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章 佳婿(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纪贤妃在崇政殿里待了小半个时辰,才告退出来。然后便去了安宁公主那里。

    安宁公主正忐忑不安地等着,见纪贤妃满脸笑容来了,高高悬在半空的心悄然落了地。

    “......我已经求过你父皇了,”纪贤妃笑着说道:“到殿试那一日,你父皇自会仔细看一看许徵。只要你父皇对许徵满意,就会为你赐婚。现在我倒是担心,万一许徵表现不佳,入不了你父皇的眼该怎么办?”

    “这怎么可能!”安宁公主脱口而出道:“许徵这般优秀出众,父皇一定会喜欢他的。”

    待话出口,迎上纪贤妃满含笑意的眼,安宁公主腾地红了脸,羞答答地垂下了头。脸颊酡红,眼中也有了神采。比起前些日子的恹恹无力,简直判若两人。

    纪贤妃笑了起来:“傻丫头,在娘面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中意许徵,娘自会帮你达成心愿,让他成为你的驸马。”

    安宁公主犹豫彷徨了一夜,心中依然有些愧疚负罪感,闻言嗫嚅道:“父皇知道许徵和曹家有婚约的事么?”

    如果知道了,皇上肯定不会同意招许徵为驸马。

    纪贤妃淡淡说道:“许家和曹家没正式定亲,口头的婚约自然就不算数了。你父皇赐婚,也不算夺了臣子的女婿。”

    安宁公主明知这样的话是强词夺理,却没有再吭声。

    她实在太喜欢许徵了!和许徵结为夫妻朝夕相守,是她心中最美的愿望梦想。

    就容她自私一回吧!

    母女两个正说着悄悄话,就听宫女来禀报:“秦王殿下特意来探望公主和贤妃娘娘。”

    纪贤妃听闻秦王来了,心里很是欢喜,立刻说道:“快些请秦王进来。”

    ......

    秦王大步走了进来,给纪贤妃行礼请安,然后看向安宁公主:“湘儿,你今日的脸色比前几天好多了。”

    那是当然。

    安宁公主的病有大半都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来医,有了纪贤妃带来的好消息,病几乎立刻好了大半。

    安宁公主羞于启齿。不好明说,只含糊地应道:“今天早上喝了药之后就好多了。”

    秦王舒展眉头,笑着说道:“这就好。你这病断断续续的已经三个月了,再这么拖下去。都快成药罐子了。”

    纪贤妃笑着插嘴道:“想治好湘儿的病倒也不难。再过几日,殿试一过,她的病保准就全好了。”

    安宁公主红了脸,娇嗔道:“母妃!你取笑人家!”

    秦王听出些意味来,饶有兴味地追问:“怎么了?殿试和湘儿的病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大大的有关系。”纪贤妃悠然一笑:“能参加殿试的都是今科春闱的进士。其中不乏年少英才。到时候你父皇若是有相中的少年俊彦,或许会从中择一个做湘儿的驸马呢!”

    驸马?

    秦王笑容微微一顿,敏锐的察觉到了纪贤妃的言中之意,下意识地问道:“湘儿,莫非你已经有了中意的男子了?”

    为什么他有种不太美妙的直觉?

    这个直觉很快就成真了。

    安宁公主羞臊的不敢抬头,只听纪贤妃笑吟吟地说道:“是啊,湘儿中意的是新科会元许徵。这个许徵你也熟悉吧,她很快就要成为湘儿的驸马了......”

    许徵?

    怎么会是他?!

    秦王笑不出来了。心里波涛汹涌,澎湃不息。

    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湘儿什么时候竟喜欢上了许徵?还想招他为驸马?如果她真的如愿以偿,许徵就会成为他的妹夫。他再肆无忌惮。也不能对自己的妹夫“下手”......

    秦王收敛了笑容,面色变幻不定。纪贤妃看在眼里,暗暗奇怪,忍不住问道:“怎么了?你是不是对许徵有什么不满?”

    安宁公主颇有些忐忑的抬起头来。

    皇兄和纪家表哥交好,和许徵也颇为熟稔。若是皇兄反对这门亲事该怎么办?

