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四十章 反应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叶氏领着两个宫女回了府。

    此时,安国公和陈元白陈元昭都还没回来。

    长媳袁氏领着两个儿子来给叶氏请安。袁氏态度颇为恭敬,可骁哥儿骥哥儿都是好动的年纪,少不了要闹腾。

    叶氏略有不耐的皱了皱眉。

    袁氏十分伶俐,立刻呵斥两个孩子:“祖母今天在宫中待了一天,疲累不堪。你们两个不准吵闹!”

    骁哥儿大一些,还算听话。骥哥儿却还小,根本不懂看脸色,依旧闹腾不休。

    袁氏板着脸孔,待要训斥骥哥儿,就听叶氏淡淡的说道:“行了,孩子还小,吵闹些也是难免。你不用训斥孩子,免得传进国公爷的耳中,倒要觉得我这个祖母心胸狭窄容不得孩子。”

    袁氏被说的一脸讪讪:“婆婆说的是,都是儿媳考虑不周。”顿了顿,又试探着问道:“听闻婆婆带了两个女子回来,还吩咐她们两个去墨渊居伺候。不知这两个女子是何身份?”

    陈元昭从不要丫鬟贴身伺候。叶氏这般安排,等陈元昭回府知道了,只怕又不消停了。

    当然,袁氏很乐意看这种热闹就是了。

    叶氏似笑非笑的瞄了袁氏一眼:“这两个宫女是皇后娘娘特意赏给元昭的。你若是眼热羡慕,我这就让人买两个更美貌柔顺的女子来伺候元白如。”

    袁氏:“......”

    袁氏被噎的灰头土脸,再也不敢多嘴。

    公公确实偏心长房,可这安国公府里主持中馈的还是叶氏。叶氏想给她添堵再容易不过。

    ......

    宫中的酒宴散后,安国公父子三人一起回了府。

    安国公平日待陈元昭冷冷淡淡,不过,在外人面前总是要装装样子的。尤其是今天宫中饮宴,皇上就坐在上首,时不时的瞟过来一眼......

    安国公很憋屈的做了一个晚上的慈父。陈元昭在人前也少不了要装模作样。这一个晚上,对他们两个来说都是不能诉之于口的煎熬!

    陈元昭晚上喝了不少酒,有了些醉意。回了墨渊居。立刻张口命人准备热水沐浴。

    却不料,应声而来的竟是两个面容陌生的女子:“奴婢领命,这就去准备热水。”

    ......陈元昭神色一顿,微微眯起眼眸。迅速的打量一眼。

    这两个妙龄女子,一个身姿妖娆容貌美艳,一个纤细窈窕清秀动人,神色紧张中又带着媚意。

    “你们是谁?”陈元昭阴沉着脸,冷冷问道:“怎么会在墨渊居里?”

    自从几年前他毫不客气的撵了那几个丫鬟之后。墨渊居里再也没有女子的身影。

    两个宫女中,青蔓的胆子稍稍大一些,张口说道:“陈将军,奴婢青蔓,她叫青桐。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皇后娘娘今日为将军和许小姐赐婚,又怜惜将军成亲迟身边无人伺候,所以特意将奴婢们赏赐给了将军,照顾您的衣食起居......”

    所以,叶氏就乖乖把人带回来,还安排到了墨渊居?

    陈元昭眼中闪过寒意。吐出一个字:“滚!”

    青蔓戛然而止,全身瑟缩了一下。

    青桐本就比青蔓怯懦,此时见陈元昭神色冷厉肃杀寒意逼人,吓的几乎快哭出来了。

    她们是叶皇后赏赐的人,怎么可能再回宫?

    青蔓鼓起勇气张口:“奴婢们不敢有别的奢望,只求将军不要撵奴婢回去。回了宫,奴婢无颜见皇后娘娘,只能是死路一条。”说着,拉着青桐一起跪了下来,一起哀求道:“求将军怜惜!”

    怜惜个屁!

    陈元昭冷笑一声:“现在立刻给我滚出墨渊居。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右手已经握上了腰际的宝刀,似乎随时都会拔刀相向。无形的杀气犹如实质,足以令青蔓青桐花容失色。

    眼看着两个娇滴滴的美人儿泪光盈盈全身颤抖,周聪忍不住咳嗽一声劝道:“将军。天这么晚了,总不能这个时候送她们回宫。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吧!”

