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六章 兄弟(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当秦王踏进崇政殿的时候,迎接秦王的是皇上的滔天怒火,以及太子看似关切实则幸灾乐祸的目光。

    秦王并未慌了手脚,走上前行礼:“儿臣见过父皇。父皇特意召儿臣来,不知有什么事......”

    话还没说完,一份奏折便扔了过来,啪地一声落在地上。

    “你将这份奏折好好看一看!看看里面都写了什么!”皇上的声音里满是山雨欲来的怒意。

    秦王心中早已猜到会是什么,面上很自然地挤出了惊惶不安的表情,捡起奏折看了起来。看完之后,脸上陡然变色,扑通一声跪下了:“父皇息怒!儿臣对此事一无所知,一定是户部有人和山东官员暗中勾结,欺上瞒下,贪墨了钱粮。致使山东饿死了这么多人......”

    “一无所知?说的倒是轻巧!”

    皇上用力一拍桌子,霍然起身:“朕对你信任有加,将赈灾一事交由你全权负责,你就是这样负责的吗?你真是太让朕失望了!”

    秦王额上冒出了涔涔冷汗,神色中满是惊惧,深深地磕头:“一切都是儿臣的错,请父皇责罚!”

    皇上面色铁青,张口怒骂道:“朕就是杀了你,也换不来这么多百姓的性命!大灾之年,若是赈灾不力,最易生出民乱。山东离京城有数千里之遥,说不定早就闹了民乱,只是还没传到京城来......”

    一个气血上涌,皇上的身子晃了一晃。

    太子眼疾手快的扶住了皇上,焦急的说道:“气急伤身,请父皇息怒,一定要保重龙体。事情已经这样了,再生气发火也于事无补。接下来该想的是怎么解决补救。”

    皇上深呼吸一口气,慢慢缓过劲来。

    跪在地上的秦王一脸沉痛自责的说道:“千错万错都是儿臣的错,闹出这等大祸,儿臣愿意亲自去山东一趟,亲自赈灾拨粮安抚百姓。山东一日不稳。儿臣一日不回京城。还请父皇应允!”

    这话说到皇上的心坎里了。

    山东闹出了这么多的事来,仅仅靠当地的官员肯定不行了。必须要派人前去收拾这个烂摊子。

    不过,秦王并不是最好的人选。

    这等安抚民心的事,由太子出面才是最合适的。既能安抚百姓。又能在朝野间留下好名声......若是由秦王去了,以后这大燕朝的百姓岂不是只知有秦王不知有太子了?

    皇上平日再偏宠秦王,在此等大事上却并不糊涂。

    想及此,皇上的目光掠过太子的脸。

    太子也不是傻瓜,几乎立刻就察觉到了这是一个绝佳的好机会。收拢人心是其一。最重要的是彻查此事,让风光的秦王狠狠栽一回跟头。

    若是任由秦王前去,秦王肯定会暗中做些动作,抹平这件事带来的恶劣影响。所以绝不能让秦王去山东!

    太子跪下请命:“儿臣愿意赴往山东赈灾安抚民心,为父皇解忧!”

    秦王垂着头,无人看到他眼中闪过的冷笑。太子主动请缨最好,他费尽心思设了这么大局,就是为了引太子出京......

    “父皇,大哥身为储君,前往山东名正言顺。儿臣不敢和大哥争抢。”秦王的声音里充满了悔恨和自责:“儿臣愿意陪同大哥一起前去,否则,儿臣于心难安,求父皇恩准!”

    皇上怒火稍稍平息,却没有立刻应下,淡淡说道:“这样的大事,朕要先考虑考虑。你们两个先退下,等明天上朝了,朕自会颁旨!”

    太子和秦王一起应了,秦王起身。和太子退出了殿外。

    ......

    从光线暗淡的殿内乍然到了外面,阳光明亮的几乎刺目。

    秦王惯常的笑容消失无踪,面色晦暗难看。

    太子看在眼里,心里畅快极了。故意叹口气安慰道:“三弟,此事一定是户部的官员欺上瞒下,暗中勾结山东官员,贪墨了钱粮。你一个人掌管着户部,难免有体察不周之处,这也怪不得你。父皇现在在气头上。所以刚才责骂你一通,你别放在心上。等父皇气头过了,肯定就不会再怪你了。”

    “只要父皇答应让我去山东,我一定会彻查此事,将那些胆大包天的贪墨官员都揪出来,还你一个清白。”

    秦王扯了扯唇角,眼里却没有半点笑意:“多谢大哥美意。”

    太子拍了拍秦王的肩膀,一派兄弟情深的架势:“兄弟两个说谢也太见外了。希望父皇能答应我们两人的请求,让我们一起去山东收拾残局。”

    是啊!这也是我由衷的期望。

    秦王心中闪过一丝冷笑。

    兄弟两人一起出了皇宫,一个回了太子府,紧急召见所有幕僚商议对策。另一个回了秦王府,同样暗中召集了心腹的下属。

    夜幕降临,秦王府的书房里悄然多了一个人。

    秦王见纪泽来了,冲纪泽微微点头。纪泽心领神会,并不出声,只默默的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献策。

    过了许久,秦王才让众人散了,独自留下了纪泽。

    “玉堂,我们的计策已经奏效了。”秦王压低了声音,眼中闪过近乎疯狂的自得和狠戾:“父皇勃然大怒,太子主动请缨去山东,我也随着一起去山东。接下来一切就要看你的了。”

    纪泽眸光一闪,毫不犹豫地应道:“殿下请放心,我从去年就开始暗中布置,只要太子出京城,就再也没机会活着回来了。”

    顿了顿,又低声道:“不过,殿下这个计策风险太大了。太子身边侍卫众多,死士们为求刺杀成功必然会竭尽全力,动起手来根本不会留什么余地。万一真地伤着殿下了怎么办?”

    秦王对自己也同样的心狠手辣,淡淡说道:“伤的重一些也没关系。富贵险中求,我要图谋的是储君之位,只要能除掉太子又不会惹来父皇疑心,就算受重伤也是值得的。”

    说着,又抬头看向纪泽,半开玩笑的说道:“你若是对我还心怀不满,趁机让人要了我的命,我也不会怪你。”

    纪泽:“......”(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