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四十一章 新年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安国公看着陈元昭大步离开的身影,气的七窍生烟。

    “看看,这就是你生的好儿子!”安国公铁青着脸,咬牙怒道:“这等忤逆不孝,传出去简直丢尽了陈家的颜面!”

    叶氏原本也是一肚子火气,不过,眼看着安国公被气成这副样子,心里颇觉得解气。故意笑道:“国公爷这话可就不妥了。元昭年少英才,骁勇善战,年纪轻轻已经成了大燕朝最出名的武将。谁见了不夸一声好。他又不是那些出身勋贵却不会领兵打仗的废物,哪里丢陈家的颜面了?”

    出身勋贵却不会领兵打仗的废物......这话戳中了安国公的痛处,顿时暴跳如雷:“叶珺!你不守妇德,辱骂自己的丈夫!我要休了你!”

    叶氏冷笑一声:“你若是想写休书,只管现在去写!我叶珺出了安国公府,也不会回娘家,自有更好的去处!”

    大不了豁出这张脸,恳求皇上让她进宫为妃。

    到那个时候,安国公绿云罩顶多年的事也就藏不住了!安国公府会成为满京城的笑话,他也无颜再出门见人!更可虑的是,她若是在皇上耳边进上谗言,只怕对他更为不利......

    安国公眼中闪着怒焰,胸膛急促的起伏不定,一言不发,猛的转身走了。

    叶氏看着安国公的背影,冷笑连连,丝毫不惧。

    夫妻多年,她实在太了解安国公了。

    他若是有勇气休妻,也不会忍这么多年了。拂袖而去,十有八九是去美貌温柔的小妾那里寻求安慰了。

    ......

    叶氏所料半点没错。

    安国公出了墨渊居之后,便去了邱姨娘的院子里。

    邱姨娘年龄也不算小了,当然不如年轻时候美貌,不过,胜在善解人意温柔逢迎。又生了女儿陈凌雪,在安国公面前也颇有几分体面。

    安国公怒气冲冲的过来,二话不说便将邱姨娘抱上了床。毫不怜惜的粗鲁的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这是谁惹到他了?一大早就这么大的怒气?

    邱姨娘心里诧异,却不敢张口询问,更不敢拒绝,只一味小意殷勤的伺候着。

    折腾了一回。安国公的怒火才稍稍平息。邱姨娘忙穿了衣服洗漱一番,又伺候着安国公更衣。

    今天是新年初二,府里定然有亲朋好友登门,心里纵然再气再愤怒,也不能流露出来。安国公任由邱姨娘伺候自己更衣。脸色依旧不太好看。

    邱姨娘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国公爷,这一大早的,是谁惹您不高兴了?”

    安国公冷哼一声,却什么也没说。

    其实,不用问也知道。这府里上下,除了安国公夫人叶氏之外,还有谁敢惹怒安国公?

    邱姨娘知情识趣,也不再多问了。

    很快,便有管事来禀报:“有贵客送了拜帖来。夫人命奴才来向国公爷禀报一声,还请国公爷到正堂去招呼贵客。”

    安国公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行了。我知道了。”

    一炷香之后,安国公到了正堂。

    叶氏迎了上来,神色自若,笑意盈盈:“国公爷,妾身恭候多时了。”仿佛之前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叶氏演技高超,安国公也不遑多让,神色淡然地点了点头。

    貌合神离的夫妻两个一起招呼来客,丝毫看不出之前曾激烈的争吵过!

    ......

    新年时,免不了要走亲访友。

    许家在京城没多少熟悉的亲友,需要登门走动的并不多。曹家新丧。许徵年前送了年礼,新年时也特意去拜了年。

    威宁侯府自然是要去的。

    顾采蘋和小邹氏都不在府里,纪泽又忙着酒宴应酬,府里只剩纪妤。

    纪妤原本是个耐不住性子的浮躁脾气。这些日子被逼无奈的学着打理家事,一时哪能适应。再加上思念小邹氏,吃不好睡不香,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气色实在不算好。

    邹氏心肠软,见不得纪妤这般可怜。忍不住又安慰了一番:“......府里这么多的事情,你若是不懂,只管打发管事们去做,别累着自己。”

    纪妤经过这些事,倒是比以前懂事多了,点点头应道:“姨母说的这些,我知道了,谢谢姨母关心。”

    许瑾瑜试探着问道:“妤表妹,姨母的病养的如何了?这些日子可有好转了么?”