    秦王看着一脸忐忑不安的安宁公主,所有反对的话情不自禁地咽了回去:“你误会了。我刚才只是骤然听到好消息,一时震惊错愕罢了。没有什么不满的。许徵确实优秀出众,湘儿好眼光。”

    安宁公主这才松了口气。

    秦王满腹心事,随意地闲话几句,没有留下一起午膳。很快便离开了。

    出了安宁公主的寝宫后,秦王脸上强撑着的笑容渐渐散去,心里一阵烦躁阴郁。

    这种事不能告诉任何人,只能憋闷在心里。别提是什么滋味了。

    ......

    五天后。

    一百多个新科进士坐在金銮殿里执笔奋书。这些进士老少不一,年龄相差颇多。年龄最大的四十多岁,年龄最小的只有十七岁。

    这个十七岁的少年,正是新科会元许徵。

    今日所有人都穿着统一的青色儒衫,按着春闱名次依次坐开。有资格坐在第一二排的,是春闱的前十名。

    许徵身为会元。理所当然地坐在第一个。

    殿试这一关,一般不会罢黜新科进士,不过,却是众人踏进仕途的最重要关口。皇上会亲自批阅前十名的试卷,其余的答卷里答的格外好的,也会有主阅官送到皇上手里。若是能在殿试里给皇上留下深刻印象,对仕途自是大大有利。

    也因此,众人拿到考卷后,个个绞尽脑汁,力求写出最好的文章来。

    许徵思忖片刻,开始写草稿。草稿写好之后再仔细修改,最后整整齐齐的誊写在答卷上。

    金銮殿里安静无声,只听到笔尖碰触纸张的簌簌声响。许徵心无旁骛专心致志地做答卷,并未留意到坐在龙椅上的皇上时不时地在打量他。

    这就是湘儿中意的少年?

    目如朗星,五官清俊,单看相貌,确实是千里无一的俊秀少年。这么年轻就考中会元,显然才学也是极其出众的。

    皇上不动声色地打量一番,心里颇为满意。

    待殿试结束后,所有进士一起起身谢恩。并退到殿外等候召见。

    许徵正要随众人一起退下,就听皇上身边的太监尖声道:“请新科会元许徵暂且留下。”

    许徵有些意外,却不敢怠慢迟疑,忙应声而立。

    其余的人鱼贯退出金銮殿。无人敢在皇上面前东张西望。一个个心中对许徵的好运羡慕眼热极了。

    这么多的新科进士,皇上独独留下了许徵。显然是对许徵另眼相看。看来,今日的状元十有八九是许徵的囊中之物了。

    许徵垂首站在金銮殿内,心里远没有外表来的平静。

    皇上独自留下他,自然是极少见的殊荣。不过。他总有种隐隐的奇怪预感。皇上留下他,似乎另有目的......

    太监将前十名的答卷呈到了皇上面前。放在第一张的,赫然正是许徵的答卷。

    皇上取过试卷,还没看清内容,便已暗暗惊叹一声。答卷上的字迹清隽飘逸,工整而美观。不说别的,只这一手漂亮的书法,便足以令人另眼相看。

    再仔细浏览文章,通篇文采逼人。

    皇上心中大为满意,眼中流露出笑意。这样优秀出色的少年。点为状元十分合适。再赐婚安宁公主,传出去岂不是一段佳话?

    “许徵,”皇上的声音颇为温和:“你师承何人?”

    许徵正要跪下回话,就听皇上说道:“不用跪下了,朕允你站着回话。”

    这样的恩宠,由不得许徵不受宠若惊,忙感激涕零地应道:“谢皇上恩典。许徵自幼随父亲读书,书画也都是学自父亲。”

    “哦?”皇上饶有兴致的问道:“你的父亲是何人?”

    能教出许徵如此优秀出色的少年,许徵的父亲绝不可能是籍籍无名之辈。

    许徵恭敬地答道:“父亲名讳一个翰字,十八年前曾考中过探花。后来在临安做了同知。四年前。父亲因病去世了。”

    皇上对许翰这个名字还有些印象,闻言笑道:“原来你是许翰的儿子。许翰当年书画双绝,才学过人。你比你的父亲还要强一筹!”

