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六十七章 父子(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小邹氏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费力的扭过头看向纪泽。,

    烛火跳跃,明暗不定的烛光中,纪泽俊美的脸孔竟有些陌生:“含玉对母亲怀恨在心,说的话不可尽信。希望父亲别轻信小人之言,被人蒙蔽。”

    小邹氏怀着身孕,红杏出墙的丑事是无法遮掩了。不过,只要没有确切的证据,他就可以拒不承认!

    小邹氏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全身无法抑制的轻颤起来。

    纪泽在说什么?

    她怀着他的孩子,胸口被刺了一刀,满身鲜血奄奄一息,临死前只盼着见他一面。而他竟然没想着救她,还要撇清和她之间的关系?

    小邹氏原本就没有血色的脸颊愈发惨白。

    威宁侯冷冷的看了小邹氏一眼,眼神冰冷鄙夷轻蔑嫌恶,然后又看向纪泽。

    多年不见,本就不算亲密的父子此时如隔着一座山,冷漠而遥远。

    威宁侯收敛了暴怒,目光锐利冰冷:“真的不是你?”

    纪泽神色不变:“当然不是。我对母亲素来尊敬有加,怎么可能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丑事来。顾氏病逝之后,我很快续娶了小顾氏过门。我和小顾氏相敬如宾感情和睦,小顾氏怀着身孕,这几日就快临盆了。”

    “母亲怀了身孕一事,我之前并不知情。母亲年前生了怪病,唯恐传染他人。坚持要到田庄来养病。我不疑有他,根本没想到竟然是为了遮掩身孕。”

    “出了这等事,也怪不得父亲如此愤怒。要如何处置。还请父亲迅速决断。这处田庄十分僻静,半夜走火烧了庄子,损上几条人命也在所难免。”

    好一个心狠手辣的纪泽!

    不但不肯承认和小邹氏之间的事,还暗示威宁侯杀人灭口,将这桩龌龊的丑事严严实实地遮盖下去。

    含玉身子颤了一颤,唇角抿的极紧。不过,她并未张口求饶。

    从一开始她就已经预料到了今天的结局。威宁侯绝不会容知道内情的人活在世上。只要能看到小邹氏的下场。死也值得了。

    至于威宁侯和纪泽之间的事,更不是她一个区区丫鬟能左右的。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纪泽是在撇清,威宁侯也不是傻瓜。不可能这么轻易被糊弄过去。不过,纪泽是威宁侯唯一的子嗣,威宁侯再愤怒,也不会要了纪泽的性命。或许。像此刻这般处理才是最合适的

    躺在地上的小邹氏惨然一笑。闭上眼睛。

    泪水慢慢地溢出眼角。

    胸口处的剧痛,远远敌不过心里的荒芜和寒冷。

    她执意要为纪泽生个孩子,却没想到,这个孩子会成为她的催命符。令她无可辩驳只能羞愧耻辱地等待着死亡的命运。

    她更没想到,纪泽对她会如此绝情!

    威宁侯也没料到纪泽会是这样的反应。

    他紧紧地盯着纪泽,不放过纪泽脸上的半点神色变化:“如果不是你,邹玉娘肚子里的孽种是谁的?”

    纪泽皱了皱眉:“我平日公务繁忙,一个月也不过回府两三次。并不清楚内宅里的事,所以我不知道这个男子是谁。还请父亲见谅!不过。依我猜想,这个男子肯定是侯府的家丁或者侍卫。只要细心查证,不难找出这个人是谁。父亲若是信得过我,就将此事交给我。我一定会尽快的将这个人找出来。”

    推脱的干干净净!

    纪泽和小邹氏私下来往这么多年,不可能没有感情。到了关键时候,却毫不犹豫的舍弃了小邹氏,只为了保全自己。

    不愧是他的儿子,脸皮够厚心够狠!

    如果他还有儿子,今天绝不会放过纪泽!可惜威宁侯只有这么一根独苗,还要靠着纪泽继承爵位传宗接代。今天这口又苦又闷的怨气,只能忍了

    威宁侯扯了扯唇角,眼底满是寒意:“不是你就好。这个贱人背着我红杏出墙,还怀了孽种。今天我万万容不得她再活下去。你既然和她清清白白,那就证明给我看。”

    说着,将手中的刀送到纪泽的手中,简短的说了三个字:“杀了她!”

    纪泽终于微微变了脸色。

    他可以狠下心肠不理会小邹氏的死活,可以将所有事都推脱的一干二净。可是,让他亲手杀了小邹氏他实在下不了手!

    更何况,小邹氏的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这可是一尸两命。

    威宁侯却不肯放过纪泽,微微眯起眼睛,透出咄咄逼人的寒光:“怎么?你下不了手了?”

    那两道寒光,宛如锋利的刀刃,在纪泽的脸上一寸寸的掠过。

    这是威宁侯给他的教训和惩罚!今天他若是不接下这把刀不杀了小邹氏,威宁侯绝不会放过他。

    纪泽只能接过刀。然后,在威宁侯冷然的目光下,一步步走向小邹氏。

    小邹氏从听到“杀了她”三个字开始,就睁开了眼,然后眼睁睁的看着纪泽接过了威宁侯手中的刀,向自己走来。

    这把长刀跟随威宁侯征战多年,不知杀了多少人饮过多少鲜血。锋利的刀刃,闪着令人心悸的亮光。

    小邹氏的表情似笑又似哭:“玉堂,你真的要亲手杀了我么?你就不怕以后半夜会做噩梦吗”

    纪泽表情僵硬,右手愈发用力地握紧了刀柄。

    人到了临死前这一刻,反而没什么可怕的了。

    小邹氏竟然笑了起来,笑容扭曲,笑声凄厉而疯狂:“能死在你手里也好。记着动作快点,一刀毙命,让我少受点苦,死的痛快些。一定要把刀对准我的胸膛,千万别伤到我肚子里的孩子。黄泉路上,我和孩子一起相伴,也能少些寂寞”

    纪泽全身微不可见的颤抖了一下。

    “还听她说什么。快点动手,杀了她!”身后传来威宁侯冷厉的声音。

    纪泽咬牙,猛地挥起长刀。

    刀光一闪,深深地刺进小邹氏的胸膛。

    鲜血飞溅,宛如开出了一朵血花。小邹氏疯狂的笑声戛然而止。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