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七章 兄弟(三)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那一夜发生的事,早已成了纪泽心里解不开的结。平日和秦王绝口不提相安无事,其实心里从未有一刻忘怀过。

    秦王冷不丁地提起这一茬,纪泽的面色再也无法维持镇定,既尴尬难堪,又觉得无比的羞辱:“殿下说笑了,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秦王看着纪泽,若有所指地说道:“我只是随口说笑罢了,你不必紧张。你追随我多年,对我一直忠心耿耿,我对你岂会生出疑心。”

    若是真的信任如初,又怎么会借着玩笑话来警告提醒他?

    纪泽心中暗暗冷笑,敛容应道:“殿下如此信任我,我一定不会辜负殿下。”

    秦王舒展眉头,笑了一笑:“等我做了储君,他日坐了龙椅,你就是我大燕朝最年轻的大将军!”

    军中有许多将领,可大将军的称呼只有一个。做了大将军,也就意味着成为大燕军中第一人!

    男儿活一世,当鲜衣怒马手握兵权。站的越高,看到的风景越美妙。

    纪泽的眼中闪出了异样的光芒,拱手道:“我一定会全力辅佐殿下登上皇位,绝不会有二心。如违此誓,就让我横尸街头不得善终!”

    “玉堂何必发这样的毒誓!你说的话,我自然是相信的。”秦王看似随意地笑道:“再者说了,这世上也唯有我能实现你心底真正的愿望。”

    最后一句话说的意味深长。

    纪泽听的心惊肉跳,下意识地抬头看向秦王。

    秦王漫不经心地问道:“对了,小顾氏也快临盆了吧!你已经二十六了,至今还没有子嗣。希望小顾氏能一举得子,为纪家开枝散叶。”

    ......秦王到底知道了什么?为什么句句都像是别有用意?

    纪泽心里惊疑不定,口中笑着应道:“承殿下吉言,我也盼着她能生个健康活泼的儿子。”

    秦王眸光一闪,唇角似笑非笑:“小顾氏看着就是个有福气的,这一胎说不定会是双生子。”

    纪泽心中如惊涛拍岸惊骇不已,脸上的笑容也变的僵硬起来:“殿下说笑了。”

    听秦王的语气。分明是已经窥破了他和小邹氏之间的隐秘。

    秦王一定是在威宁侯府里安插了眼线,或许这个眼线就是小邹氏身边贴身伺候的人......

    纪泽神情僵硬笑容勉强,秦王看在眼里,心中愈发了然。却不说破。很快便又扯开了话题,和纪泽商议起了山东一行的具体“细节”。

    纪泽暗暗松了口气,心中对秦王更多了几分忌惮。

    ......

    魏王府离秦王府只隔了几条街。

    比起秦王府的夜夜笙歌,魏王府却显得安静多了。

    魏王慕容晅年幼时患了腿疾,后来虽被治好了。走起路来却和常人有异。说的直白点,就是一条腿已经瘸了,站着坐着都看不出来,走路时却一瘸一拐,十分不雅。

    也因此,魏王极少在人前露面,平日大多待在魏王府里读书。在百官心中,这位魏王殿下的存在感很弱,还不如年幼的楚王。

    论相貌,魏王是兄弟中最出色的。剑眉星目,挺鼻薄唇,堪称美男子。脾气也颇为温和,不显山露水。只有极亲近的人才知道魏王才智出众,丝毫不弱于秦王。

    这一个夜晚,太子府和秦王府都很忙碌。魏王府却十分安静。

    子时过后,夜幕低垂,万籁俱寂。

    魏王府的后门悄然开了,几个身影从后门进了魏王府。领先的青年男子,身材高大。英俊冷厉,赫然是陈元昭。

    周聪和几个侍卫紧随在陈元昭身后。

    陈元昭显然不是第一次来魏王府了,不疾不徐的身影几乎和暗夜混为一色。很快就到了魏王的书房外。

    没等陈元昭敲门,书房的门就开了。

    容貌俊美性情温和的魏王站在书房门口。亲自相迎:“子熙,你可总算来了。我等你整整一个时辰了。”

    话是这么说,语气里却全无责怪之意,反而显得亲切随意。

    比起处处礼贤下士装模作样的秦王,魏王的随和更似与生俱来,让人很容易生出亲近之心。

    陈元昭扯了扯唇角:“为了避人耳目。我一直等到子时才离开军营,所以来的迟了。连累殿下久等了。”

    魏王毫不介怀地笑了笑,让开几步:“进来再说。”

    陈元昭迅速闪身进了书房。

    书房里燃了几盏烛台,照映得书房里亮堂堂的。

    魏王和陈元昭相对坐着,有意无意地压低了声音:“子熙,今日下午父皇在崇政殿里看奏折的时候,大发雷霆。又召了大哥和三弟前去。看来,山东官员贪墨钱粮致使百姓流离失所饿殍遍野的事情藏不住了。父皇已经知道了!”

    短短几句话里,足以能看出魏王不是普通之辈。

    崇政殿里发生的事,不过半天时间,就已经传到了魏王的耳中。很显然,魏王在宫中有眼线。

    陈元昭毫不意外,沉声说道:“皇上大发雷霆,必然要派人去山东收拾残局。要么派太子前往,要么就是秦王。”

    魏王眸光一闪,不无自嘲地笑了笑:“是啊,父皇的心里只有大哥和三弟,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我这个走路不便的儿子。”

    大哥是太子,是大燕名正言顺的储君。

    三弟贤名在外,掌管户部,最得父皇器重。

    年幼的五弟是皇后所出,自小身子骨就弱,也最得父皇偏爱。

    相较之下,他这个魏王存在感实在太薄弱了。生母早亡,又不得父皇欢心......说到底,还是要怪这条不中用的右腿。如果不是患有腿疾,如果不是行走不便,父皇又怎么会这般不待见他?

    魏王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俊美之极的脸孔瞬间有些扭曲。

    不过,只短短刹那的功夫,魏王又恢复如常,看向陈元昭:“我虽不受宠,总算是正经的皇子。真正委屈的人是你才对。同是父皇的血脉,却不能正大光明的表露身份,只能叫安国公一声父亲。”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