    许徵忙应道:“多谢皇上夸赞。”

    一旁的太监凑趣地低声道:“皇上还不知道吧!皇后娘娘为陈将军赐婚,那位许二小姐正是许会元的亲妹妹。”

    皇上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

    陈元昭中意的女子。原来是许徵的妹妹。

    许徵如此优秀出众,他的妹妹显然也是才貌兼具的佳人。

    在皇上心里,陈元昭当然和普通臣子不同。因着这层隐秘的关系,皇上看许徵不免又顺眼了几分。原本还想着过些日子再赐婚,此时却下定了决心。

    “许徵,你年少得志。才学过人,这一科的状元非你莫属。”皇上和颜悦色地说道。

    许徵虽早有心理准备,可亲耳听到皇上这么说,心里依旧无法抑制的一阵激动狂喜,忙跪下谢恩。

    父亲病逝后,他用单薄的肩膀撑起了许家,也担起了光耀门楣的沉沉重任。这几年来,他没有一刻轻松懈怠过。

    现在,他终于做到了!

    他得了皇上的青睐,中了状元,光宗耀祖。将来再娶温柔美丽的曹萦过门,奉养母亲再准备嫁妆让妹妹风光出嫁,此生再无遗憾。

    许徵磕头谢恩后起身,趁着抬头的时候,迅速的看了坐在龙椅上的皇上一眼。

    穿着龙袍的皇上十分威严,不过,到底已年过五旬,已经呈现出垂垂老态。皮肤松弛,额上有不少皱纹。

    许徵匆匆看了一眼,便又重新垂下了头。

    直视皇上,可是大不敬的罪名!

    今日的“惊喜”远远出乎了许徵的意料。只听皇上又笑道:“许徵,朕今日再赐你一桩喜事。”

    喜事?

    许徵心里一个咯噔,陡然有了不妙的预感。

    “朕的幼女安宁公主,今年十五,生的美丽可爱活泼伶俐。朕一直视她为掌上明珠,对她疼爱有加。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朕的女儿是金枝玉叶,也到了婚配的年龄。朕总不能一直留她在身边......”

    皇上温和的声音传进耳中,许徵的面色却悄然变了。之前说是喜事,现在又说起了安宁公主。若是他还猜不出皇上是什么用意,就白活这么多年了。

    皇上竟是想为他和安宁公主赐婚!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皇上之前从未见过他,怎么会忽然想起要招他为驸马?!此事背后,一定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隐情......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他该如何婉言拒绝此事!

    如果他有心,当日察觉到安宁公主对他有意时,大可以暗中对安宁公主示好。可他从来没想过要做什么驸马,一直对安宁公主保持距离。

    更不用说,他的心里已经有了真正喜欢的女子。这个驸马,他是绝不愿意做的。

    直接拒绝当然不行,若是触怒了皇上,不仅是他的性命难保,许家满门都会危在旦夕。

    许徵迅速有了决断。

    在皇上没来得及张口说出“赐婚”两字之前,许徵忽的跪下了:“许徵有事要禀报,斗胆打断皇上,还请皇上恕罪!”

    胆敢打断皇上说话,这份勇气可不是谁都有的!

    站在皇上身侧的内侍们和几位大臣俱都是一惊。

    皇上也微微一愣,有些不快地皱起了眉头。

    他刚才那番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许徵没欣喜若狂的跪下谢恩,反而是“有事要禀报”。莫非,他不想做驸马?

    “你有何事要禀报?”皇上按捺着心里的怒意,淡淡问道。

    许徵跪在金銮殿中间,声音颇为沉稳,并不慌乱:“启禀皇上,许徵在去年年底与座师曹大人的千金有了婚约。因为曹小姐的祖母急病去世,曹小姐需守孝一年,亲事这才耽搁了下来。皇上的美意,令许徵受宠若惊感激不尽。只是许徵不愿做那等背信弃义之人,也不愿辜负了曹小姐。还请皇上明鉴!”

    说完,深深的一跪到底。

    一旁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夸许徵胆子大,还是该笑他不知死活。

    皇上赐婚是何等的荣耀?他竟然就这么拒绝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