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四章 余波(三)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午饭后,许徵将陈元昭叫到了书房。…,

    许徵将金銮殿上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皇上没有当场发怒,依然点了我为状元。不过,宫宴才到了一半,皇上就退席了。我一大早就让人送信给你,是想让你有个心理准备。万一以后皇上怪罪迁怒于我,还请你护住我娘和妹妹”

    陈元昭眸光微闪,淡淡地打断了许徵:“放心,有我在,她们一定会安然无事。”

    换了别人说这样的话,难免会显得张狂。可由陈元昭说来,却是那样的自信和理所当然。

    许徵郑重道谢:“谢谢你!”

    陈元昭挑了挑眉:“阿瑜是我未婚妻,我保护她是天经地义的事。何需你道谢?”

    这话说的不算客气,许徵却听的异常顺耳舒心。

    陈元昭又说道:“你也不用太过忧心。皇上是一朝天子,不能全以一己好恶行事。就算心中不喜,也不会出手对付你,免得落人口舌。”

    陈元昭说的直接,许徵应的也坦然:“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现在是凡事做好最坏的打算。万一有那么一天,至少不会牵连家人。”

    陈元昭看着许徵,意味深长地说道:“这几年内,你免不了会受些委屈,皇上是不会重用你了。等熬过这几年,自有大好前程。”

    许徵只以为陈元昭是安慰自己,笑着叹道:“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就算皇上归天新皇登基,对我这个不肯做驸马的状元也绝不会有什么好感。什么大好前程我是不敢想了。只希望能平安度日,不要再出什么乱子才好。”

    陈元昭扯了扯唇角。没有再说什么。

    许徵去了一桩心事,整个人也随之轻松不少:“你这么大老远的跑过来,还得赶着回军营,着实辛苦了,我就不多留你了。”

    陈元昭却没动弹,看了许徵一眼。

    许徵会意过来,咳嗽一声道:“你若是不急着走。就去见一见妹妹。”

    陈元昭眉头舒展开来:“也好。”

    陈元昭轻车熟路的进了许瑾瑜的院子。

    许瑾瑜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慢悠悠的晃着秋千。见到陈元昭大步进来,许瑾瑜半点都不惊讶。冲他微微一笑。

    春日和煦,春风徐徐。树枝茂盛,绿叶葱茏。

    秋千上的少女巧笑嫣然,浅绿色的裙摆在风中飘扬。

    陈元昭冷峻的脸孔瞬间柔和了许多。走到秋千旁。很自然地接过了推秋千的美差。初夏和芸香识趣地退到了廊檐下。

    许瑾瑜什么都没问,陈元昭也就什么都没说,稍一用力,将秋千推的高高飞起。

    许瑾瑜一声惊呼,旋即口中溢出一串欢快的笑声。

    陈元昭的心里被陌生的柔软挤的满满的。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岁月静好吧!真希望时间永远地停驻在这一刻

    待秋千停下来时,许瑾瑜的额上和手心已经冒出了细细的汗,扭头看他,声音娇嗔:“你推的这么高。真是吓死我了。要是不小心摔下来破了相怎么办?”

    再冷静再理智的少女,在心上人面前也会变的娇气起来。

    这是因为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分量。纵使是蛮不讲理,对方必然也是乐意宠着自己的。

    解风情的男子在这种时候,应该深情款款地俯下头,用富有磁性的声音说道:“就算你破相了,也依然是我心目中最美的女子。”

    可惜,陈元昭从来不会甜言蜜语:“有我在,怎么会让你摔下来!”

    典型的陈元昭式回答。

    许瑾瑜想板着脸孔,眼中却已流露出了浓浓的笑意:“不和你胡扯了。大哥刚才已经把事情都告诉你了吧!”

    陈元昭点点头,说道:“我对他说了,不用太过担心。皇上就算看在我的颜面上,也不会为难他的。”

    陈元昭的身世秘密,知道的人极少。如果许徵知道陈元昭其实是皇上的私生子,大概也就不会那么忧心忡忡了。

    陈元昭和许瑾瑜定了亲,许徵是陈元昭的大舅兄。从血缘关系上来说,许家也是皇上的亲家。皇上再不快,也不可能对许家动手。

    许瑾瑜一开始有些慌乱,静下心来,也就想通了其中的道理,笑着嗯了一声。

    陈元昭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的说了句:“前些日子,墨渊居里少了一双旧鞋。”

    许瑾瑜:“”

    不是说陈元昭极少回墨渊居,绝不会察觉到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么?