    纪妤摇摇头,眼眶泛红:“没有。我娘打发人给我送了信,说是病情没什么起色,不知要养多久的病。让我安心的在府里待着,不用惦记着去看她。”

    她连小邹氏去哪儿养病都不知道,想悄悄去探病也不可能。

    许瑾瑜口中安抚纪妤几句,心里悄然叹息。

    含玉半个多月前就出发了。等威宁侯回京,小邹氏怀孕的丑事就会无所遁形。到那个时候,纪妤得知真相,不知会是何等震惊痛苦......

    许瑾瑜又特地去了李家。

    纪妧怀孕日久,身子渐渐笨重,一直待在府里养胎。见许瑾瑜登门,心里十分欢喜,攥着许瑾瑜的手说了许久的闲话:“......我现在简直没勇气照镜子了。整个人胖了一圈,挺着肚子,脸上还长了斑。丑的不堪入目......”

    许瑾瑜抿唇一笑:“女子怀孕的时候都这样。表姐夫肯定不会嫌弃的。”

    “是啊,他倒是从没嫌弃过,昨天还夸赞我变的更美了。睁着眼睛说瞎话,随口就来哄我。”纪妧看似抱怨,实则心里甜丝丝的,圆润了一圈的俏脸上洋溢着幸福喜悦。

    许瑾瑜由衷的为纪妧高兴:“你们夫妻真是恩爱甜蜜。”

    纪妧微微红了脸,又笑着打趣许瑾瑜:“我还没来得及恭喜你呢!皇后娘娘亲口为你和陈表哥赐婚,这份风光体面,实在令人羡慕。”

    叶皇后当着一众诰命夫人的面为陈元昭许瑾瑜赐婚,诰命夫人们各自回府之后,此事立刻便传开了。

    纪妧知道此事之后,既惊讶又为许瑾瑜欢喜。

    提起亲事,许瑾瑜也有些羞涩:“妧表姐,你就别取笑我了。”

    “我这是真心为你高兴。哪里舍得取笑你。”纪妧俏皮地笑了起来:“想当初,你在我面前斩钉截铁地说绝不会嫁给陈表哥,没曾想你们两个竟然成了一对。快些说给我听听,你们到底是什么时候私下看对了眼?”

    他们两个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落水时他毫不迟疑的跳水救了她的那一刻?还是为了陈元青激烈争吵的那一回?或许更早。今生在皇宫重逢四目对视的那一刹那,她的心已经悄然悸动,只是一直不肯对自己承认罢了......

    这些事,许瑾瑜自然不肯对纪妧说起,含糊其辞的应道:“这个我也说不清。大概是看的久了。渐渐觉得他顺眼了。”

    这么明显的敷衍之词,纪妧岂能听不出来。不过,许瑾瑜不肯说,她也不会追问。打趣了几句,很快便扯开话题:“我如今怀着身孕,不便回威宁侯府。母亲和大嫂都不在府里,也不知道三妹一个人能不能撑得住。”

    纪妤的性子,纪妧这个亲姐姐比谁都清楚。许瑾瑜也没隐瞒,实话实话:“新年初三那一天,我随着母亲去了威宁侯府。见了妤表妹。表嫂不在府里倒是没什么,姨母不在府里,她实在不太适应。”

    纪妤在小邹氏身边长大,几乎一天都没离开过。小邹氏这一走,纪妤简直像被亲娘抛弃的孩子一般,说不出的孤单可怜。

    纪妧听了这些,不由得蹙眉。

    她和纪妤关系不算好,可毕竟是姐妹。有一份割舍不断的血缘亲情。

    “我待会儿就去和婆婆说一声,明日我就回府一趟,看看三妹。”纪妧很快下了决心。

    许瑾瑜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纪妧用略带央求的目光看了过来:“瑾表妹。明天你若是无事,就和我一起回去陪陪三妹吧!”

