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四十七章 定亲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凤旨赐婚过后,便是互换庚帖正式下聘礼定亲。,

    安国公对这门亲事十分不满,对如何操办陈元昭的终身大事更是漠不关心,一概放手不管不问。叶氏心中不忿,却也无可奈何,打起全部精神操办起了一应琐事。

    一个月后,陈家和许家换了庚帖,选定了吉日,就等着登门下聘礼了。

    叶氏特意私下叮嘱陈元昭:“你和许瑾瑜已经定了亲事,以后可要避讳一些,在成亲前不要再私下见面了。”

    陈元昭敷衍地嗯了一声,显然没将叶氏的话放在心上,张口问道:“聘礼都准备好了吧!”

    叶氏笑着答道:“早就备好了。聘礼单子你要看么?”

    她这么说,自是在打趣说笑。以陈元昭的性子,怎么肯过问这种事

    没想到,陈元昭竟点了点头:“也好。”

    叶氏一愣,心里微微有些不快,半开玩笑地说道:“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成亲的事我岂会不上心。莫非你还怀疑我不成?”

    陈元昭有些不耐的挑眉:“让我看的也是你,现在又说我怀疑你。你到底是想让我看聘礼单子,还是不让我看?”

    叶氏被噎了一下,面色不太好看,抿了抿嘴唇,却什么也没说,将手里的聘礼单子给了陈元昭。

    母子两个感情生疏淡漠,并不亲近。其中的原因,大半都在陈元昭身上。自从陈元昭表露出知道身世秘密之后。叶氏身为母亲的底气不免又弱了几分。

    不管当初有何苦衷,她对丈夫不贞总是事实。陈元昭的身世永远见不得光,只能做安国公的儿子。安国公对陈元昭的冷漠不喜。也是对她的迁怒罢了。

    正因为如此,叶氏对陈元昭更多了几分愧疚,事事迁就。费尽心思促成这门亲事,也是想借机修复母子关系

    只可惜,现在看来效果并不明显。

    陈元昭翻开厚厚的聘礼单子,看了一遍。

    纵然没成过亲没有下过聘礼,只看单子上罗列的各色聘礼。也知道叶氏操办的尽心尽力。陈元昭冷峻的眉眼稍稍柔和了一些,将单子还给叶氏:“辛苦母亲了。”

    轻飘飘的几个字,却令叶氏感动唏嘘不已。

    这几年来。母子聚少离多。见了面也多是争执,这样的温言她已经很久没听过了:“我是你娘,为你操办亲事是我分内的事,没什么辛苦的。既是没什么问题。你明日就早些出发去送聘礼。”

    过了定。亲事才算是正式定下了。以后只等着商定婚期迎娶过门就行了。

    陈元昭点点头应下了。

    儿子难得这般温驯听话,叶氏一时不知该欣慰还是该心酸。转念一想,儿子定了亲事总是件大喜事,等儿媳过门了,先“调教”儿媳,再借着儿媳来左右陈元昭的意见决定,也不失为一个好法子嘛!

    这么想着,叶氏的心情又好了起来。

    第二天。安国公府声势浩荡大张旗鼓地到了邹家老宅送聘礼。

    以不近女色名满京城的陈元昭终于定了亲,对方不是京城闺秀。而是一个到京城还不满一年名不见经传的少女,还是皇后娘娘亲自赐婚,

    这门亲事在京城传的沸沸扬扬,不知有多少人在关注此事。

    陈元昭骑着骏马在前,身后跟着长长的抬聘礼的队伍,街道两侧不时冒出看热闹的人对他指指点点,或是低声议论说笑。

    换在平日,陈元昭早就不耐烦的皱眉瞪人了。

    今天当然不一样。

    陈元昭不但不能板着脸,还要竭力表现出神采飞扬和满心欢喜。对天生表情不丰富的陈元昭来说,显然不是件容易的事。

    随着陈元昭一起登门送聘礼的,还有陈元白陈元青兄弟两人。陈元青时不时的瞄陈元昭一眼,低声揶揄道:“二哥,你还是别笑了,免得吓到路边的妇人孩子。”

    陈元昭:“”