    陈元昭看着许瑾瑜羞红的脸庞,心里一阵荡漾,压低的声音里多了几分笑意:“敢问许小姐,可知道这双旧鞋去了哪里?”

    明知故问!真讨厌!

    许瑾瑜脸上热腾腾的,故作坦然地应道:“你的生辰就快到了,我为你做了一身新衣。芸香建议我再做一双新鞋,找人回府悄悄拿了一双你的旧鞋来,我照着旧鞋的样子给你做了新鞋。原本想着等你生辰的那一天让人送过去,给你一个惊喜。现在你既是知道了,索性现在就拿给你好了。”

    说着,扬声喊了初夏过来:“初夏,将我做好的那身新衣和鞋子包好拿过来。”

    初夏有些错愕,脱口而出道:“可是,小姐不是想给将军一个惊喜的么?”这样送出去,还有何惊喜可言?

    许瑾瑜嗔怪地瞪了初夏一眼:“快去拿来。”

    初夏讪讪地应了。

    后知后觉的陈元昭,这才察觉到自己刚才的行为有多煞风景。

    许瑾瑜暗中亲手准备的生辰贺礼。等到生辰那一天出其不意的出现在自己眼前,该有多惊喜多美好。他怎么可以早早就说破?

    真是太不解风情了!

    陈元昭难得的反省,静默片刻才低声道:“这礼物还是先留在你这儿。等我生辰那一天,再给我也不迟。”

    许瑾瑜原本还有些懊恼,听到陈元昭这般低声下气的哄自己,不由得抿唇笑了起来:“本就是要送给你的,提前一些有什么关系,只要你喜欢就好。”

    “喜欢!当然喜欢!”陈元昭不假思索的应道:“是你亲手做的衣服鞋子,我怎么会不喜欢。”

    初夏很快将衣服和鞋子包好拿了过来。

    陈元昭接过包裹。正想打开。就听许瑾瑜说道:“别打开了,回去再看。”就这么当着她的面打开包裹,多不好意思。

    陈元昭这次格外听话。立刻应了。

    相聚的时间总是这般的短暂。

    陈元昭虽然不想走,可惜军营还有事,不得不回去。临走前,当着初夏和芸香的面亲了亲许瑾瑜的额头:“过些日子我再来看你。”

    许瑾瑜没想到陈元昭会这般大胆。一张嫩脸顿时绯红。

    陈元昭走后。许瑾瑜故作镇定地回了屋子然后,一整个下午都没露面。

    秦王也很快得知了许徵拒做驸马一事,心中除了惊怒之外,还有一份不为人知的窃喜。

    许徵若是做了驸马,就是他的妹夫,他就得立刻熄了染指的心思。许徵自己拒绝了此事,对他来说,倒是个好消息

    想到许徵对曹家小姐情深意重。宁愿惹怒皇上也不肯做驸马,秦王心里直冒酸水。可恨的是他现在还没资格吃这份闲醋。

    再一想到一片痴情的傻妹妹。秦王又有些心疼。

    身为公主,自小到大衣食无忧众人捧着,慕容湘何曾受过这样的打击。原本就断断续续的病着,再经历这样的打击,也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住。

    隔日下午,秦王进了宫。

    刚迈进安宁公主的寝宫,秦王便拧起了眉头。

    宫女们脸上没了笑意,一个个行色匆匆。寝宫里飘出浓浓的药味,太医院里几个艺术高明的太医也都在

    “雪晴,”秦王叫来安宁公主的贴身宫女,沉着脸问道:“公主这是怎么了?”

