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三十六章 赐婚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从年三十开始,天上飘飘扬扬的下起了雪。足足下了一夜,直到新年初一的早上才停。雪深几乎至膝盖。

    瑞雪兆丰年,新年降雪是喜事。不过,要出行的可就多有不便了。

    许瑾瑜天还没亮就穿戴一新收拾妥当了,一直等到天微亮,安国公府的马车才到了邹家门外。

    前来接许瑾瑜进宫的,是陈元昭母子两人。

    邹氏见叶氏亲自来了,不免有些受宠若惊,忙笑道:“劳烦夫人如此奔波,我这心中实在过意不去。”

    叶氏穿着貂绒披风,容貌明艳姣美,妩媚动人,未语先笑:“许太太这么说可就太见外了。过了今日,我们两个再见面,就该以亲家互称了。我亲自来接一回准儿媳,心中乐意的很,这算什么奔波劳累。”

    这话听的格外顺耳。

    邹氏和颜悦色的应对了几句。

    陈元昭没有说话,目光落在了许瑾瑜的身上。

    翻过这个年头,许瑾瑜已经十五了。褪去了几分青涩稚嫩,更多了几分少女的韵味,愈发温婉美丽动人。那双明眸似会说话一般,娇羞中带着欢喜,笑盈盈的看着他......

    许徵咳嗽一声,打断了陈元昭和许瑾瑜的对视:“妹妹还是第一次觐见皇后娘娘,烦请夫人多多照顾。”

    叶氏亲切的应道:“我既是带了瑾娘进宫,自是要好好看顾她,安然无恙地送她回来。你们就放心好了。”

    时间无多,匆忙说了几句话之后,许瑾瑜就辞别母亲兄长,随着叶氏上了马车。

    陈元昭出行,从来都是骑马,几乎从未坐过马车。今日却一反常态,陪着叶氏一起坐了马车。

    自陈元昭八岁之后,母子两个日渐疏远,陈元昭主动陪她坐马车还是第一回。叶氏心里自是欢喜。

    等许瑾瑜上了马车之后。叶氏很快就知道陈元昭坐马车来的真正用意了......

    “这些日子过的还好吧!”常年横眉冷对性子冷厉的儿子,像忽然换了个人似的,语气格外温柔。

    许瑾瑜微微一笑:“一切都好。”

    “今天进宫,你什么也不用多说。只要跟着母亲的后面就行了。一切都有母亲应对。”某个不孝顺的儿子,殷切的叮嘱未来儿媳。

    未来儿媳有些羞涩的瞄了自己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再然后,陈某人又关切的说道:“今日地上积雪甚厚,天气冷冽。你可别冻着了......”

    叶氏在一旁冷眼看着,心里酸溜溜的不是个滋味。

    陈元昭对她这个当娘的十分冷淡,见面说不了几句话。撂脸色给她看也是常有的事。何曾有过眼下这般温柔体贴的时候?

    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这可倒好,媳妇还没娶进门,她这个亲娘就已经被冷落到墙角去了。

    许瑾瑜最是细心敏锐,早已留意到叶氏面色不愉了,悄悄冲陈元昭使眼色。

    你娘还在一旁,还是收敛些的好。

    陈元昭不太情愿地住了嘴。

    ......

    因为积雪的缘故,街道远比平日难走,马车的速度也不算快。

    叶氏张口打破了沉默:“照这个速度。还要有半个多时辰才能赶到宫门处。今日进宫肯定迟了。”

    也不知叶皇后会不会小题大做故意责备刁难。

    陈元昭眸光微闪,淡淡说道:“这样的天气,想快也快不起来。皇后娘娘贤惠大度,定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生气。母亲不用忧心。”

    人都有弱点。

    叶皇后最大的弱点就是沽名钓誉。处处都要贤惠的名声,当着众人的面,是绝不可能对叶氏有微词的。非但不会有微词,还要贤良大度体贴关怀......

    叶氏比陈元昭更熟悉叶皇后的脾气,闻言眼中闪过一丝讥讽的冷笑。

    许瑾瑜不便插嘴,垂首不语。

    又是一阵静默。

    陈元昭不喜说话,叶氏有心和儿子闲聊几句。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叶氏目光流转,落到了垂着头的许瑾瑜身上:“瑾娘,你怎么一直不说话?是不是因为要进宫觐见皇后娘娘,所以心里紧张?”