    许瑾瑜没有理由拒绝这样的请求,只得应下了。

    隔日,纪妧先去邹家老宅接了许瑾瑜。然后一起回了威宁侯府。

    两人一起回府,纪妤十分欢喜,忙吩咐厨房准备饭菜。

    纪妧没见到纪泽的身影,心里暗暗奇怪:“三妹,大哥人呢,没在府里么?”大过年的。就算应酬再多,也不该总将纪妤一个人留在府里吧!

    纪妤答道:“大哥今日去田庄陪大嫂,估计要到晚上才能回来。”

    纪妧这才释然:“大嫂一个人在田庄里过年,大哥确实该去陪陪她。”

    提起顾采蘋,不免又要说到小邹氏的病情。纪妧问了几句,纪妤又红了眼眶:“二姐,我好想我娘。”

    纪妧看着纪妤这副模样,心里颇不是个滋味,好生安慰了一番。和许瑾瑜一直陪着纪妤,直到傍晚时分才离开。

    ......

    纪泽这一天也十分忙碌辛苦。

    上午先去了外城的田庄探望顾采蘋。

    顾采蘋整日待在庄子里养胎,除了几个丫鬟婆子之外,根本见不到外人。日子过的颇为寂寞冷清。

    纪泽一来,顾采蘋心里别提多欢喜了,挺着大腹便便的肚子出门相迎。

    “这么冷的天,你的身子又笨重,不在屋子里好好待着,跑出来做什么。”纪泽出言责怪,一边拉起顾采蘋略显冰凉的手:“我扶着你进去,地上有冰路滑,你走路时千万小心些。”

    体贴入微,温柔关切。

    顾采蘋等待了多日的委屈顿时烟消云散,含情脉脉地看了纪泽一眼:“世子说的是,都怪我太急着见你,竟忘了顾着肚子里的孩子。”

    母以子贵,这句话真是半点不假。以前纪泽对她冷冷淡淡不假辞色,自从她怀了身孕嫁到威宁侯府之后,纪泽对她的态度截然不同......

    想及此,顾采蘋顿时觉得,不管受多少苦都是值得的。

    以纪泽的手段,哄顾采蘋自是不费多少力气。温言款语的关切几句,再陪着顾采蘋吃了午饭,将顾采蘋哄的高高兴兴地才离开。

    临走时,顾采蘋依依不舍的问道:“世子,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实在孤单。你若是有空了,一定要记得再来看我。”

    纪泽立刻笑道:“好,过些日子我再来。”

    出了田庄,纪泽吩咐侍卫们先行回府,身边只带了两个身手最忠心身手最好的侍卫。骑马疾驰了近两个时辰,到了小邹氏那里。

    ......

    小邹氏所住的这一处田庄,已经算是出了汴梁外城。离官道有几十里路程,等闲绝不会有人特意到这里来。

    小邹氏挑中这一处庄子,正是看中这里偏僻幽静。

    管着庄子的庄头,是小邹氏几年前特意派来的,忠心可靠。随行来伺候小邹氏的丫鬟婆子,也都是小邹氏的心腹。

    小邹氏以生病为由到这里养病,时日一久,孕相渐渐显露,身边人自然都猜出了是怎么回事。各自震惊之余,却无人敢多嘴半个字。

    以小邹氏的心狠手辣,一旦露出怀疑惊惧,杀人灭口绝不会手软。所以,一个个反而伺候的更加尽心。

    各人私下里也不免暗自揣测。小邹氏以前一直待在府里,从不与外男接触来往。这肚子里的孩子会是谁的?总不可能是府里的侍卫家丁吧......

    唯一知道真相的含黛心中惶惶不安。

    继母与继子私~通,这可是天大的丑闻。小邹氏胆大包天,不但没收敛,连孩子也怀上了。还打算瞒天过海生下孩子。一旦走漏了风声,等待小邹氏的绝没有好下场。她这个贴身丫鬟也没了活路......

    小邹氏表面镇定,其实心里也日日悬着一颗心。大多待在屋子里,极少出门走动。

    “夫人,”含黛走了进来禀报:“世子来了。”

    小邹氏眼睛一亮,喜出望外。

    自从到了田庄,纪泽还是第一次来。小邹氏本有心出去相迎,可一低头看着微微隆起的小腹,略一犹豫便改了主意:“快些请世子进来。”

    外面路滑,她这样的年纪怀着身孕,还是小心为好。(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