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五章 兄弟(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安宁公主招驸马一事,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落了幕。,

    事关皇家颜面,宫里的宫女太监们不敢明着议论,私下里却免不了要嘀咕几句。诸如“这个许状元真是太傻了竟放过了一步登天的大好机会”“安宁公主对许状元真是一往情深”“贤妃娘娘被皇上怒斥丢了颜面以后长乐宫里的人可要跟着倒霉了”。

    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安宁公主原本病就没好,经此一事打击,更是卧床不起。

    叶皇后装模作样的探病了两回,表现的忧心又关切,心里却畅快极了。

    她和纪贤妃明争暗斗多年,秦王贤名远扬,最得圣眷,将身为储君的太子慕容旸比的黯然无光。安宁公主是皇上幼女,皇上素来疼爱安宁公主。虽说她是六宫之主,可纪贤妃凭借着一儿一女在宫中稳稳的站住了脚跟,成了她的心腹大患。

    她每每想及纪贤妃母子,她的心里都恨的咬牙切齿。

    这一回安宁公主被拒婚,纪贤妃又被皇上怒骂,可谓是面子里子一起丢的干干净净。叶皇后岂有不高兴的道理?

    陈元昭是叶皇后的姨侄,许徵是陈元昭的舅兄,这么算来,许徵也算是太子派系的人了。

    叶皇后私下召了太子进宫,叮嘱太子好好照拂许徵:“纪贤妃此人心胸狭窄锱铢必较,以后绝不肯放过许徵。她要对付许徵,我们就反其道而行之。暗中保住许徵。”

    不说别的,留着许徵给纪贤妃秦王添添堵也是好的嘛!

    太子也觉得此事极妙,欣然点头应了:“此事就交给儿臣好了。”

    叶皇后笑着点了点头。又低声说道:“秦王最擅揣摩圣意投其所好,你虽是储君,在你父皇的心里未必及得上秦王。以后行事要多迎合你父皇的心意。”

    提起秦王,太子脸上的笑容收敛了几分,沉声说道:“母后放心,儿臣知道该怎么做。”

    大燕的天下是他的,秦王想和他争夺皇位简直是痴心妄想!

    皇上坐在崇政殿里。沉着脸看着奏折。

    在一旁伺候的几个太监俱都知道皇上这几日心情不佳,战战兢兢地站着,无人敢在此时发出半点动静。唯恐被迁怒。

    崇政殿里一片安静。只有皇上翻动奏折的声音。

    “混账!”皇上不知看到了哪一份奏折。啪地一声将奏折扔到了地上,脸孔气的铁青:“一群混账东西!”

    几个太监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在皇上气头上劝慰什么。

    皇上的胸膛急剧地起伏了几下,眼中满是怒火:“来人。去把秦王召来!”顿了顿又说道:“将太子也召来!”

    立刻有人领命退下了。

    秦王领着户部的差事。这个时候肯定在户部官署里,来回至少也得半个时辰。太子今日进宫探望叶皇后,就在延福宫里,倒是很快就来了。

    太子进了崇政殿,目光一扫,不由得暗暗心惊。

    一份奏折被扔在地上,皇上面色阴沉难看。

    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奏折,竟惹得皇上大发雷霆!

    “儿臣见过父皇!”太子恭敬地请安。又关切地问道:“不知父皇为了什么事发火?”

    皇上的声音里犹有怒气:“你将奏折捡起来看看。”

    太子领了命,蹲下身子。将奏折捡起。然后翻看起来,越看越是心惊,神色也渐渐凝重起来。

    半晌,皇上才冷冷问道:“这奏折上的事,你之前可曾听闻?”

    太子敛容应道:“回禀父皇,这些事儿臣并不知情。儿臣只知道山东闹了旱灾,山东布政使上了折子求朝廷赈灾,父皇命户部拨钱粮,山东有了银子粮食救济,没有出现饿死人的事,灾情也基本稳住了”

    “稳住?”皇上冷笑一声:“朕也以为灾情稳住了。可你看看这些山东地方百姓们联名上书的奏折,上面写的是什么!”

    “朝廷拨下去的银子被贪墨了大半,赈灾的粮食不是新粮也不是隔年的粮食,而是放了多年早已发霉变质的陈粮。就这样,还有许多百姓领不到粮食,活生生的被饿死。百姓们为了逃荒,离乡背井远走他乡。为了一口粮食,甘愿卖儿卖女。竟然还出现了易子而食的惨剧。饿殍遍野,惨不忍睹。”

    皇上的语气渐渐激动,蕴含着骇人的怒火:“朕继位二十多年,不敢说是治世明君,至少不是昏庸无用的皇帝。还从未出现过这等骇人听闻的事情!现在连人吃人的惨事都有了,朕真的可以‘流芳千古’了!”

    说到最后一句,皇上咬牙切齿,额上青筋毕露,显然愤怒之极。

    太子听到心里突突乱跳。

    怪不得皇上如此愤怒!原来山东的灾情已经如此严重了。

    这些山东官员也是胆大妄为,平日里贪墨也就罢了,连赈灾的钱粮也敢贪。如今事情闹到这一步,皇上雷霆之怒下,不知要有多少官员人头落地!

    太子震惊之余,心里不免又暗暗窃喜。

    拨钱粮赈灾一事,是有户部负责的。户部主事的人是秦王,此事秦王绝对脱不了干系

    太子心念电转,口中说道:“还请父皇息怒,不要因为此事气坏了龙体。”

    “朕怎么能息怒!”皇上冷冷说道:“此事一直由秦王负责,朕今日倒要亲自问一问秦王,这些事他到底知不知情!”

    太子假意为秦王求情:“三弟做事一向精明仔细,此次一定是被下面的官员联手蒙蔽了,才会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太子看似为秦王说情,实则没安什么好心。户部掌管朝廷赋税钱粮,自秦王接管户部之后,将户部经营的滴水不漏,太子想安插人手进去,一直没能成功。

    如今出了这样的纰漏,太子当然不会放过落井下石的好机会。先剪除掉秦王在户部的羽翼,等户部腾出了空位来,再安插自己的人手就方便多了。

    皇上冷哼一声:“你不用为他求情。等他来了,朕自要问个明明白白!”(未完待续。。)

    ps:皇位之争正式开始,下面将是本书最精彩**的部分。每天两更,一更两千字。大家看到精彩处,别抱怨更的慢更的少之类的。因为我想写的精彩,只能精细的慢慢的写~o(n_n)o~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