    陈元昭冷飕飕的瞥了陈元青一眼。

    陈元青毫不介意,咧嘴笑了起来。

    陈元白骑马跟在两人身后,见他们两个低声说笑十分亲昵,心里也颇有些不是滋味。

    他和陈元昭才是亲兄弟。因为父亲的偏心,兄弟两个自小就不亲近。随着年纪渐长,父亲的百般偏爱,也让陈元白渐渐生出野心,觊觎起了不该属于他的世子之位。这一点,陈元昭也心知肚明。

    也因此,兄弟两个之间的关系愈发微妙起来。

    比起他,陈元昭和陈元青更像嫡亲的兄弟,两人亲密无间,无意中他就被孤立了

    抬着聘礼的队伍走的很慢,足足用了两个时辰才到了邹家老宅。

    邹家老宅开了正门,一身新衣精神奕奕的许徵站在正门口相迎。

    邹氏身为女眷,不宜出来相迎,便在正堂里等着。而真正的主角许瑾瑜,今天得一直待在闺房里,不能露面。

    家中有女子定亲,本该邀些亲眷好友来观礼,既热闹又壮声势。可惜许氏同族都在临安,邹氏的兄长一家也不在京城。唯一称得上关系密切的小邹氏又在“养病”不可能来。这么一来,许家索性什么人都没请。

    许家人丁单薄,安国公府这一边却是兄弟三人都来了。再加上抬着聘礼的长长队伍和一众侍卫家丁,形成了强烈又鲜明的对比。

    许徵却半点没有局促心慌,神清气朗,微微一笑拱手说道:“我和家母已恭候多时,请进来吧!”

    陈元昭心里暗暗点头。

    大舅兄虽然年少。行事却有气度。又生的清俊夺目,如天边的皎皎明月。也怪不得前世秦王对他格外眷念,今生也是念念不忘了。

    秦王看在他的颜面上。不得不暂时按捺隐忍。一旦得志,有登上皇位的那一日,绝不会放过许徵。

    这一点,陈元昭和许徵心里同样清楚。

    今日是大喜日子,陈元昭无心多想这些,迈步进了邹家老宅。陈元白陈元青两人随着陈元昭走了进去。

    接下来,抬着聘礼的家丁也一个个的进来了。各色聘礼将正堂内外的空地摆放的满满的。后面依然还有许多没抬进来的聘礼。

    这聘礼也实在太多了!

    邹氏只得接过聘礼单子,对着单子一一点收了聘礼,让人把点看过的抬进库房里。腾出空地。后面的再一一抬进来。

    邹氏十分欣慰欢喜。不是她爱财,而是从丰厚的聘礼中看出了陈元昭母子对这门亲事的在意上心。将来女儿嫁到陈家,想来也会过的顺遂。

    欢喜之余,又不免暗暗发愁。

    安国公府的聘礼如此豪绰。她原先为许瑾瑜准备的嫁妆可就显得太寒酸了算了。要发愁也是以后的事,今天可得高高兴兴的。

    “小姐,小姐,”初夏拎着裙摆兴冲冲的跑了进来,一脸雀跃激动:“安国公府今天送了好多聘礼来。一整间库房都被放满了,外面的空地上还有很多呢!”

    初夏今天一直陪着许瑾瑜待在闺房里,不过,她天生是个跳脱活泼的脾气。听到外面的动静便心痒难耐,溜出去看热闹。直到现在才回来。

    许瑾瑜嗯了一声,却未抬头,继续低头做着绣活。

    初夏凑上前来看一眼,笑嘻嘻的打趣:“小姐,你真能静下心来做绣活么?半天了这一片桃花瓣怎么还没绣好。”

    明明就心情忐忑,还要装着镇定,啧啧!

    许瑾瑜被说穿了心思,倒也没恼羞成怒,自嘲的笑了笑:“我不做绣活还能做什么。总不能也学你一样出去张望吧!”

    初夏:“”

    一旁的芸香,忍俊不禁的弯起了唇角。

    自从表露了真实身份,芸香便时常和初夏一起在许瑾瑜身边伺候。时间久了,芸香对许瑾瑜的性情脾气也越发熟悉。

    许瑾瑜其实很有主见,认定了的事,别人很难说服她改变心意。只是,这份坚强果决被遮掩在温婉柔和的外表下。外人只见到她的温柔,只有熟悉亲近的人才知道她的真实脾气。

    不过,许瑾瑜待身边的人十分和善,尤其是对初夏,近乎纵容宠溺。哪家的丫鬟敢这么和主子说话?

