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上元(三)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陈元昭漫不经心的走上前,拿过一支木箭,既未瞄准也没用力,随手一扔,木箭轻飘飘的飞起,精准地落进了小小的壶口中。

    众人顿时齐声喝彩!

    许瑾瑜也被激昂的情绪感染,连连拍手道好。

    陈元昭眉头舒展开来,不再投木箭,转身对老板说:“我就要那一盏花灯,其余的不用投了。”

    老板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见是高挂在竹竿上的那盏最大最精致的花灯,哪里舍得。忙弯腰陪笑:“请公子不要生气。那一盏花灯又大又精致,用的料子是最上等的,我花了几日功夫才做出来。所以我定了规矩,一定要连投中十支才能拿走......”

    顿时有人嘘出声来:“哪有这样的道理,谁能连续投中十支木箭。你这分明是故意刁难!”

    这处花灯摊子的老板油滑又精明,立刻振振有词的反驳:“这怎么是故意刁难。那盏花灯光是本钱就花了二两多银子。若是投中一支就取走,我岂不是太亏了。至少也得连中十支才行。”

    不管众人怎么嘘声闹腾,老板硬是厚着脸皮,口口声声坚持。必须接连投中十支木箭,才能拿走那盏花灯。

    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今日非让你开一回眼界不可!

    陈元青嘲弄的看老板一眼,然后怂恿陈元昭:“二哥,既然老板这么说了,你就露一手。赢了这盏灯送给瑾表妹。”

    陈元昭不置可否,转头看了许瑾瑜一眼:“你稍等片刻。”

    说着,接连取过木箭,一支接着一支抛出去。

    木箭在空中划过,一支支地落进小小的壶口。

    别说老板看傻了眼,就连一旁看热闹的人群也都目瞪口呆,忘了喝彩道好。

    此刻的陈元昭,漫不经心中透着霸气自信,举止优雅从容。许瑾瑜从未见过他这一面,看的心醉神迷。

    短短片刻。陈元昭手里的木箭扔完了,瞄了老板一眼,淡淡说道:“我现在可以取走花灯了吧!”

    老板张大的嘴巴几乎合不拢,结结巴巴的答道:“可、可以!”

    正要用竹竿挑下花灯。陈元昭已经走上前,也不见如何作势,原地高高跃起,脚落地时手中已经多了花灯。

    ......到了这时,一旁围观的人群才反应过来。叫好声不绝于耳。

    陈元昭将花灯递给许瑾瑜:“送给你。”

    许瑾瑜接过花灯,俏脸红扑扑的。

    灯下看美人,愈发多了几分风姿。之前众人都被陈元昭惊人的身手吸引,此时才留意到他身后的美丽少女,一个个争相张望。

    今晚出来的时候,真该让她戴上帷帽......

    陈元昭略略皱眉,低声道:“这里人太多了,我们去找个雅致的酒楼吃些东西。”

    许瑾瑜也被众人的目光看的颇不自在,闻言轻轻应了,稍稍垂下头。随着陈元昭许徵等人离开。

    ......

    灯市的附近就有不少酒楼。今天是上元节,每家酒楼里都是人来人往热闹喧嚣。

    众人进了那间最豪华气派的酒楼,要了一个临窗的雅间。

    酒楼伙计眼皮子最利索,一眼就看出了一行人中谁为首。扬着笑脸殷勤的凑到陈元昭面前:“不知几位贵客想吃些什么?”

    陈元昭随口应道:“你们酒楼有什么特色的菜肴,多上一些。”

    应完之后,又想起什么似的,转头问许徵:“你喜欢什么菜肴?”

    许徵哑然失笑,倒也没客气,点了几道平日爱吃的菜。又特意点了许瑾瑜爱吃的清蒸鲈鱼。

    雅间里只有一张圆桌,众人围着圆桌坐下了。休息片刻。菜肴便陆陆续续的端上来了。 热腾腾的的菜肴散发出诱人的香气,令人食指大动。

    今晚出门之前只吃了些点心,逛了这么久,许瑾瑜的肚子早就饿了。立刻埋头吃了起来。

    陈元昭和陈元青许徵小酌几杯,偶尔看许瑾瑜一眼,只觉得她吃相秀气又好看。

    情人眼里出西施,这话真是半点都不假!换了别的女子,陈元昭只怕连看一眼的兴致都没有......

    许瑾瑜很快便察觉到陈元昭在看她,只以为是自己吃相难看吓到陈元昭了。颇有些赧然的红了脸。不好意思再吃了,准备搁下筷子。

    碗里忽然多了一大块鲜嫩的鲈鱼。

    许瑾瑜一怔,抬起头,正好迎上陈元昭略带笑意的目光:“你喜欢鲈鱼,就多吃些。”

    他刚才明明一直和陈元青许徵喝酒,怎么会留意到她夹了两次鲈鱼?

    许瑾瑜心里涌起一阵甜意,将鲈鱼夹起一片放入口中。果然格外的鲜嫩美味。

    再然后......几乎一整盘的鲈鱼都被陈元昭夹进了许瑾瑜的碗里。

    陈元青看着陈元昭旁若无人的献殷勤,几乎被闪瞎了眼。许徵也有些别扭不自在,不过,更多的却是为许瑾瑜高兴。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陈元昭对许瑾瑜如此上心在意,他这个做兄长的,也终于能放心了。

    只可惜未婚妻曹萦要在家中守孝,不然,今晚就可以约她一起出来赏花灯了......许徵心中暗自唏嘘,和陈元青推杯换盏,酒意醺然,不亦乐乎。

    陈元昭和许瑾瑜也不多话,一个夹菜一个吃,然后又换另一个夹菜另一个吃。偶尔四目对视一笑,那份幸福甜蜜,几乎要从心里溢出来。

    此景此景,终生难忘。

    直到子时,灯市才渐渐散了。

    许瑾瑜一行人乘兴而来,兴尽而返。

    陈元昭兄弟两人将许徵许瑾瑜送回去,才回了安国公府。寒风冷冽,骑在马上疾驰,滋味当然不是好受的。

    不过,陈元昭心情愉悦,压根没将这点寒风放在心上,用力一夹马腹,追月如离玹的箭一般飞驰。

    跟在后面的陈元青可就惨了,立刻被落下老远。

    陈元青顶着瑟瑟寒风,策马追上去。

    可惜他胯下的骏马远不及追月,他的骑术比陈元昭又差了一大截。不但没追上,反而距离越拉越远了。

    二哥,等等我啊!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