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二章 余波(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邹氏虽是内宅妇人,也能听出此事背后的隐忧,脸上的笑意渐渐褪去。○

    许瑾瑜想的更深了一层,微微蹙眉道:“大哥,皇上此时隐忍不发,难保心中不记恨。”被皇上这样“惦记”着,可不是什么好事。

    堂堂天子,想对付区区许家不费吹灰之力。

    许徵故作轻松地说道:“我有婚约在身,‘不得不’婉言拒绝皇上的美意,又不是嫌弃安宁公主。皇上英明大度,不会因此怪罪我的。”

    或许不会怪罪,对他不喜是肯定的。

    许徵的前途也算是完了。

    许瑾瑜心里一阵酸涩的凉意,和许徵对视一眼,看出彼此眼中的无奈,却有默契的没提起这些。免得邹氏心中忐忑难安。

    “不管怎么说,大哥考中状元总是喜事。”许瑾瑜打起精神笑道:“按着惯例,一甲前三的新科进士可以不要馆选,直接入翰林院。大哥勤奋苦读多年,以后终于可以一展所长了。”

    许徵很配合地笑了起来,一副壮志得酬的意气风发:“是啊,我等这一天足足等了几年了!”

    邹氏迟疑地问道:“徵儿,皇上真的不会因此记恨刁难你吗?”

    “当然不会。”许徵神色自若地笑道:“安宁公主生的花容月貌,身份又如此尊贵,皇上大可以为她另择更好的驸马。皇上日理万机朝务繁忙,怎么会将这点小事放在心上。娘。你就不用担心了。天已经这么晚了,你先回屋去歇着吧!”

    许徵好言好语的哄了邹氏去休息。

    待邹氏走了之后,兄妹两个齐齐沉默下来。

    半晌。许瑾瑜才低声道:“大哥,你打算以后怎么办?”

    许徵叹口气:“我今天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心里一团乱麻,也没想出个章程来。”顿了顿又道:“明天我就让人送个信给陈元昭,将此事告诉他一声。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总有他护着你和娘”

    话还没说完,就被许瑾瑜打断了:“大哥。你若是出了什么事,你以为我和娘还能安然无事的活下去么?”

    许徵心里一暖,继而鼻间微酸:“妹妹。我这个做大哥的真没用。不但没能让你和娘过上好日子,还总让你们为我操心烦忧。”

    许瑾瑜眼中闪过水光,声音微微有些哽咽:“你别这么说,你已经竭力做到最好了”

    奈何命运多舛造化弄人!

    前世许徵因为她甘受屈辱。受了秦王的侮辱。今生又被安宁公主这朵桃花招惹上了。公主倾心想下嫁。皇上心中满意要招驸马,许徵拒绝的再委婉都是不识抬举。

    想说理都没地方说去!

    这对兄妹,简直就是许徵的噩梦。

    许徵见许瑾瑜眼眶泛红泪水盈然,心中一阵苦涩。

    这世上有些事可以讲道理,有些事却没理可讲。拒绝了皇上的赐婚,就是他最大的过错。

    金銮殿上发生的事,事关天子颜面,没人敢当众议论。不过。私下口耳相传是免不了的。很快就传到了曹家。

    曹家上下俱都震惊不已。既感动于许徵的恪守情义,又不免暗暗忧心。

    皇上最疼爱幼女。许徵拒做驸马,皇上肯定会恼羞成怒。现在不显,保不准将来哪天找个由头就发落许徵了。曹萦嫁给许徵,以后受他连累怎么办?

    曹萦的大哥咳嗽一声说道:“父亲,妹妹和许徵的亲事还没正式定下,算不得正式婚约。不如现在就退了这门亲事。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许徵做他的驸马飞黄腾达,曹萦也可以另择佳婿,免得日后随着许徵吃苦头。

    曹萦的二哥也立刻接口道:“大哥说的对。和许家这门亲事还是算了吧!我们曹家总不能和皇家抢女婿。”

    胳膊拧不过大腿,想争抢也没那个底气。

    皇上损了颜面,大概也不会再招许徵做驸马了。可这事已经发生了,总不能当不知道。以后许徵做了曹家女婿,皇上对曹家岂能不生出芥蒂?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大多赞成退婚。

    曹大人皱着眉头,神色凝重。曹夫人也是叹气连连。原本郎才女貌的好亲事,谁想到会横生这么多波折?

    “你们都别说了。”

    一个温柔悦耳的少女声音忽的响起。

    众人一惊,齐刷刷地看了过去。

    穿着一身素服的秀丽少女缓缓走了进来,正是曹萦。

    也不知曹萦在门后站了多久听到了多少,眼眶微红,神色却温柔又坚定:“我绝不会退亲。许徵待我有情有义,甘愿惹怒皇上也不肯做驸马。我岂能辜负他!此生,我非许徵不嫁!”

    最后几个字,说的铿锵有力。

    众人哑然无语。

    曹大人的眉头舒展开来,眼里竟有了笑意:“说的好!不愧是我们曹家的女儿!我们和许家有婚约在先,皇上想招许徵为驸马在后。所以不是曹家和皇家抢女婿。许徵没有背信弃义,我们曹家又岂会悔婚。”

    “萦儿,许徵才学过人勇敢果决,有这样的未来夫婿,是你的福气。”

    曹夫人此时也转过弯来:“对,我们不能悔婚。这样好的女婿,打着灯笼也难找。”

    他们两个都发了话,其他的人自然也没了声音。

    曹萦感动又感激的看着父母,轻声道:“爹,娘,女儿为祖母守孝,本不该随意出府。不过,许家出了这样的事,我是许徵的未婚妻,于情于理都不能置身事外。所以,我想今日去许家一趟。还请爹娘应允。”

    曹大人略一思忖,便点头应下了:“也好,你就去许家一回吧!”

    许徵为曹萦拒做驸马的事想来已经传开了。曹萦也铁了心要嫁到许家去,倒也无需介意别人的目光了。

    曹萦坐上马车,去了邹家老宅。

    许家母子三人听说曹萦来了,俱都惊喜不已。昨天的事,曹家肯定知道了。曹萦亲自到了许家来,已经足以表明曹家的态度了。

    邹氏立刻说道:“快请曹小姐进来。”

    许徵许瑾瑜不约而同地起身:“我们去门口迎她进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