    陈元昭淡淡地瞄了周聪一眼:“你既是心生怜惜,不如我将她们两个赏赐给你如何?”

    周聪:“......”

    周聪反应极快,立刻提出了解决的办法:“这两个人是夫人带回府的,不如将她们先送到夫人身边去。”

    陈元昭神色略一缓和:“嗯,你现在就送她们过去。”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

    周聪心里颇有些哀怨。迅速的领命。

    青蔓青桐虽然不甘心就这么离开墨渊居,可陈元昭实在太可怕了。为了保住小命,还是先乖乖撤退再说。

    ......

    叶氏正在卸妆更衣,大丫鬟珍珠来禀报:“夫人,二公子身边的周统领来求见。”犹豫片刻,又低低的说了句:“周统领还将青蔓青桐也一并带了来。”

    叶氏半点都不意外,淡淡道:“知道了。”

    这算什么反应?

    珍珠一时拿不定主意,试探着问道:“夫人要见一见周统领么?”

    叶氏头也未回:“不用了。把人留下,让他回墨渊居。”有什么话,明日陈元昭自会亲自来和她说。

    珍珠应了一声,退下了。

    隔日清晨,陈元昭果然来了世安堂。沉着一张俊脸,一脸不善:“母亲,那两个宫女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氏无奈地轻叹一声:“皇后打着冠冕堂皇的借口赏人给你,我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只好把人领回来了。”

    争夺皇上的宠爱,叶皇后不是她的对手。在明面上,她难免要被压叶皇后压一头。叶皇后贵为六宫之主,要赏赐两个宫女,她除了谢恩还能怎么样?

    陈元昭没耐心听这些,冷然道:“人是母亲领回来的,若是不便让她们送回宫,就留在世安堂伺候母亲。”

    只要不在他眼前出现,他就勉强忍一回。

    叶氏略略皱眉:“这是皇后点名要赏给你的,你不肯放在身边。岂不是让皇后不快?你可别忘了,赐婚的凤旨还没下,万一再出什么变故,吃亏的还不是你。”

    陈元昭冷哼一声:“如果不是顾忌这些。昨天夜里我就让她们回宫了。”

    叶氏:“......”

    陈元昭一脸冷凝不耐,态度坚决。

    叶氏劝不动他,只得无可奈何的让了步:“也罢,就依着你。青蔓青桐先放我身边调教些日子。等赐婚的凤旨一下,再商议如何处理这两个宫女。”

    陈元昭淡淡应道:“不用商议了。我相信母亲肯定有打发她们两个的办法。”不等叶氏说话。又说道:“如果她们两个再出现在墨渊居,我可无法保证她们能不能活着出去。”

    叶氏听的好气又无奈:“她们是皇后赏赐的人,你还能杀了她们不成!”

    陈元昭扯了扯唇角,目光冷厉。迟早有一天,他连叶皇后也不放过......更何况叶皇后身边的两个宫女!

    就在此刻,丫鬟前来禀报:“国公爷来了。”

    叶氏挑眉:“请国公爷进来。”

    ......

    夫妻两个宛如仇敌,能维持着表面的冷淡已经是不容易了。当着外人的面还要装装样子,世安堂里的下人都是叶氏的心腹,在她们面前没什么可遮掩的。

    至于陈元昭......

    有些事他似乎已经有所察觉,在他面前装模作样也没什么意义了。

    安国公走了进来。面色沉凝,颇有些风雨欲来的意味。张口便问:“你昨日进宫觐见皇后,皇后是不是为元昭赐了婚?”

    叶氏讥讽的笑了笑:“国公爷的消息果然灵通,这么快就知道了。”

    安国公皱着眉头,一脸不快:“元昭的终身大事,本就应该我这个做父亲的做主。你求皇后赐婚,把我置于何处?”

    “国公爷的记性未免也太差了。”叶氏扯了扯唇角应道:“元昭的亲事,我之前就和你商议过。你不肯点头,一拖再拖。再这么拖延下去,元昭的终身大事就被耽搁了。我一介妇人。无法可想,只得进宫求皇后娘娘赐婚。”

    求的不是皇后,而是皇上吧!