    初夏被许瑾瑜揶揄惯了,也不放在心上,很快又恢复了欢快活泼:“小姐,你真的不打算出去见见未来姑爷么?”

    听到未来姑爷几个字,许瑾瑜终于红了脸,娇嗔的白了初夏一眼:“越说越不像话了。”

    今天是陈元昭来下聘礼的日子,这种日子,她和陈元昭怎么可以见面?

    虽然她也很想见陈元昭

    按着此时的俗礼,定了亲的男女在成亲前不宜再见面。也就是说,他们两个在接下来的一两年之内都不应该再私下相见。只是,以陈元昭的性子,未必会将这些俗礼放在心上,也未必肯忍耐这么久

    也不知道许瑾瑜想到了什么,白嫩的脸颊悄然飞起两抹红云,眼波流转间,俱是少女的娇羞妩媚。

    芸香和初夏对视一眼,露出会心的笑容。

    陈元昭果然“不拘小节”,送来了婚书和聘礼,吃了午饭之后,便对许徵说道:“我想见一见阿瑜。”

    许徵:“”

    还真是直接!半点都不带拐弯抹角的。

    一旁的陈元青也是一脸“我真是服了你”的表情:“二哥,今日你和瑾表妹见面似乎不太妥当吧!”

    陈元昭挑了挑眉,反问道:“只见一面,说几句话,有什么不妥?”

    陈元青也被反问住了。

    是啊,都是未婚夫妻了,将来是要厮守终生的,也不用担心什么流言蜚语了。现在见上一面也没什么不可以吧!

    陈元昭不理会陈元青,又看向许徵:“可以吗?”

    许徵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吐出几个字:“给你一盏茶时间。”

    陈元昭眉头舒展开来。难缠的大舅兄脾气越来越平和,这可是一桩不折不扣的好事。

    许徵亲自领着陈元昭进了内宅,对着守着院子的小丫鬟说道:“你进去禀报小姐一声,就说陈二公子来了,请她出来一见。”

    那小丫鬟迅速的跑去通传。

    什么?

    陈元昭竟然来了?还是大哥亲自领着他来的?!

    许瑾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怔怔了片刻,才在初夏兴奋的声音中回过神来:“小姐,奴婢这就伺候你梳洗装扮。”

    打扮的美美的去见未来姑爷!

    “不用了。”许瑾瑜定定神:“以大哥的脾气,肯让他来见我就不错了。绝不会容他逗留太久,大概就是说几句话的功夫。”

    时间短暂宝贵,哪里舍得浪费。

    许瑾瑜按捺住砰砰乱跳的心,面容还算平静地出了屋子。到了偏厅,许徵和陈元昭已经等在那儿了。

    陈元昭穿着和往日无异,漫不经心的站在那儿,英俊的令人屏息的脸孔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在见到许瑾瑜的一刹那,眼眸微微一亮,原本的冷凝淡漠顿时化为柔和。

    许瑾瑜喊了声大哥,再看向陈元昭,一时不知该怎么称呼。

    陈将军陈二公子?两人已经定了亲事,这样的称呼显然太疏远了。

    陈二表哥?有点肉麻!

    直呼其名陈元昭?似乎又有些怪怪的

    陈元昭看出了许瑾瑜的迟疑,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笑意,张口道:“阿瑜,你以后就叫我子熙。”

    子熙是陈元昭的表字,这样的称呼,显然十分亲昵。

    许瑾瑜略一犹豫,喊了声“子熙”。

    她的声音不算清亮,比起普通女子柔和低沉一些,听着温柔悦耳。仿佛用手轻轻拨动了心弦

    她将是他的妻子,与他朝夕相守,与他风雨共度,与他不离不弃。

    陈元昭凝视着许瑾瑜,心里泛起无限柔情:“阿瑜!”

    许徵嘴角再次抽搐了一下。

    他在这里,显然太多余了!

    许徵没吭声,迅速的转身离开。当然了,也没走的太远,就在院子里的秋千架下等着。一盏茶过后,他就要催陈元昭走人。免得一直赖在这儿不走,实在不像话。(未完待续。。)

    ps:漫长的九月过去了,感谢书友们一如既往的支持正版阅读。接下来,浓情蜜意告一段落,虐小邹氏和纪泽的精彩戏码即将上演,还有陈元昭的复仇之路也会正式开启~o(n_n)o~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