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六十三章 归来(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会无端端的冒出这么一伙人?

    小邹氏听的心惊肉跳,勉强维持着平静应道:“这深更半夜的,也不知对方是什么来路,不能放他们进来。⊙頂頂點小說,将这些人撵走!”

    小邹氏怀孕的事根本不能让人知晓,特意挑了这处最偏远的庄子,庄子里除了一个管事和几个心腹丫鬟婆子外,根本没有侍卫。

    平日也就罢了,此时忽然出现了身份不明的歹人,立刻就慌乱起来。

    那守门的婆子也是心惊胆寒,苦着脸应道:“夫人,奴婢刚才撵了,可他们不但不肯走,反而用力的砸起门来。奴婢也没了法子,这才来禀报夫人”

    话音未落,就听咚地一声巨响。

    那是大门轰然倒地的声音!

    守门的婆子面色一白,声音里已经有了哭腔:“夫人,歹人砸了门进来了!”

    小邹氏的脸色也变了,全身无法抑制的颤抖起来:“先别慌,立刻找人去给世子送信。”

    突如其来的声响打破了寂静的夜色。

    沉睡中的丫鬟婆子几乎在同一时刻惊醒了,一个个面色惶惶惊恐不安,胆子大的立刻跑去小邹氏的屋子,胆子小的瑟缩着则躲到了床底下。

    含黛刚从厨房端着热水出来,便听到了那声巨响,心里突突一跳。不假思索的将那盆热水放到了地上,然后拎起裙摆拔腿就跑。

    还没等跑几步。身后便响起了低沉冰冷的声音:“站住!”

    是一个陌生的男子声音!声音中含着暴怒和杀气!

    含黛双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上,俏脸煞白。却不敢再动弹。僵硬的转过身来。

    印入眼帘的是一群穿着黑色夜行衣的男子。人数不算多,约莫二三十个,一个个身高力壮手持利刃面无表情,眼中闪着冷厉的杀气。

    说话的,是领头的那一个。

    此时天黑光线暗淡,看不清男子的脸孔,不过。从声音听来显然不算年轻了,至少也有四十多岁。

    男子的眼中闪着寒光,冷冷问道:“威宁侯夫人是不是藏身在这个庄子里?”

    老天爷!

    这些歹人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夫人虽然心狠手辣。却是常年待在内宅的妇人。怎么会和这么一伙凶神恶煞的男子结下了仇怨?尤其是领头的这一个男子,提到夫人的时候,咬牙切齿,仿佛是恨之入骨一般。

    深更半夜的。想找世子报信也来不及了

    含黛被吓的嘴皮子都不利索了。哆嗦了半天才应了声:“是。”

    “你在前带路!”男子的声音冷飕飕的。

    含黛硬着头皮说了句:“你是谁?找夫人做什么?这三更半夜的,哪有男子擅闯妇人闺房的”

    那男子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般,竟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声含着说不出的怨恨,听的后背直冒冷汗:“我是谁?这么多年没回京城了,竟连区区一个丫鬟也敢质问我是谁了!”

    这个男子的情绪显然十分激动。

    身后的一个侍卫鼓起勇气低声劝慰:“侯爷请息怒!侯爷十年多没回京城,夫人身边的小丫鬟认不出侯爷也是难免的”

    侯爷?

    含黛被吓的僵硬的头脑一时没回过神来,茫然的想道,是哪个侯爷?

    此时。男子身后走出一个苗条的身影,声音粗粝难听:“含黛。还不快些过来给侯爷行礼请安。”

    声音虽然变了个样子,语气却十分熟稔。

    含黛头皮发麻,颤抖着问道:“你、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个女子没吭声,只走近了几步。面容轮廓渐渐清晰,白皙俏丽,水盈盈的眼眸平静而深邃。

    含黛倒抽一口凉气:“含玉?!怎么是你!你、你、你不是死了吗?”

    竟然是含玉!

    怎么可能是含玉!

    明明已经死了的人,忽然出现在眼前。还有一群身份莫测诡异的男子,仿佛是传闻中的恶鬼索命。

    含黛惊恐的颤抖起来,忽然扑通一声跪下,连连磕头告饶:“含玉,当日是夫人命人仗毙了你。和我绝没有半分关系。你要索命就去找夫人吧!她就在后面院子的东厢房里”

    话还没说完,男子便大步走了过来。

    完了!

    含玉带了这么多恶鬼来,她这条小命彻底完了!

    含黛绝望地哭了起来,当男子走到她身边时,她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命运等等!他们从她的身边走过去,根本没杀她!

    含黛惶惑茫然地睁开眼。

    含玉看着几乎吓破了胆子的含黛,轻声道:“含黛,我没死,你不用害怕。当日夫人命人将我打地奄奄一息,让人暗中将我送走。我侥幸逃了出来。后来,我不远万里去了边关,找到了侯爷。将夫人所有的秘密都禀报给了侯爷。”

    “侯爷震怒之下,暗中领了几十个亲兵回京城,我也随着侯爷一起回来了。其实,两天前侯爷就到了京城。侯爷没急着回府,暗中命人联系府中的侍卫,查探到了夫人的下落,然后趁着今夜到了田庄来,逮夫人一个出其不意!”

    “含黛,你若是想活命,一定要机灵点。待会儿不管侯爷问什么,都要如实禀报,绝不能有半个字隐瞒。”

    含黛惊魂未定,听了这么一大通话,终于回过神来。

    含玉没有死。

    含玉只身去了边关,将夫人所有的事都禀报给了侯爷也就是说,刚才领头的那个中年男子,就是威宁侯!

    怪不得他如此震怒暴戾。任谁知道自己的妻子暗中和人私通还怀了身孕,都会怒不可遏。更不用说,小邹氏私通的人还是威宁侯的亲生儿子!

    这么骇人听闻的丑事,威宁侯绝不会容任何人传出去!不止是她,这个田庄里的所有人都会被灭口!

    想及此,含黛全身都冒出了冷汗,想起身逃跑,全身软软的没半点力气。就这么瘫软在地上。

    含玉看了含黛一眼,然后独自追了上去。

    这一天,她已经等了太久了!

    (未完待续。。)

    ps:越来越喜欢含玉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