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上元(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很快就到了正月十五这一天。◎,

    大燕朝的百姓有扎花灯的习俗。到了上元节的夜晚,街道上到处放置着花灯,灯火辉煌绚烂夺目。可以赏花灯猜灯谜,还有各式美味的小吃点心。

    上元节的灯市热闹非凡,大姑娘小媳妇们这一日也都解了门禁,三三两两结伴去灯市赏灯。

    许徵兴致勃勃的对许瑾瑜说道:“妹妹,我们也去灯市赏灯。”

    这个新年,许徵只去过曹家一趟,其余的时间一直待在书房里读书,也着实闷了。

    许瑾瑜闻言也心动了。一年中上元节这一日最热闹,身在闺阁里的闺秀们也难得有正大光明的机会出门:“我们叫上娘一起去吧!”

    许徵笑着点了点头:“好,我这就去和娘说一声。”

    邹氏出乎意料的拒绝了:“汴梁城的灯市确实值得一看。你们兄妹两个去吧,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少年人喜好热闹,她这个孀居的妇人哪有这等心情。还不如在家中待着清静。

    许瑾瑜劝了几句,见邹氏坚持不肯去,也就不再多说了。兄妹两个提前吃了些点心垫饥,打算在傍晚之际就出门。

    正吃着点心,赵老管家笑眯眯地来了:“瑾小姐,徵少爷,陈家的两位公子来了。说是邀小姐少爷一起去灯市赏灯。”

    许徵笑道:“快些请他们进来。”

    陈元昭陈元青兄弟两人相携而来。

    陈元青笑的热情爽朗:“徵表哥,瑾表妹。今日晚上有灯市,我和二哥特意来陪你们一起去赏灯。”

    “你们两个来的倒是巧。”许徵笑着应道:“我和妹妹正打算出去,如果再迟来片刻。大概就遇不到我们了。”

    陈元昭常年穿着玄色武服,今日天冷,外面罩了件同色的鹤氅。英俊的脸孔神色淡淡,眉眼却少了往日的冷厉,柔和了许多。

    许瑾瑜抬眼,迅速的看了陈元昭一眼。

    两人四目相触,便密密实实地缠绕在一起。

    简直就是旁若无人!

    许徵强忍住打断两人对视的冲动。对陈元青笑道:“元青表弟,那边有点心,你随我先去吃一些垫垫肚子。”

    陈元青本就有心制造机会让陈元昭和许瑾瑜独处。见许徵如此知情识趣,忙笑着应了一声,随着许徵走了出去。

    初夏和芸香对视一笑,也悄然退到了屋外。

    “阿瑜。”陈元昭注视着许瑾瑜。声音低沉动听:“那天在宫里委屈你了。不过,你不用担心,那两个宫女已经被我撵走了。”

    许瑾瑜忍不住弯了弯唇角:“青蔓青桐生的美貌妖娆,又是皇后娘娘特意赏给你的。你真的一点都不动心么?”

    陈元昭挑了挑眉:“我若是将她们两个留下,今日哪还有脸来见你!”

    许瑾瑜唇角扬的更高了些,眼底闪烁着笑意:“看在你表现良好的份上,我就原谅你这一回。以后可不准再有这样的事了。”

    陈元昭一本正经的应下了。

    许瑾瑜情不自禁的轻笑出声。

    她很清楚陈元昭的性子,所以并没为此事忐忑担忧过。只是一想到有两个别有用心的美貌宫女在陈元昭面前晃悠。心里难免不舒坦。陈元昭做事倒是利落的很,直接就将那两个宫女撵走了

    “你把她们两个撵到哪儿去了?”许瑾瑜好奇地问道:“该不是送回宫里了吧!”

    陈元昭轻哼一声:“赐婚的凤旨还没下。不便和叶皇后正面对上。我忍着没将她们两个送回宫,而是送到了母亲身边。我对母亲说了,那两个宫女以后就留着伺候她,不得再出现在我面前。”

    这算是把烫手山芋扔给叶氏了。

    许瑾瑜不太厚道的点头赞成:“这主意倒是不错。”

    以叶氏的手段,想对付区区两个宫女根本不费什么力气。最好是在她过门之前,就将那两个碍眼的宫女送回宫去。这样,也省了她的心。

    陈元昭看出了许瑾瑜的心思,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低声道:“别的女子,入不了我的眼,你大可不必担心。”

    许瑾瑜脸上泛起红晕,口是心非地应道:“你说的倒是好听,谁知道将来会怎么样。”

    陈元昭从来没有立誓的习惯,更不会甜言蜜语哄人,简短地说了句:“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短短的几个字,令许瑾瑜心中漾起甜意,久久不散。

    过了片刻,许瑾瑜才张口打破沉默:“含玉年前出发,算起来已经走了一个多月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到了边关没有。”

    含玉孤身上路既危险又不方便,周聪特意从暗卫里挑了一对夫妇和含玉同行。此行以保密为第一要诀,路途中不便传信回来。许瑾瑜根本不知道含玉现在的近况如何。

    陈元昭眸光一闪:“这一路要掩人耳目,他们没走官道,有些地方要绕行。路途上或许还有意料之外的情况,一个多月未必能赶到边关。”

    这个也不用太过着急。

    只要在小邹氏怀孕期间赶回来,逮小邹氏一个正着无从抵赖就行了。

    许瑾瑜嗯了一声:“这事急也急不来,我慢慢等着就行了。”

    当年为了报仇,她在绣庄里一躲就是八年。那样漫长的岁月她都熬过来了,区区几个月不算什么。

    临近傍晚时,众人一起出了邹家老宅。

    灯市人多,马车多有不便,许徵和陈元昭兄弟各自骑着马,许瑾瑜则坐了软轿。再有随行的丫鬟侍卫,声势浩荡。

    衣衫鲜亮的公子哥儿,穿着儒袍的书生,精心打扮过的大姑娘小媳妇,还有平日极少露面的闺阁千金,街上人来人往摩肩接踵。

    这种热闹的灯市自然也是有危险的。

    随时要提防毛贼,还有那些专门盯着孩子的拐子,更有许多无赖闲汉,专门趁着这个时候往女子身边挤,趁拥挤时揩油。

    许徵和陈元昭自然不会让许瑾瑜有半点风险。

    两人一左一右将许瑾瑜护在中间,侍卫们围在外圈。

    纵然人流如潮,许瑾瑜却安然无恙。(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