴的说了句“我出去透透气”就溜出了产房。

    顾采蘋费力地睁开眼,看向许瑾瑜,眼中满是央求:“瑾娘”

    许瑾瑜握住顾采蘋冷汗涔涔的手,温柔又坚定地说道:“表嫂,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

    顾采蘋的面色因疼痛扭曲,眼中泪光连连闪动:“我好痛我生不出孩子了我是不是很快就要死了。”

    “别胡思乱想。有我在,不会让你出事的。你一定要平安的生下孩子。”

    许瑾瑜的声音轻缓柔和,却又异常沉稳,令顾采蘋慌乱惊恐的心渐渐平稳下来。心中溢满了感激:“瑾娘,你对我真好。我曾经那样对你,你一点都不恨我么?”

    许瑾瑜温和地说道:“那些事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你也无需介怀。”

    在她心里,从未将顾采蘋视为对手。顾采蘋曾做过的那些拙劣举动,她又岂会放在心上。

    就在此时,顾采蘋又发出一声尖锐的痛呼。

    高婆子也激动地嚷了起来:“快,用把力气,已经能看到孩子的头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