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四十六章 凤旨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上元节后几日,叶皇后赐婚的凤旨终于到了安国公府。

    安国公府众人一起跪着接旨谢恩。

    来宣读凤旨的是延福宫的总管太监李公公。李公公年过四旬,皮肤像女子一般细白,一双细长眼,声音里带着几分太监特有的阴柔。

    宣读完凤旨后,李公公笑着将凤旨递给安国公:“这凤旨还请安国公接下收好了,恭喜安国公。皇后娘娘亲自赐婚,这可是天大的体面。”

    安国公心里憋了一肚子闷气,面上却半点不能表露出来,还要笑的格外高兴:“李公公说的是。李公公今日特意来宣读凤旨,一路奔波辛苦了。还请李公公进去小坐片刻,喝口茶再走。”

    喝茶的时候,自然有厚礼相赠。

    李公公对这一点心知肚明,假意推辞片刻,便欣然应下。

    太监大多好财,这位李公公更是其中翘楚。普通的东西自是看不上眼。

    安国公忍痛送了一对碧玉如意,李公公心中满意,说话间颇见亲热:“......新年那一天,安国公夫人领着许二小姐进宫觐见皇后娘娘,杂家有幸,远远见了许二小姐一面。真是生的花容月貌,和陈将军十分相配。”

    安国公笑的稍稍有些僵硬:“皇后娘娘亲自保媒赐婚,自是一桩大好姻缘。”

    安国公口不对心的应对了几句,心里怄了个半死。

    陈元昭亲事一定,迎娶之日也就不会远了。到时候叶氏再提请封世子一事,他还有什么理由推托?

    待李公公告辞走了之后,安国公脸上的笑容陡然消失无踪。面无表情的将凤旨给了叶氏:“这是你求来的凤旨,放在世安堂里最合适。”

    叶氏不无讥讽的笑着应道:“刚才李公公特意吩咐,这凤旨得由国公爷收藏保管。放在世安堂,若是不小心被妾身弄脏弄坏了,以后皇后娘娘问起,岂不是牵累了国公爷?”

    安国公的眼里跳跃着愤怒的火苗,咬牙切齿的压低声音:“叶珺。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真的惹怒了我,我可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一个贪花好色懦弱无用毫无担当的男人,敢做出什么事情来?

    叶氏忍住冷笑反击的冲动,神色淡然地住了嘴。目的已经达到。也没必要再逞什么口舌之利。

    安国公看似占了上风,心里的阴郁沉闷却丝毫不减,阴沉着脸拂袖而去。

    叶氏扯了扯唇角,吩咐珍珠将凤旨收起来。又打发人到军营给陈元昭送喜信。

    ......

    邹氏母子提前一日就得了消息,自是不敢怠慢。一大早起就准备好了迎接凤旨。可一连等了一个多时辰,还是没见宫中来人。

    邹氏有些按捺不住了,低声嘟哝道:“该不会出了什么岔子今日不来了吧!”

    “这怎么会。”许徵倒是颇为镇定:“肯定是宣读凤旨的人先去了安国公府,然后才到邹家来。从安国公府到这里,有半个多时辰的路程。说不定已经到了半路,再等一等。”

    说完,又看向一旁静默不语的许瑾瑜:“妹妹,你也别急,且耐心等等,宣旨的人很快就会来了。”

    许瑾瑜今日穿着颜色鲜亮的新衣。显得肤白似玉分外明媚。闻言抿唇一笑:“大哥放心,我没着急。”

    着急的人是邹氏才对。

    邹氏定定神,不无自嘲的笑道:“我到底是老了,遇事远不如你们兄妹镇定自若。待会儿宣读凤旨的太监来了,你们两个可得时时提点我一声,免得我出丑丢人。”

    许瑾瑜笑着安抚邹氏:“娘,皇后娘娘已经亲口赐了婚。今日来宣旨不过是走个过场,没什么可紧张的。”

    邹氏笑着嗯了一声。

    “大小姐,宫里来人了!”赵老管家健步如飞,一脸笑意地来禀报。

    邹氏精神一振。不假思索的起身:“快开正门,徵儿随我一起去门口相迎。瑾娘,你今日不宜抛头露面,就在内堂里等着。”

    许瑾瑜乖乖地应了一声。

    邹氏和许徵很快出了内堂前去迎旨。

    接凤旨。要开正门进正堂。内堂和正堂中间了隔了一道厚厚的照壁,又隔了一道回廊。许瑾瑜坐在内堂里,只能隐约听到正堂传来的声音,具体在说什么却听不清楚。

    时间一点一滴的滑过。

    许瑾瑜原本还算镇定,时间久了,却不免忐忑紧张起来。一颗心似在半空中漂移不定。没个着落。

    过了今天,她和陈元昭的亲事就彻底定下了。

    欢喜甜蜜自然是有的。可这份甜蜜欢喜里,却又夹杂着丝丝隐忧。

    陈元昭的身世秘密,知道的人只有寥寥几个。除了安国公和叶氏之外,还有皇上和叶皇后。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波涛暗涌。她和陈元昭定了亲事,也就意味着将被卷进这一潭泥沼里。

    将来嫁进安国公府里,她要应付脾气莫测的安国公,精明厉害的婆婆,还有虎视眈眈的陈元白夫妇......

    这些还不是最令人头痛的。叶皇后和楚王才是悬在头上的最大威胁。

    陈元昭要做的事惊世骇俗大逆不道。失败了固然是万劫不复,就算侥幸成功了,也免不了会有无穷的后患。

    夫妻本是一体,她的命运将牢牢的和陈元昭的命运捆在一起......想到这些,许瑾瑜浮躁的心渐渐沉稳下来。

    走到这一步,已经容不得她再退却后悔。

    她要挺起胸膛,和陈元昭并肩前行,风雨同舟,同生共死。

    “瑾娘!”

    邹氏满脸扬笑神采飞扬地走了进来,手中小心翼翼地捧着凤旨:“快来看看,皇后娘娘的赐婚凤旨来了。”

    许瑾瑜将脑海中所有纷乱的思绪挥开,笑着走上前,接过凤旨打开细细地看了一遍。

    在别人面前要装装羞怯,在亲娘和兄长面前自是没必要装模作样。许瑾瑜眼角眉梢俱都挂着甜甜的笑意。

    邹氏笑吟吟地说道:“看过了立刻收起来,这凤旨可得收好了,千万别弄脏弄皱了。”

    许瑾瑜应了一声,将凤旨给邹氏。邹氏立刻喜滋滋的接过去,如珍似宝的捧着收了起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