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上元(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自小长于闺阁,又喜静,很少出门。,偶尔出府做客,也多是坐在马车上。前世毁了容貌隐藏身份,上元节灯市再热闹,她也没出过门。

    此刻在街上漫步,兴致勃勃的东张西望,对她来说实在是新鲜有趣。还有兄长和心仪的男子陪伴在她身边,心里更多添了几分满足。

    天色渐晚,各色花灯都被点亮,光芒汇聚在一起,璀璨夺目。

    陈元昭时不时地侧头看她一眼,绚烂夺目的灯光下,许瑾瑜眼中闪着愉悦的笑意,俏脸上似闪着一层晶莹的亮光。

    美丽夺目,不可方物。

    陈元青少年心性,见前面有一处卖花灯的摊子前挤满了人,兴冲冲的凑了过去。猜中了灯谜,就能赢一盏花灯。若是取了灯谜没猜中,就要付两钱银子。

    陈元青饶有兴致的猜起了灯谜。

    这个摊主不是普通小贩,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秀才。摆花灯设灯谜不是为了求财,灯谜也设的格外难。围在摊子边的一个个抓耳挠腮冥思苦想。

    陈元青能考中秋闱,当然颇有才学。很快就猜出了一个灯谜,赢了一盏荷花灯。

    陈元青得意洋洋的拎着荷花灯过来了,将那盏精致的荷花灯送给许瑾瑜:“瑾表妹,这是我猜谜赢来的,送给你。”

    灯光下,少年俊朗的脸孔神采飞扬,笑容熠熠。

    许瑾瑜恍惚间,宛如见到了当年那个痴情不移的少年。一不小心失了神。下意识的伸出手要接过荷花灯。

    手伸到半途,冷不丁的冒出另一只手来接走了荷花灯:“这灯有些重,我来拿着。”

    许瑾瑜:“”

    这个小心眼的陈元昭!

    “二哥。这荷花灯哪里重了。”陈元青有些不满的说道:“再说了,你看看周围,哪个女子的手里没拎着花灯”

    陈元昭面不改色的打断陈元青:“阿瑜喜欢花灯,我自然会去猜灯谜赢一盏给她。这盏荷花灯你自己留着吧!”

    陈元青:“”

    许徵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对陈元昭既小心眼又霸道的行径并不反感。

    男人对自己喜欢的女子,难免会格外的在意。

    陈元青碰了一鼻子灰,有些悻悻地说道:“好好好,你要去猜灯谜只管去。不过。我可提醒你,那个摊子上的灯谜很难,想猜中可不容易。”

    可别讨好不成。反而出了丑。

    以陈元昭的性子,一旦出了丑,十有**会迁怒到他的头上来。

    陈元昭瞄了陈元青一眼,淡淡说道:“放心。就算猜不中。我也不会迁怒于你。”

    陈元青立刻笑道:“这可是你亲口说过的,大家都听见了,给我做个见证。免得二哥出尔反尔。”

    众人都被逗乐了。

    陈元昭的眼里也有了笑意。

    陈元昭自幼习武,四书五经也是读过的,不过远远比不上许徵和陈元青就是了。如果灯谜特别难,还真的未必能猜中。

    陈元昭大步走到了花灯摊子前。

    他身材高大,气质冷冽,举手投足间自然的散发出逼人的气势。本来围在摊子前的书生们心中凛然。下意识的退开了几步,让出了一片空地。

    许瑾瑜远远的看着。不由得莞尔失笑。

    这个陈元昭,整天沉着一张脸,仿佛随时都会拔刀相向一般。也怪不得人人都怕他。

    “取最好的花灯来!”陈元昭沉声道。

    那个秀才也被吓的够呛,几乎以为自己遇上了强盗劫匪,抖抖索索颤颤巍巍地取了最高处的梅花灯。那盏梅花灯果然做的十分精致,灯上绘制的梅花栩栩如生。

    陈元昭取了梅花灯上的灯谜,看了几眼,眉头皱了起来,许久都没吭声。

    果然猜不出来。哈哈!今天二哥可要出丑丢人了!

    陈元青乐的咧嘴直笑。

    许瑾瑜忽的低声对许徵说道:“大哥,我也想过去看看花灯。”

    许徵分明看出了许瑾瑜的心思,却不说穿,笑着点了点头:“好,我们也过去猜灯谜。”

    兄妹两个相携走了过去。陈元青忙跟了上去:“等等我!”

