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六十四章 归来(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威宁侯到了院子外,简短的吩咐了一句:“你们各自散开,守着院子,不准让任何人逃出去。,”

    这些亲兵随威宁侯征战沙场,一个个身手高强。此时听令各自散开,将院子团团围住。别说是一个人,就是一只苍蝇也休想飞出去。

    威宁侯阴沉着脸站在院门口,用力踹了一脚,结实的木门被踹的裂开,再一脚,门啪地一声倒下。

    想到小邹氏,威宁侯的胸膛里燃起了熊熊怒火。

    两个月前,一个俏丽窈窕的少女出现在他的面前。她自称是含玉,是小邹氏的贴身丫鬟。

    当时的他十分意外。每个月小邹氏都会命人送家书来。几天前他刚收到了家书,小邹氏派这么一个水灵娇弱的丫鬟来做什么?难道是京城出了什么事?

    含玉在他面前跪下,将小邹氏最大的秘密娓娓道来。

    他一开始根本不肯相信也不愿相信。小邹氏贵为威宁侯夫人,怎么会做出与人私~通的事情?说不定是这个丫鬟挟仇报复,故意抹黑小邹氏。

    然而,含玉接下来的一番话却令他怒火汹涌不得不信。

    “侯爷,奴婢历经辛苦不远万里到边关来,就是为了将夫人做的丑事禀报给侯爷知晓。”面容苍白憔悴的少女跪在他的面前,神色却平静从容:“现在夫人已经怀了身孕,借着养病的名义躲在田庄里。侯爷只要回京城一看就见分晓。若是奴婢有半个字虚假,侯爷可以将奴婢碎尸万段。奴婢绝无怨言!”

    话语异常坚定坚决。

    他口中说不信,心里其实已经信了大半。

    含玉的最后几句话,更令他怒火焚烧:“夫人常年待在内宅。极少出府走动。侯爷难道就不好奇她到底和谁有了私~情么?”

    他忽然有了荒谬又可怕的预感,一向沉稳冷静自制的声音也颤抖起来:“那个男人是谁?”

    含玉抬眼,看向他的目光竟有一丝同情怜悯:“启禀侯爷,那个男子是您的亲儿子。”

    那一天,他将营帐里所有的东西都砸了,愤怒的咆哮声令人胆寒。

    含玉也被东西砸中,受了些伤。

    武将坐镇边关。没有兵部的公文,绝不能私自离开。可按着正常的流程申请公文回京,一来一回至少耽搁几个月。而他。根本一刻也等不下去了。

    他暗中找了替身,代替自己坐镇中帐。自己则领着二十多个亲兵悄悄回了京城。一个多月的日夜兼程,就算是男人也未必受得了。受了伤的含玉硬是撑着随他一起潜回了京城。

    到了京城后,他没有回府。只命心腹的亲兵暗中回府打探消息。

    确定了小邹氏在这处田庄“养病”之后。他再也无法忍耐,趁着夜色赶了过来。

    今夜,他就要亲眼见一见小邹氏!

    看看她此时的模样!

    如果真的如含玉所说,小邹氏此时应该怀着六七个月的身孕

    威宁侯用力地握紧腰际的长刀,阴沉着脸,大步走进了院子里。

    廊檐下的风灯闪着昏黄不定的光芒,照在威宁侯冷厉的脸上,闪着令人心悸的寒光。一个少女身影很快小跑着追了上来。

    威宁侯没有回头看。也知道是含玉追来了。纵然是在盛怒中,依然瞥了神色沉静的含玉一眼。

    这个丫头。胆子倒是不小!也不怕自己顺手杀了她灭口!

    东厢房里,烛台早已被吹熄了。

    几个丫鬟婆子听到外面的动静,几乎吓的晕厥过去。怎么办?这些歹人已经进院子了。她们今天是在劫难逃了!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那脚步声如同催命的钟声,在几个人的心头响起。

    门猛地被踹开了!

    众人吓的一个哆嗦。完了!她们几个的小命,今天是彻底完了!

    站在门口的男子面容模糊,手中握着寒光闪闪的长刀,冷冷道:“点灯!让邹玉娘出来见我!”

    邹玉娘,正是小邹氏出嫁前的闺名。

    年轻的丫鬟不认识男子,不过,年龄大些的管事婆子却依稀认出了男子是谁,倒抽一口凉气:“是、是侯爷!”

    是离开了京城十年多的威宁侯!

    他怎么会突然回了京城!还找到了这里来?

    完了夫人挺着那么大的肚子,什么狡辩也没用了!

    一个管事婆子哆嗦着点燃了烛台。威宁侯手执长刀走了进来,厉声问道:“邹玉娘人在哪里?”

    几个人被吓的手软腿软,齐齐跪了下来。其中一个婆子战战兢兢地应道:“奴婢几个人来的时候,夫人就没在这个屋子里。奴婢们也不知道夫人躲哪儿去了”

    话还没说完,就见刀光一闪,鲜血四溅。

    那个婆子甚至没来得及惨叫,便死了。

    其余的丫鬟婆子吓的脸色惨白,却没人敢尖叫,唯恐下一个被杀的就是自己。

    含玉此时也走了进来,她见到满地的鲜血,面容微微泛白,神色却并不惊惶。自从决意离开京城前往边关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将这条性命置之度外。

    威宁侯征战沙场,杀人无数,心狠手辣。根本没把区区几条人命放在眼里。妻子和自己的儿子私~通还怀了身孕,这样的丑事,威宁侯岂能容知情的人活在世上。

    杀人灭口是必然的!

    找到小邹氏的那一刻,大概也就是她命赴黄泉的时候。

    含玉轻声道:“侯爷,夫人听到了动静,必然是找地方藏了起来。这处院子就这么大,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找,总能找到夫人。”

    顿了顿,又看向那几个丫鬟婆子:“你们随我一起去找夫人。”

    当含玉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众人都僵住了。此时听到含玉的声音,才回过神来,哆哆嗦嗦地应了。

    含玉领着她们去找人。威宁侯没动弹,就这么拎着长刀站在屋子里,神色阴沉冷厉。

    鲜血渐渐流到了精致的雕花木床下。

    床底似传来一声细细的惊喘声。

    威宁侯眼眸微眯,看向床下。(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