    伺候了安宁公主一整晚没合眼的雪晴,面容憔悴眼眶泛红,战战兢兢地禀报:“回亲王殿下的话,昨天晚上皇上和贤妃娘娘都来了。贤妃娘娘告诉公主,许公子拒做驸马,公主气血攻心,当时就昏了过去”

    安宁公主昏厥过去之后,皇上立刻召了太医来为安宁公主诊治。又是针灸又是灌药,折腾到大半夜,安宁公主才悠悠醒转。

    醒了之后,任凭众人怎么劝慰,安宁公主却再也没张口说过话。就这么直直的躺在床上。

    皇上一开始还愤怒不已,后来见到女儿这副模样,心中又不免心疼。没舍得训斥什么,只吩咐众人好好伺候着。

    雪晴说着,眼中泛起水光:“奴婢刚才端了药进去,公主根本不肯喝。奴婢百般劝说也没用,正想着让人去禀报贤妃娘娘呢!”

    秦王皱起了眉头:“我先进去看看。”

    秦王和安宁公主是同胞兄妹,感情自然远胜过别人。

    当秦王看到面色苍白如纸仿佛失了魂魄的安宁公主时,一颗心都被揪紧了。安宁公主目光呆滞,似没看到秦王一般。秦王喊了几声,安宁公主恍若未闻。

    秦王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湘儿,”秦王坐到床边,微微俯下头,目光落在安宁公主没有血色的脸庞上:“刚才听雪晴说,你连药都不肯喝。你这么做,是在折腾自己的身体,只会令心疼你的人着急。许徵根本不会知道。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对你有半点怜惜。他喜欢的是曹家小姐,为了曹小姐,他甚至敢拒绝父皇的赐婚,根本不会在意你怎么样”

    一句句犀利的话语,宛如无情的利箭,戳中了安宁公主脆弱的胸膛。

    安宁公主身子瑟缩了一下,瞬间泪如泉涌。泪珠滑过苍白的脸颊,令人心怜。

    秦王狠狠心,继续说道:“他对你无意,你也不必再对他有什么留念。早些忘了他。世上好男儿多的是,你是大燕朝最尊贵的公主,何愁找不到如意郎君”

    安宁公主断断续续地哽咽道:“可是,我只喜欢许徵。”

    世上诚然有许多的优秀少年,可他们都不是许徵。

    秦王哑然无语,心里竟情不自禁的想道。是啊,许徵是独一无二的。别人再好,又哪里比得上心里喜欢的那个人?

    兄妹两个一个哭泣,一个沉默不语,心中惦记想念的人却是同一个。

    很快,纪贤妃也来了。

    赐婚不成,反遭皇上怒斥,女儿又因此昏厥。这一桩桩事汇聚在一起,短短两日间,纪贤妃苍老了许多。

    纪贤妃看到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儿,心中的怨怼和愤恨齐齐涌了上来,咬牙切齿地说道:“湘儿,你放心,母妃一定会为你出这口恶气。这个许徵,这般不识好歹胆大妄为,我绝不会饶了他!”

    这般怨毒的口气,听的安宁公主和秦王一起心惊胆寒。

    “母妃,此事不是许徵的错。”安宁公主急急张口:“他和曹小姐情意相投,又有婚约在先。他拒绝做驸马,正说明他坚强勇敢坦诚正直。女儿只是伤心没福气做他的妻子,心里却没有怪他。”

    秦王竟也张口说道:“许徵拒婚一事闹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众人口中不说,其实都在关注留意我们的反应。母妃在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轻举妄动,免得落人口舌。也免得父皇心中不喜。”

    兄妹两个竟一起为许徵说情。

    纪贤妃颇有些意外,心里的盛怒渐渐消褪。

    不过,许徵是绝不能放过的。不然,她们母子三人的颜面何存?

    “好,我暂时先放过他。”

    纪贤妃目中闪过寒意,声音冰冷狠毒:“等过了这阵风头,再暗中设计,先让他胜败名裂无颜在朝中立足。我倒要看看,到时候曹家还肯不肯将女儿嫁给他!”

    安宁公主听的心里一沉:“母妃”

    “行了,你什么也别说了。”纪贤妃变脸迅速极了,立刻就成了慈母模样:“你身子本来就没好,又昏厥了一回,愈发虚弱了。可得安心静养,万万不能伤了身子。”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