    这句话几乎冲口而出,又生生的咽了回来。

    安国公的面色愈发难看。说话颇为刺耳:“好好好,你坚持要让元昭娶那个许瑾瑜过门,又请了皇后赐婚,我阻拦不得,一切随你折腾。不过,我话也说清楚了。这门亲事我不同意。这个儿媳我也不认。就算娶进了门来,也不用来给我敬茶!”

    叶氏听的心浮气躁,怒火上涌,冷笑着反击:“国公爷确定要这么做么?你可别忘了,这门亲事是皇后娘娘保的媒,皇上当时也在场。元昭娶了新妇回来,你拒不肯认,若是传到皇后娘娘的耳中,她会怎么想?还有,这等事传进别人耳中,别人在背后又会怎么议论国公爷?”

    “嫡子的亲事拖延至今,好不容易有了合意的女子娶进门来,你这个做父亲的百般刁难,故意让儿媳难堪。无非是偏心长房,想借着这样的举动捧高长房。只可惜,你就算捧的再高也没用。陈元白的生母是个卑贱的通房丫鬟,他这辈子也休想做世子,更不用说继承爵位!”

    叶氏说的话一句比一句尖酸刻薄。

    安国公气的脸都黑了,怒道:“叶氏,你不要口口声声拿皇后皇上来压我!别的事我做不得主,可元昭的亲事应该由我说了算!是你不讲道理在先,以后也怪不得我......”

    叶氏神色激动,安国公更是气血上涌满脸通红。

    “你们两个都别吵了!”陈元昭沉肃冷冽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安国公和叶氏的争吵。

    安国公正在气头上,闻言霍然转过头来:“陈元昭,身为人子,你就这么和你父亲说话的吗?”

    陈元昭看着那张怒不可遏的脸孔,心里奇异的没什么愤怒,只有厌倦和麻木。

    这个男人,就是他名义上的父亲。

    前世他奢求父亲的关切瞩目,却求而不得,直到临死前的那一刻才知道真相。眼前这个顶着绿帽子二十年的男人,胆小懦弱无用,没有勇气揭开真相,更没勇气和皇上理论。把所有的怨怼和恨意都发泄到了一个年幼的孩子身上......

    说到底,不过是个懦夫罢了!

    “父亲,我之前就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陈元昭缓缓说道:“我要娶许瑾瑜为妻,此事已经定局,谁阻拦都不行!”

    安国公眼中闪出怒火,咬牙切齿的怒喝:“逆子!你这是在教训我?!”

    陈元昭扯了扯唇角,眼里浮起一丝讥讽:“儿子不敢,父亲请息怒。”顿了顿,又说道:“至于安国公世子之位,我从来没放在心上。父亲尽管放心!”

    “元昭,你这说的什么混账话!”

    这次,陡然变色的人换成了叶氏:“你是陈家的嫡子,神卫军也由你统领。这世子之位迟早是你的,别人有什么资格和你争抢!”

    安国公没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面色愈发阴沉。

    陈元昭看着这一幕,心里只觉得讽刺极了。

    在场的三人心里都很清楚,他是皇上的私生子,根本不是什么陈家子孙。陈元白才是安国公唯一的血脉。

    安国公忍气吞声这么多年,绝不甘心将世子的位置留给外人。叶氏为了自己的颜面,也绝不肯眼睁睁的看着陈元白成为世子。

    前世为了讨好父亲,他想将世子之位让给陈元白,因为叶氏百般坚持一直没成功。今生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世,这个世子的位置他就更不会要了。

    可惜,这句话说出来,根本没人相信!

    “我想说的已经说过了,是否相信取决于父亲自己。”陈元昭的声音低沉冷然:“不过,不管父亲相信与否,我都要娶许瑾瑜过门。希望父亲以后不要再说什么不认这门亲事之类的话。免得我们父子离心反目!”

    ......这算是警告,还是威胁?

    安国公的脸忽红忽白,正要说什么,陈元昭已经淡淡的说了句:“儿子有事,先告退了。”

    说完,转身大步离开。(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