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六十章 恳求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早上,许家母子三人一起去了这处宅院。赵管家也随之同行。

    进了宅院转一圈,母子三人俱都心中满意。邹氏喜欢这处宅子宽敞明亮,许徵中意书房,许瑾瑜最喜欢的却是内宅后面的园子。

    户部掌管着全国的赋税钱粮,户部官员在六部中油水也是最多的。一个小小的主事家资也十分丰厚。

    园子不大,远远比不上威宁侯府或安国公府。不过,修整的十分精致,颇有些江南园林的雅致意境。假山流水,九曲回廊,奇花异草,园中修筑的两层亭阁更是点睛之笔。

    八千两买这一处宅院,实在是划算。光看这一处园子,也值这个价了。

    许徵当即做了决定,买下这处院子。

    今天先付一部分定银,过几日去官衙办理户籍变更的手续,再付齐所有的银子。以后许家在京城也算安家立足了。

    付了定银后,母子三人心情俱都好极了,找了家颇有名气的酒楼吃了午饭,才回了邹家老宅。

    刚踏进邹家大门,就见门房管事急急的迎上前来禀报:“威宁侯府的三小姐打发人来送信,说是有急事,请你们去威宁侯府一趟。”

    纪妤能有什么急事?

    邹氏心里暗暗疑惑,口中应了下来,立刻又吩咐马车去威宁侯府。

    一路上,邹氏免不了要猜疑几句:“威宁侯府近来风平浪静,妤姐儿忽然命人请我们过去,不知会是什么事?”

    难道是威宁侯已经悄悄回到京城了?

    许瑾瑜的心中飞快地闪过这个令人雀跃振奋的念头,口中随意地应道:“算算时间,表嫂也该临盆了,妤表妹特意请我们过去,说不定就是为了此事。”

    邹氏想了想笑道:“你猜的应该没错,十有八九是为了小顾氏生产的事。”

    自从许家母子搬出威宁侯府之后,和威宁侯府之间的走动并不频繁,只维持着亲戚之间应有的来往罢了。

    每隔两天。周勇就会暗中命人送一份消息来。因此,许瑾瑜对威宁侯府里的事称得上了如指掌。

    这几个月来,顾采蘋在田庄里养胎,小邹氏也以养病的名义离开侯府。诺大的威宁侯府只剩下纪妤和纪泽。纪泽忙于公务和应酬。回府的时间并不多,说起来,算是纪妤一个人撑着威宁侯府的内宅。

    纪妤本来就不算聪慧伶俐,又从未接触过内宅琐事,一开始免不了手忙脚乱。幸好小邹氏留了几个有经验的管事妈妈帮衬理事。这才没出多少岔子。

    当然了,和小邹氏在时的井井有条相比差的远了。

    ......

    半个多时辰后,许瑾瑜和邹氏许徵赶到了威宁侯府。

    不出所料,纪妤果然是为了顾采蘋即将临盆的事才特地邀了许家母子前来。

    “姨母,瑾表姐,我今天特意请你们过来,是有件要紧的事和你们商议。”

    经过这几个月的磨练,纪妤明显成熟了不少,说话也有条理多了:“大嫂就快临盆了。大哥公务繁忙,无暇去陪伴大嫂。可大嫂身边总不能没人陪着。所以,我想去田庄住几天,等大嫂平安生下孩子再回府。这么一来,府里就无人照管。”

    “我本该请大姐二姐回来,可是二姐怀着六七个月的身孕,大姐是长媳,要伺候公婆照顾孩子和姐夫的衣食起居,也无暇回府。我思来想去,能求的人也只有你们了。”

    原来,纪妤是打算去田庄陪顾采蘋。请邹氏和许瑾瑜在威宁侯府里住上几日,帮着照拂内宅琐事。

    邹氏自打知道小邹氏和纪泽用心险恶之后,再也不想踏进威宁侯府半步。可纪妤如此诚恳的提出请求,她一时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婉拒......

    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

    邹氏迟疑的看向许瑾瑜许徵兄妹两人。

    许徵显然不太赞成。略一皱眉。

    许瑾瑜的反应却大大出人意料,笑着一口应下了:“亲戚之间本就该守望相助,这点小事不算什么,我们答应就是了。”

    邹氏和许徵心中暗暗惊讶,不过,他们两个都很清楚许瑾瑜的性子。既是一口应下了。必然有其用意。

    纪妤见许瑾瑜答应的爽快,顿时松了口气,笑着道谢:“多谢瑾表姐。”

    “要说谢,也该是我们说才对。去年我们从临安到京城来,在侯府可是住了半年多,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呢!”

    许瑾瑜抿唇一笑,话语柔和顺耳:“说起来,我也有几个月没见过表嫂了,心里也一直惦记着。不如我陪你一起去田庄吧!侯府里有娘坐镇就行了。”

    纪妤不疑有他,欣然笑道:“你肯陪我一起去,我求之不得呢!”

    许瑾瑜已经点头答应了,邹氏也不好再说什么,顺水推舟地说道:“府里有我一个人照应就行了,你们两个一起去田庄,正好做个伴。”

    最后,只剩下许徵了。

    许徵正要说话,就听许瑾瑜笑着说道:“大哥每天要去翰林院里学习,就不必朝这边跑了。反正,内宅的事你一个男子也帮不上忙。”

    为了谨慎起见,许徵和纪泽还是少碰面为好。

    许徵心领神会,立刻附和道:“妹妹说的对,我就不过来了。等表嫂的孩子平安临盆了再来登门道贺。”

    纪妤自然没什么异议。

    许瑾瑜故作不经意地问道:“对了,妤表妹,你打算去田庄陪表嫂的事,和世子商议过了么?”

    纪泽心狠手辣,说不定打着留子去母的主意,准备在顾采蘋生产的时候做些手脚之类的。怎么肯让纪妤去田庄碍手碍脚!

    这事十有八九是纪妤自作主张!

    果然,就听纪妤得意地说道:“这事是我想了几天才决定的,还没来得及告诉大哥呢!我打算悄悄去,到时候给大哥一个惊喜!”

    惊喜?

    惊吓还差不多!

    许瑾瑜弯了弯唇角,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妤表妹一片苦心,我想,世子到时候一定会非常‘惊喜’。”

    纪妤听了这些话,心里十分得意。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