    陈元昭皱着眉头看着灯谜,仿佛像瞪着仇人。那个秀才心里阵阵发凉,小心翼翼地提醒道:“这位公子,猜灯谜也是有时限的”

    陈元昭冷冷的瞥了过来。

    秀才立刻就改口道:“没关系,公子尽管慢慢猜。”

    实在猜不出来,干脆将这盏梅花灯送给他算了!也免得一直站在这儿,惹的别人都不敢靠近。

    就在此时,一行人走了过来。

    那秀才一抬头,一张温婉如玉的美丽脸庞陡然映入眼帘。本就是美丽佳人,灯光下更是眉眼如画,笑意莹然。

    那秀才眼中闪过惊艳,心跳陡然快了许多:“这位小姐,是要猜灯谜吗?小生这里有各式各样的花灯”

    陈元昭回过神来,转头看向许瑾瑜:“阿瑜,你怎么来了?”

    许瑾瑜抿唇轻笑:“我平日最喜灯谜,一时技痒,所以便过来了。”往陈元昭身边靠了靠,柔声道:“你手里的灯谜呢,让我看看。”

    她这般柔声细语,宛如在耳边呢喃,自不会令陈元昭觉得自尊心受挫,随手将灯谜递给了许瑾瑜。

    许瑾瑜拿过灯谜,迅速的看了一眼。

    三山自三山,山山甘倒悬。一月复一月,一月还相连。左右排双羽,纵横列二川。阖家都六口。两口不团圆。

    这是一个字谜。

    许瑾瑜略一思忖,便猜了出来,却故意蹙着眉头假装为难。

    许徵看在眼里。不由得露出会心的笑意。许瑾瑜这是怕猜的太快了会让陈元昭难堪。就不知道陈元昭能否体会到许瑾瑜的一片苦心了

    许瑾瑜“皱眉苦思”,半晌才迟疑地说道:“不知是不是用字?”

    那秀才忙笑着应道:“这位小姐才思敏捷,令人佩服。这盏梅花灯是小姐的了。”说着,殷勤的将梅花灯拎起,送到许瑾瑜的面前。

    许瑾瑜抿唇,微微一笑:“多谢。”

    笑颜如花,瞬间绽放。

    那个秀才呼吸一顿。几乎无法移开目光。陈元昭目中闪过冷意,从秀才手里接过梅花灯。手劲稍稍大了一些,秀才颇有些狼狈的松了手。不敢再多看许瑾瑜。

    其实,不止是这个秀才,围在一旁的男子一个个都悄悄往这边张望。像许瑾瑜这般美丽沉静气质如玉的少女,简直是平生前所未见

    陈元昭冷着脸扫视了一圈。

    那些男子顿时讪讪地收回了目光。

    美人虽好。可惜已经名花有主。这位玄衣公子的眼神实在太可怕了!还是少看为妙。

    梅花灯精致轻巧。拎在手中没什么重量。

    许瑾瑜眉眼柔和,唇角挂着甜甜的笑靥,脸颊边梨涡隐现。

    陈元昭因为刚才猜灯谜没猜中一事有些懊恼,更为周围时不时张望来的惊艳目光气闷。早知如此,还不如在邹家老宅里待着

    偏偏陈元青哪壶不开提哪壶,笑嘻嘻的凑了过来,抵了抵陈元昭:“二哥,那边还有花灯摊子。要不要再过去猜灯谜?刚才这一盏可是瑾表妹自己猜中的,你总该赢一盏送给瑾表妹吧!”

    陈元昭:“”

    难得看到陈元昭面色忽红忽白的样子。陈元青乐不可支,嘴巴咧的老大。

    许瑾瑜和许徵也都听到了这番话。许徵忍俊不禁的笑了出声,许瑾瑜努力忍住笑,善解人意地说道:“我有这盏梅花灯就行了。再有花灯,我哪里拎得动。”

    许徵笑着接过话茬:“是啊,这些摊子上的灯谜都是普通的字谜,也没什么特别难的。我们去猜灯谜,不免有欺负人摊贩老板的感觉。”

    陈元昭的俊脸更黑了!

    许徵话一说口,才觉得失言了。陈元昭刚才没猜出字谜,他偏偏说字谜简单,这岂不是变相的在取笑陈元昭文墨不甚精通吗?

