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一章 震怒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皇上心中既惊又怒。

    惊的是许徵竟已有了婚约,身为天子总不能夺臣子的女婿,原本打算好的赐婚自然不能再提起。怒的是纪贤妃有意无意的隐瞒,惹的他不明情况贸然张口,在臣子们和内侍们面前出了丑。

    当然了,这份怒意里,还有是对许徵的。

    和曹家还没正式定亲的事,许徵本可以避而不说,跪谢赐婚,风风光光的做皇家驸马。现在偏偏在众人面前将此事原原本本的说出来,让他这个天子也跟着难堪......

    皇上面色难看,站在金銮殿上的臣子们也面面相觑。谁也没料到一桩天大的喜事竟会变成这样,一时间,也无人敢张口说话。

    金銮殿上一片安静。

    许徵依旧跪在金銮殿中间,等待着皇上张口。

    短短片刻,却异常难熬。

    皇上终于张口打破了沉默:“此事说起来是朕的不是,不知你和曹家已有婚约,这才贸然开口。”

    许徵高高提起的一颗心悄然落下,忙跪着请罪:“许徵辜负了皇上的一片美意,还请皇上赎罪。”

    “你恪守信诺,对曹小姐有情有义,何罪之有?”皇上的语气里听不出喜怒,眼底毫无笑意:“朕乃一朝天子,岂会连这点度量都没有。罢了,你不用再跪着了,起身回话。”

    许徵恭敬地应了一声,起身后才惊觉后背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他刚才的举动确实是冒险一搏。万幸皇上并不昏庸,虽然恼怒不快,却没有当场发怒。看来,他的性命是无碍了。

    只不过,他也彻底失了圣心。

    皇上碍于颜面,大概还会点他为一甲状元。不过,日后他的仕途肯定会大受影响。

    一个不得圣心的状元,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

    不出所料,皇上依然点了许徵为状元。

    接下来,新科进士们簪花游街。再之后便是宫中赐宴。许徵身为状元。又生的清俊无双,不知引来多少瞩目,风头之劲,无人可及。

    许徵自始至终一直维持着得体又沉稳的神情。没有半点年少得志的轻狂。

    皇上在宫宴里偶尔看许徵一眼,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这个优秀出色的少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赐婚,放弃了一步登天的机会。

    今日的事很快就会传开,他这个堂堂天子也将成为臣子们眼中的笑柄......

    这股无以名状的怒火渐渐汇聚。在皇上的胸膛涌动不休。没等宫宴结束,皇上就起身离了席。

    一旁的内侍心知肚明皇上心情不佳,小心翼翼地问道:“皇上今日劳累了,是不是要早些回寝宫休息?”

    皇上冷冷说道:“摆驾长乐宫。”

    长乐宫,正是纪贤妃的寝宫。

    内侍暗暗为纪贤妃道一声不妙。皇上今日在金銮殿上大失颜面,憋了一肚子闷气,肯定是要迁怒于纪贤妃了。

    ......

    纪贤妃还不知道金銮殿里发生的事。听宫女禀报皇上驾临长乐宫,心中一喜。这么晚了,皇上还特意到长乐宫,一定是为了赐婚的喜事而来。

    纪贤妃扬起笑脸。领着宫女太监们相迎:“臣妾给皇上请安。”

    皇上阴沉着脸:“让人都退下,朕有事要单独问你!”

    纪贤妃心里一个咯噔。皇上一脸怒容,语气中透出咄咄逼人的斥责之意。

    这是怎么回事?莫非赐婚的事出了什么岔子?

    宫女太监们退下之后,皇上憋了一肚子的怒气顿时铺天盖地而来:“你前几日来求朕,说是湘儿中意许徵,希望朕给他们赐婚。你怎么不告诉朕,许徵已经和曹家有了婚约?朕今日在金銮殿上提起婚事,许徵张口便说有婚约在身,不能辜负了曹家小姐。朕这张脸简直丢尽了......”

    什么?

    许徵竟然胆敢拒绝皇上赐婚?

    这个不识抬举的东西!

