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三章 余波(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几个月没见,曹萦清瘦了一些,下巴尖尖的,眼眸明亮。⊙頂頂點小說,身上穿着素服,愈发多了楚楚动人的风韵。

    见到许徵许瑾瑜时,曹萦白净秀雅的脸庞浮起温柔的笑意,先喊了声许妹妹,再抬眼看许徵,一时却不知该怎么称呼是好。

    叫许公子显得太生疏了。两人本就有婚约,经过这样的事,她更坚定了非他不嫁的心思

    曹萦鼓起勇气,张口喊道:“许大哥。”

    短短三个字,令一向镇定自若的许徵脸热心跳,下意识地应了句:“曹妹妹,你今日怎么忽然来了?”

    曹萦凝视许徵,轻轻道:“你昨天在金銮殿上婉拒了皇上的美意,拒做安宁公主的驸马。这事我爹他们都知道了。大哥二哥心中胆怯,又担忧我日后嫁给你会吃苦头,想劝爹娘为我退婚。”

    许徵呼吸一顿,不自觉的紧张起来:“那你的心意呢?”

    曹萦俏脸一红,却没有回避许徵的目光,声音柔婉坚定:“我对他们说,我不退婚。今生我非你不嫁!爹娘他们都被我说服了,还允我今日登门来看你。”

    “许大哥,不管将来会遇到什么事,我都和你一起面对。”

    风雨同舟,同生共死!

    最后这八个字,曹萦没有说出口,却在她温柔坚定的目光中毕露无遗。

    许徵心情激荡,情难自禁的上前一步握住曹萦的手:“曹妹妹”

    这一天一夜对许徵来说,其实并不好过。他表面镇定。实则心中纷乱烦忧。曹萦的到来,令他感动之极。

    佳人情重!能娶这样的女子为妻,夫复何求!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曹萦被他紧紧的握着手。脸颊染上动人的红晕,却没有缩回手。

    许瑾瑜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双情意脉脉的少年男女,心中既宽慰又欢喜。过了片刻,见两人还在握手对视,忍不住咳嗽一声笑道:“大哥,先领着曹姐姐进去说话吧!娘还在等着呢!”

    这里可是邹家的大门口。在这里上演你侬我侬的一幕未免不太合适。

    许徵和曹萦红着脸松了手。

    曹萦在许家没待多久。见了邹氏,说了几句家常闲话,并未留下吃午饭。很快便起身告辞。

    邹氏本想亲自送曹萦,被许瑾瑜一把拉住了。

    许瑾瑜冲邹氏眨眨眼,又对许徵说道:“大哥,你送一送曹姐姐。”

    邹氏这才反应过来。曹萦今日来。一定有些悄悄话想和许徵说。她夹在中间算怎么回事!邹氏忙笑道:“我正好有些累了。就不送你了。”

    许徵在亲娘妹妹鼓励的眼神中,起身送了曹萦出去。

    从内堂到门口,只有短短一段路。两人都放慢了脚步,丫鬟们识趣地落后了几步,方便两人喁喁私语。

    曹萦温柔端庄,许徵也是恪守礼仪,两人并无任何出格的举动。只有目光交汇时,才会流露出绵绵情意。

    曹萦忽的低声问道:“许大哥。你见过那位安宁公主么?”

    “我借住在威宁侯时,安宁公主曾经来过侯府。所以我见过她几回。”许徵坦然应道:“不过,我和她从未私下独处过。”

    “听闻安宁公主俏皮可爱又美丽,又对你倾心。你从来没动心过么?”再豁达的女子也不能免俗,总想知道心上人是否为别的女子动过心。

    许徵停下脚步,看向身侧的曹萦,神情专注而认真:“我不想瞒你。其实,我早就察觉到安宁公主似对我有意。我若是动了心,或是有攀龙附凤的心思,也不会等到今天。昨天皇上赐婚,我大可以顺水推舟的答应皇上赐婚。”

    “阿萦,从见你的第一回开始,我就暗暗喜欢上了你。别的女子再也入不了我的眼。她的身份再尊贵,也与我无关。”

    少年的目光热情而炽烈,话语更是直接浓烈。

    曹萦的心几乎化成了一池温暖的春水,抬眼看着许徵:“许大哥,我等着你来娶我。”

    许徵毫不迟疑地点头:“好,等你出了孝期,我们就成亲。”

    邹氏和许瑾瑜等了许久,许徵才回来。

    许瑾瑜笑着打趣:“这么短的路,竟送了这么久。”

    许徵有些赧然,俊秀的脸孔却恢复了往日的自信和神采飞扬:“你也好意思来取笑我。每次陈元昭来,都要厚着脸赖上许久才肯走。阿萦可只是小坐了片刻就走了。”

    许瑾瑜也不脸红,笑吟吟地应了回去:“这么快就改口了,叫的真亲热。”

    兄妹两个你来我往的斗嘴,邹氏在一旁看着,乐的呵呵直笑。因为许徵拒婚带来的阴影,悄然散开了不少。

    赵管家亲自来禀报:“大小姐,午饭已经摆好了。”

    邹氏笑着嗯了一声:“徵儿,瑾娘,我们去吃午饭。”

    许徵许瑾瑜各自笑着应了,随邹氏去了饭厅。刚坐下还没等动筷子,就有门房小厮跑着来禀报:“陈将军来了!”

    许瑾瑜一怔,陈元昭怎么来了?

    许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今天一大早我就让人送信给他了,没想到他来的这么快。正好请他进来一起吃午饭吧!”

    过了片刻,陈元昭来了。

    正式定了亲,彼此关系自然不同。邹氏许徵对陈元昭的态度都比以前热情随意多了,笑着招呼陈元昭入座。

    陈元昭也不客气,在许瑾瑜身边坐下了。

    许瑾瑜忍不住打量陈元昭一眼。从军营到这里路程颇远,就算追月脚程快也得一个多时辰。

    陈元昭俊脸隐隐泛着潮红,额上还有密密的汗珠,显然是得了消息便匆匆赶来。

    许瑾瑜心里一软,低声道:“你这么急着赶来做什么。等得了闲空再来也不迟。”事情已经这样了,接下来能做的无非是谨言慎行小心提防见招拆招。谁也不敢也不可能主动去对付皇上!

    陈元昭看着她眼中的关切,心里涌起暖意:“我放心不下,所以过来看看。军营里还有事,吃了饭我就回去。”(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