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三十九章 波澜(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叶皇后赐婚本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可多了青蔓青桐这么一出,就像一碗美味的羹汤里多了两只苍蝇。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想着都觉得膈应。

    叶氏上了马车之后,便沉了脸,不言不笑。

    青蔓青桐很守规矩,战战兢兢的站在马车里。马车稍一颠簸,两人的身子就不免晃上一晃。

    不过,没有叶氏的吩咐,她们两个根本不敢擅自坐下,只能一直这么站着。

    许瑾瑜自认没这份贤惠大度为她们两个求情。索性视而不见,垂首敛容地端坐着。

    过了许久,叶氏才张口打破沉默:“我先送你回去。”

    许瑾瑜轻柔地应道:“谢过夫人。”

    叶氏眸光微闪,笑着打趣道:“皇后娘娘已经亲口赐了婚,不久的以后,你就是我的儿媳了。还要叫夫人这么疏远么?”

    ......这是要表示亲昵,还是想提前调教儿媳?

    许瑾瑜心里暗暗思忖着,口中很自然地改了称呼:“既是如此,那我就厚颜叫一声伯母了。”

    叶氏对许瑾瑜的柔顺温婉颇为满意,含笑道:“也好,日后你就称呼我伯母。等日后过了门,再改叫娘也不迟。”

    许瑾瑜故作羞怯的垂下头。这个未来婆婆美貌手段都是一流的,绝不是盏省油的灯。不过,怎么应付是以后的事。

    眼下嘛,先装装柔顺哄叶氏高兴......

    叶氏果然舒展了眉头。

    高门嫁女,低门娶妇,这话确实有些道理。儿子性情冷淡难以掌控,娶一个性情柔顺的儿媳也是好事。

    叶氏和许瑾瑜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两人很有默契的无视了站在一旁的青蔓青桐。

    在对付叶皇后这一点上,叶氏和许瑾瑜绝对是站在同一阵线的。

    ......

    “瑾娘怎么还没回来。天都快晚了。”过了午后,邹氏就开始坐立难安,念叨了至少十几回。

    许徵也有些心神不宁,口中却说道:“大概是在宫中耽搁的时间久了。再者。今日路上有积雪,马车行驶速度也快不起来。或许很快就回来了......”

    话音还没落,门房管事便兴冲冲的来禀报:“瑾小姐回来了!”

    邹氏和许徵不约而同的起身迎了出去。

    到了门口,就见许瑾瑜俏生生的立在那儿。正柔声向叶氏道谢。

    邹氏迅速的打量许瑾瑜一眼,见她神色平静中带着喜悦,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笑着对叶氏说道:“今日辛苦夫人了。既已到了门口,不如进来小坐片刻。”

    叶氏含笑应道:“不必了。我得在天黑前赶回安国公府,以后有空再来拜会。”

    邹氏也就不再挽留。客气的和叶氏道别。

    待叶氏上了马车离开之后,邹氏立刻握住许瑾瑜的手,急切的问道:“瑾娘,今天进宫觐见皇后娘娘可还顺利么?皇后娘娘可为你和陈元昭赐了婚?”

    许瑾瑜抿唇一笑:“娘,你先别心急,先进去再慢慢细说。”

    是啊,哪有站在大门口说话的道理。邹氏自嘲的笑了一笑:“瞧瞧我,一激动起来就忘了形。我们先进屋再说。”

    ......

    许瑾瑜将进宫的经过娓娓道来。

    当然了,其中不免要略过一些,诸如叶皇后故意赏赐两个宫女给陈元昭。左赵两女的挑衅,安宁公主的失魂落魄,这些就不必说了。免得邹氏和许徵担心。

    邹氏听到叶皇后赐婚已经眉开眼笑:“太好了!皇后娘娘凤口一开,这门亲事算是定下了。”

    皇后亲自赐婚,这可是天大的体面和荣耀。纵然许家家世不显,将来许瑾瑜也可以挺直了腰杆嫁给安国公府。

    身为母亲,最希望看到的莫过于儿女都有一门好亲事。而今如愿以偿,邹氏心里自是快活,喜形于色。

    许瑾瑜见邹氏如此高兴,心里也觉得快慰。前世她婚前失贞。让邹氏羞愧的抬不起头来。之后的几年,不知邹氏为她哭过多少回。

    这一生,她要改变前世的命运,努力过的幸福安乐。也让邹氏欣慰欢喜!

    许徵却没邹氏那么好糊弄。冷不丁的问了一句:“妹妹,皇后娘娘半点都没刁难过你吗?”

    许瑾瑜迅速的应道:“当然没有。”

    许徵挑了挑眉,追问道:“安国公夫人身边的那两个美貌女子是什么人?”

    许瑾瑜:“......”

    有这么一个聪明敏锐的兄长,有时候也难免头痛。想瞒也瞒不过去!

    “早上来的时候还没见这两个女子,出宫的时候就多了这两人。看来这定是皇后娘娘赏赐的人了。”

    许徵见许瑾瑜神色微妙,便知道自己猜中了。心里微微一沉:“这两个宫女,莫非是赏给陈元昭的?”

    既然瞒不过去,许瑾瑜索性说了实话:“是。皇后娘娘借口我要迟一两年出嫁,陈元昭身边不能没人伺候,便赏赐了两个貌美的宫女。一个叫青蔓,一个叫青桐。”

    还没成亲,就先赏赐通房,简直是欺人太甚!

    许徵的眼里跳跃出愤怒的火苗,薄唇抿的极紧。

    可对方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别说许家,就算是安国公府也无法拒绝叶皇后的“美意”!

    邹氏也是一惊,脸上的笑容迅速消失无踪:“皇后娘娘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不是摆明了要给你们添堵么?”

    叶皇后是陈元昭嫡亲的姨母,一向器重陈元昭,还肯亲自赐婚,足以说明叶皇后对陈元昭的疼爱。

    闹了这一出,又算怎么回事?

    许瑾瑜故作轻松地应道:“皇后娘娘的心意,我也不清楚。不过,你们不用太过忧心。安国公夫人对那两个宫女也不喜,自会出手对付她们。再说了,陈元昭素来不喜女色。如果区区两个宫女就能让他心神动摇,他也不至于这么多年都不肯成亲。”

    这倒也是。

    整个京城再也找不到像陈元昭这样洁身自好的勋贵公子了。

    邹氏眉头舒展开来,似自言自语的说了句:“说起来,这样不近女色也让人有些忧心。陈元昭该不是真的像传闻中那样,身患隐疾吧!”

    许瑾瑜:“......”(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