    纪贤妃惊怒交加,在看到皇上阴沉难看的面色时。一颗心直直的往下沉。现在最要紧的是先撇清,免得失了圣心。

    “皇上请息怒。”纪贤妃迅速地挤出惊惶又懊恼后悔的表情,眼中闪出了盈盈水光:“臣妾之前并不知道许徵和曹家有了婚约的事,所以才会求皇上赐婚。否则。就算给臣妾再大的胆子,臣妾也不敢用此事来戏弄皇上。”

    声泪俱下,边说边用帕子擦眼泪。

    皇上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半信半疑:“你说的都是真的?你之前确实不知情?”

    纪贤妃红着眼眶应道:“臣妾敢对天发誓,确实不知情。若有半字虚假,就让臣妾天打雷劈不得善终!”

    这样的毒誓。终于令皇上的怒火稍稍平息:“好,朕就相信你这一回。”

    纪贤妃暗暗松口气,还没等这口气松完,就听皇上又问道:“此事你不知情,湘儿知道吗?”

    纪贤妃神色一僵,下意识的答道:“湘儿自然也不知情......”

    “去把安宁公主叫过来!”皇上随口吩咐一边的内侍:“朕要亲口问一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纪贤妃又惊又慌,不假思索地说道:“皇上,天已经晚了,湘儿的病还没好,不宜来回奔波,还是等明天再问吧!”

    安宁公主不擅作伪说谎,只要皇上厉声斥责,十有八九会露马脚。

    皇上见纪贤妃阻拦,眸光一闪,淡淡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湘儿还生着病,确实不宜到长乐宫来。还是朕亲自去看湘儿好了。”

    说着,抬脚就要走。

    纪贤妃头脑嗡地一声,反射性地喊上:“皇上......”

    皇上停下脚步,神色莫测:“你还有话要说?”

    纪贤妃面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咬咬牙,终于跪了下来:“皇上,臣妾有罪!刚才臣妾撒了谎,许徵和曹家有婚约的事,臣妾其实是知道的。”

    皇上冷哼一声。眼里骤然闪出怒火:“你明明知情,在朕面前却只字未提过。是想夺人女婿,还是故意要来戏弄朕?”

    纪贤妃面色一白,扑通一声跪下了:“皇上恕罪。臣妾绝没有戏弄皇上的意思。臣妾只是不忍湘儿相思成疾,所以才出此下策。臣妾知错了!求皇上饶恕臣妾这一回。”

    皇上听了这番话,怒气更盛:“这么说来,许徵有婚约在身的事,湘儿也是知情的了?”

    纪贤妃不敢否认。低低地应了声是。

    “好!好一个仗势欺人强夺人夫的公主!”皇上脸色铁青:“真是给朕长脸了!”

    纪贤妃见皇上勃然大怒,心中后悔懊恼之极。不敢多辩解,不停的张口求饶。

    皇上冷冷道:“现在就随我一起去湘儿的寝宫。朕今天要亲口问一问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

    安宁公主这几日心中暗暗喜悦,病情也有了好转。

    今天就是殿试,父皇一定已经见到许徵了吧!以许徵的相貌才学,父皇一见之下,一定十分欣赏满意。说不定,今日在金銮殿上已经提起了赐婚的事......

    安宁公主心思浮动浮想联翩,一张俏脸泛起了醉人的红晕。

    雪晴看在眼里,不由得露出会心的笑意:“公主殿下是不是想起驸马了?”

    安宁公主羞窘不已。娇声嗔道:“什么驸马,父皇还没下旨赐婚,你怎么可以这么乱喊。要是让别人听见了,我可羞也羞死了。”

    口中嗔怪,心里却是甜丝丝的。

    雪晴大着胆子笑道:“奴婢知道轻重,当着别人的面自是不会乱喊,只在公主面前喊一声。”

    安宁公主红着脸笑了,脑海中几乎被许徵的身影塞满了。

    就在此刻,一个宫女脚步匆匆地走进来禀报:“公主殿下,皇上和贤妃娘娘亲自来看你了。”

    父皇和母妃竟然一起来了?!

    一定是为了她和许徵的婚事!

    安宁公主眼睛一亮。迫不及待地迎了出去。雪晴抿唇一笑,跟了上去。

    满心欢喜期待的安宁公主,甚至没留意到皇上沉着的脸和纪贤妃苍白的面色:“湘儿见过父皇,见过母妃。这么晚了。父皇母妃一起看湘儿,湘儿心里真开心呢!”

