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九章 离京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户部被下狱的官员近三分之一,自秦王接管户部以来,还是第一次遭受这样的重挫。頂點小說,

    一时间,秦王党羽人心惶惶。不过,他们根本没有见秦王的机会,这三天内,秦王一直待在府里收拾打点行李,所有登门的官员一概不见。

    三天后,太子秦王一起离京启程。

    魏王楚王代皇上相送。兄弟四人在一众送行的官员面前上演了一出“兄弟情深”的好戏。

    楚王和太子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感情素来深厚。楚王对太子的依依不舍殷切叮嘱大半都是真心的,魏王和秦王握手道别的一幕,就不那么自然了。

    不过,秦王魏王演技高超,愣是表现的比楚王和太子还要依依难舍。

    陈元昭身为大燕最年轻出色的武将,自然也在送行之列。他和几个武将站在一旁,冷眼看着秦王等人惺惺作态,心里暗暗冷笑一声。

    装模作样!

    明明心里恨不得对方早些死,面上却一个比一个情深意重。简直令人作呕!

    兄弟道别的好戏终于告一段落。眼眶泛红的楚王魏王退开了。陈元昭走上前,对太子和秦王拱手,话语异常简洁:“殿下珍重!”

    太子朗声笑道:“等孤回京城之日,再和子熙痛饮一番。”

    陈元昭扯了扯唇角,算是应下了。心里却哂然一笑,这次山东之行,太子有去无回。承诺的同席共饮。只能等下辈子了。

    秦王眼角余光瞄到太子容光焕发的脸孔,眼中迅疾的闪过一丝冷意。

    不远处的魏王,一脸温和的笑意。

    文弱善感的楚王。用袖子悄悄擦了眼泪。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能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太子和秦王离京前往山东一事,动静着实不小,很快就传遍了京城。

    邹氏免不了要在许瑾瑜面前絮叨几句:“那些户部官员个个都该被砍头。朝廷拨的赈灾钱粮,他们怎么敢暗中伸手贪墨?听说山东饿死了好多人,真是作孽”

    许瑾瑜默默的听着。

    如果没有秦王这个幕后黑手。事情怎么可能演变至这一步。

    真正的罪魁祸首是秦王才对。为了一己私欲,不顾百姓死活,不顾江山社稷安稳。心思狠辣手段阴险。

    这样的人,绝不能容他坐上皇位。

    前世秦王暗中刺杀了太子,自己同样身受重伤,也一跃成了众人眼中最佳储君人选。一时风光无限。却不料。素来低调示人的魏王竟暗中搜集了秦王刺杀太子的证据,在皇上面前揭穿了秦王的真面目。

    皇上勃然大怒,将秦王赐死。

    秦王在前世尚且未能如愿,这一世多了知悉一切的陈元昭,等待他的必然没什么好下场

    母女两个正说着话,赵管家来了,精神奕奕地禀报:“大小姐,老奴这几个月一直命人打听附近是否有宅院出售。今天终于有了消息。有一处三进的宅子要卖,离这里只隔了两条街。”

    汴梁是京城。也是大燕最繁华的城市。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肯变卖住处。想在汴梁置办宅院不是易事。邹氏从年前就吩咐赵管家找人打听,直到今日才有了消息。

    邹氏立刻来了精神,忙细细地问了起来。

    这处宅子颇为宽敞整洁雅致,据说前一任主人是户部里的一个主事,因为贪墨下了狱。家眷为了凑银子救人,急着要将宅子卖掉。原本至少也能卖一万多两的宅子,现在只卖八千两。

    赵管家笑着说道:“三进的大宅子,只卖八千两实在不算贵了。如果不是这家遇到了这种事,绝不会以这样的价格卖宅子。大小姐若是有意,不妨亲自去一趟看看,满意了就买下。”

    邹氏笑道:“这等大事,总得问过徵儿的意思。等他回来再商议。”

    按着惯例,一甲的新科进士会被留在翰林院里。一开始没什么正式的官职,先观摩学习半年左右。半年后,才会有正式的官职任命。

    许徵每天早出晚归。若是遇到有同僚应酬,回来的就更迟一些。

    邹氏和许瑾瑜吃过晚饭后,又等了一个时辰左右,许徵才回了府。

    “大哥,你今天又喝酒了!”许瑾瑜闻到许徵身上浓浓的酒气,有些无奈,更多的却是心疼。

    许徵进了翰林院之后,酒席应酬多了不少。短短几天,几乎每天晚上都是一身酒气的回来。

    许徵不无自嘲地笑了一笑:“我该庆幸,同僚们酒席应酬没把我落下。”

    他这个新科状元,原本该是少年得志春风得意。却因为拒婚一事,惹得皇上心中不喜。众人口中夸赞他有情有义,私下里不知多少人取笑他不识抬举,放过了一步登天的好机会。

    他一进翰林院,就成了众人眼中的异类。

    酒宴应酬没把他落下,也不是因为众人想和他结交,更多的是想看看“传闻”中不肯做驸马的许状元是何许人而已。

    众人对他的际遇又嫉又羡,出于某种复杂微妙的心思,都很乐意在酒席上将他灌醉,最好能一睹他喝醉后的丑态

    许徵不肯说这些,很快扯开了话题:“山东灾情严重,太子和秦王一起前往山东巡视赈灾。就在今天早上出发离京,估摸着至少也得半年左右才能回京。”

    许瑾瑜最是细心敏锐,早已察觉到许徵有心事。不过,当着邹氏的面不便追问,很配合的转移话题:“这事我和娘也知道了。还有个意外的好消息,我们想买宅院的事也有着落了。今天晚上特意等你回来,就是想和你商议此事呢!”

    许徵有些意外,笑着问道:“哦?这院子在什么地方?卖价如何?”

    待知道这是一个户部主事的宅院急着发卖时,许徵不由得哑然失笑:“这倒是巧了。明日我正好休沐,一起去看看宅院如何,若是觉得不错,就买下吧!”

    长期借住在邹家老宅也不是法子。先买了宅院收拾布置,等曹萦出了孝期成亲正合适。(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