    许徵咳嗽一声,试图打圆场:“我这么说,没有取笑你的意思,你别放在心上。你自小习武,擅长的是兵法布阵领兵打仗。书读的少一些,于这些字谜不感兴趣,不太精通也是难免的。”

    这种事情,越解释越不对劲。

    陈元昭在众人面前丢了颜面,尤其是许瑾瑜面前,心里颇有些羞恼。再被许徵这么一安慰,心里更不是滋味。

    总得想办法找回场子才行!

    陈元昭利用身高腿长的优势,目光越过重重人群,不知看到了什么,神色一动。忽地说道:“那边有很多人围在那儿,看起来颇热闹有意思。我们过去看看如何?”

    口中说的客气,其实已经迈步走了过去。

    许徵和陈元青对视一眼,心中十分好奇,忙跟了上去。

    许瑾瑜倒是猜中了几分陈元昭的心思,抿唇轻笑不已。陈元昭最是骄傲自负,肯定是找到了法子争回颜面了。

    短短十几米,却因为人多拥挤足足走了一盏茶的时间才到。

    围拢在摊子边的人很多,里面的人不知在做些什么,不时的传来阵阵鼓噪喝彩声。间杂着众人的说笑声议论声孩童兴奋的叫嚷声。

    陈元青踮起脚尖一看,顿时乐了。

    怪不得二哥坚持要到这儿来了!感情是想在众人面前露一露身手啊!

    许瑾瑜被陈元昭和许徵遮在身后,看不清里面是什么,扯了扯许徵的衣袖,低声问道:“大哥,里面是什么?”

    许徵转头笑道:“这也是一处花灯摊子。不过,不是猜字谜,而是用木箭投壶。一钱银子投壶一次,投中退还银子,还可以取走这里任意一盏花灯。若是投不中,这一钱银子就归老板了。”

    这样的投壶游戏倒也新鲜有趣。比起文绉绉的猜字谜更受人欢迎。毕竟,不是人人都读书识字,尤其是普通百姓。

    木箭投壶靠的是眼力和手力,男女老少皆宜。也怪不得这处花灯摊子围了这么多人。

    此时正在投壶的是一个**岁的男童,父母俱在一旁陪着。那男童买了三支木箭,可惜都没投中。

    男童一脸失望。可惜这处摊子索价不菲,父母肯定舍不得再掏银子出来了。

    那个四十多岁的老板从旁边取了一盏小小的兔子灯,送给了男童。男童拎着兔子灯,顿时高兴起来。一家三口欢欢喜喜的离开了。

    许瑾瑜看着这一幕,心里只觉温馨。

    这世上最大的幸福,莫过于一家人和和美美的相守在一起。

    陈元昭回过头来,淡淡问道:“你喜欢哪一盏花灯?我去赢来给你。”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许瑾瑜本想说不用了,转念一想,这是他的一片心意,自己推拒了反而不美。便笑着指了一盏高高挂着的花灯道:“那一盏最漂亮,就要那一盏灯好了。”

    陈元昭不假思索的应了一声。

    不待陈元昭吩咐,周聪便已走到那个老板面前,从身上取出一些碎银子。那老板笑道:“一钱银子投壶一次,投中退还,还可以取走花灯。若是投不中,那可就对不住了。这银子可就不退了。不知你们要投几至木箭?”

    陈元青也来了兴致,在一旁插嘴道:“给他三两银子,取三十支木箭来。我们三人每人十支。”

    周聪付了银子。老板见这些人衣衫鲜亮相貌英俊出手阔绰,自是喜出望外。殷勤的抱了三十支木箭过来。

    陈元青兴致勃勃的第一个走上前。

    十步之外的地上放了一个铜壶,肚大口小,木箭细细的,没多少分量。没有点准头力道,这木箭确实很难投进壶中。

    陈元青投十支中了四支,已经惹来一片喝彩声。那老板故意苦了脸叹气:“要是都像这位公子这般准头,我今日不止要亏多少。”

    陈元青乐的哈哈大笑:“行了,你也别诉苦了,我只取一盏就是了。”本来就是图个乐子,要那么多花灯做什么。

    老板顿时喜笑颜开。

    许徵准头还比不过陈元青,只投中了三支。

    接下来,轮到陈元昭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