    皇上看到笑的格外甜美可爱的女儿,眉头忍不住皱了一皱,不善地瞪了纪贤妃一眼。

    如果不是纪贤妃在背地里怂恿,善良可爱的女儿怎么可能做出夺人夫婿的决定。现在又得接受被人拒婚的残忍事实......

    纪贤妃被皇上瞪的心里发凉,面色愈发苍白。

    安宁公主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了。疑惑地看了纪贤妃一眼:“母妃,你的脸色似乎不太好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纪贤妃在皇上冰冷的目光下,困难的张口道:“湘儿,这次的事都是母妃的错。许徵已经和曹家有了婚约,婉拒了你父皇的赐婚......”

    安宁公主的神情僵住了。

    全身上下忽然不听使唤了,想动一动手指都不可能。纪贤妃的话语断断续地传进耳中:“......这门亲事就此作罢。你以后也别再惦记许徵了,母妃以后一定为你挑一个更好的驸马......湘儿,你怎么了?”

    最后几个字,陡然拔高了音量。

    离的最近的雪晴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安宁公主倒下的身子。

    皇上也变了脸色,厉声喊道:“来人,立刻去宣太医来!”

    接下来,便是一团混乱。

    ......

    皇宫里发生的这一切,许徵当然无从知晓。

    不过,他今天的心情也并不轻松。宫宴结束出了宫门坐上马车之后,强撑着的若无其事面具终于褪了下来,露出了满脸的疲倦。

    金銮殿上的一幕,现在想来还觉得惊心动魄。

    皇上在臣子们面前,不得不做出宽容大度的样子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找个由头发作他。他能不能保得住自己都很难说,又何谈保护家人?

    这种时候也顾不得什么自尊了,一定要早些将此事告诉陈元昭。不管发什么事,邹氏和许瑾瑜至少能安然无恙......

    许徵踏着沉重的步伐回了邹家老宅。

    早已得了喜讯的邹氏容光焕发红光满面的迎了过来:“徵儿,你可总算回来了。我和瑾娘整整等了你一天。你爹在天之灵知道你考中了状元,不知有多高兴。”

    一旁的许瑾瑜也是一脸笑意盈然:“大哥,你今天在宫宴上喝了不少酒吧!一身的酒气,醒酒汤早就煮好了,我这就让人端来。”

    看着亲娘和妹妹的笑颜,许徵焦躁不安的心终于缓缓平息下来。

    喝了醒酒汤,许徵打起精神,向邹氏和许瑾瑜说起了今日的殿试——当然是挑好的说。至于赐婚的事,却只字未提。

    邹氏听的兴致勃勃,细心的许瑾瑜却敏锐的察觉到些许不对劲。

    许徵面见圣颜,又考中了状元,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眼角眉梢却没多少喜意,甚至有些隐隐的忧虑......

    “大哥,你今日在金銮殿上面见天颜,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许瑾瑜关切地问道。

    许徵略一迟疑,然后无奈一笑:“什么都瞒不过你。今日确实有一桩很意外的事。”

    “什么事?”邹氏一惊,忙追问道。

    许徵叹口气:“皇上想为安宁公主赐婚,招我为驸马!”

    什么?!

    许瑾瑜和邹氏俱是一惊,异口同声地问道:“你答应了没有?”

    “我婉言拒绝了皇上的美意。”许徵深呼吸一口气,稳稳的说道:“我和曹小姐已经有了婚约,如果不是因为曹家老夫人去世,我们两个早已正式定亲谈婚论嫁了。我怎么能背信弃义。”

    就算没有曹萦这一层原因,他也绝不会做什么驸马!

    秦王对他存有不轨之意,至今还没死心。他怎么可能去做秦王的妹夫!

    邹氏先松了口气,再一细想,又忍不住皱紧了眉头:“你就这么拒绝了皇上的赐婚,皇上怎么还肯点你为状元?”

    许徵苦笑一声:“皇上在赐婚之前就已经点了我为状元,后来我婉拒了赐婚,皇上心中虽然恼怒,却也不便改口了。”

    皇上金口玉言,说了话岂能轻易反悔。心中再不情愿,也只得将这个状元给了许徵。(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