    叶氏摆明了是没话找话说。

    许瑾瑜不好不答。故作羞怯的应道:“是。”

    叶氏含笑说道:“待会儿进了宫门,你只管跟在我身后就是了。若是有人打量,你也不必紧张。不敢说话就不说,低着头做出羞怯的样子,没有人会故意来刁难你。”

    许瑾瑜柔顺的应了声是。

    叶氏见许瑾瑜这般温驯,心里颇为满意。

    陈元昭性情冷厉桀骜。难以约束管教。好在相中的媳妇性子温软乖巧,将来嫁进安国公府了,和她每日作伴,也能稍解寂寞孤单。

    ......若是陈元昭知道叶氏心里在想什么,一定会暗暗失笑。

    许瑾瑜看着温柔静默柔顺,其实外柔内刚,极有主见,伶牙俐齿,张嘴的时候气死人不偿命。

    到了宫门外,果然已经迟了。

    陈元昭不便陪着一起进后宫,将叶氏和许瑾瑜送到宫门处,便匆匆走了。今天是新年初一,皇上要领着文武百官祭天祭祖,陈元昭也要到场。

    进了宫门,就是长长的夹道。许瑾瑜收敛心神,跟在叶氏的身后。

    ......

    叶皇后端坐在延福宫正殿里,妆容端庄,唇角含笑,一派母仪天下的皇后气度。

    叶皇后的下手坐着宫中几个品级高的妃子,纪贤妃当仁不让的坐了第一个,时不时的和叶皇后低声说笑,显得十分和睦。

    诰命夫人们在偏殿里候着,按着品级高低,一一进正殿觐见皇后。

    叶皇后心里暗暗奇怪。安国公夫人本该是诰命夫人之首,怎么一直没进殿觐见?

    正想着,就听宫女悄声来禀报:“启禀皇后娘娘,安国公夫人携许二小姐前来觐见。”

    等了这么久,总算是来了!叶皇后眸光一闪,唇角似笑非笑的扬起:“快些让她们进来吧。本宫早就等的心急了。”

    宫女恭敬的应了一声退下了。

    片刻之后,安国公夫人领着许瑾瑜进了正殿。

    正殿内的众人不约而同地看了过去。

    领先的安国公夫人叶氏,虽然已是四旬之龄,望着却如三十左右。风姿绰约。容光照人,目光流转间,妩媚动人。

    在叶氏绝色风姿的映衬下,正殿里满头珠翠精心雕琢的妃嫔们顿时逊色了几分。那些年长的诰命女眷们更是黯淡无光。

    叶氏的身后,跟着一个美丽少女。少女眉目如画。温婉沉静,垂首敛容,显得柔顺安静。这个少女,当然就是许瑾瑜。

    “臣妇天没亮就出了府,在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这才进宫迟了。还请皇后娘娘勿怪。”叶氏领着许瑾瑜上前行礼,盈盈一福,仪态万方。

    叶皇后果然半点都没恼,大度的笑道:“昨夜下了大雪,路上积雪甚深。也怪不得你来迟。本宫又岂是那等心胸狭窄的人,这点小事不必放在心上。”

    又打量叶氏身后的少女:“这位就是许二小姐么?”

    叶氏笑着应道:“是,这就是许二小姐,闺名瑾瑜。”转头对许瑾瑜说道:“瑾娘,来给皇后娘娘请安。”

    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到了许瑾瑜的身上,心里暗暗诧异。

    许二小姐怎么会跟着安国公夫人进宫?

    难道,那个传言是真的,安国公夫人真的有意让许二小姐嫁给陈元昭?特意带着许瑾瑜进宫觐见叶皇后又是何用意?

    许瑾瑜轻轻地应了一声,移步上前,敛衽行礼:“民女许瑾瑜。给皇后娘娘请安。”

    叶皇后温和的笑道:“免礼平身。抬起头来说话,让本宫好好瞧一瞧你。”

    许瑾瑜谢了恩,依言起身抬头,目光微微垂着。既能让叶皇后清楚的看到她的面容,又不会和叶皇后对视显得不敬。

    只这一个小细节,便令叶皇后另眼相看。

    区区一个普通官宦之女,初次进宫不慌不忙毫无差错。这位许二小姐,确实不同凡响。又生的一副少见的好相貌,也怪不得冷情冷性的陈元昭会动了心......

    “早就听闻许二小姐容貌出众气质不凡。”叶皇后笑着夸赞:“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许瑾瑜露出一个受宠若惊的表情:“民女不敢当皇后娘娘盛赞。”

    叶皇后亲切的询问了几句。

    “你今年有多大了?”

    “回皇后娘娘的话,民女过了新年十五。”

    “可读过书认过字?”

    “民女自幼随着父亲读书习字,四书五经不算精通,略有涉及。读写倒是无碍。”

    “除了读书之外,可还有些别的消遣喜好?”

    “民女曾拜师学习女红刺绣,平日喜欢做些绣活。”

    ......

    叶皇后随口发问,许瑾瑜一一作答。态度恭敬,不卑不亢。

    叶皇后眼中流露出赞许之色。

    坐在一旁的嫔妃里,有人笑着张口凑趣:“许二小姐既是入了皇后娘娘的眼,皇后娘娘何不为许二小姐赐一桩姻缘,也能成就一桩佳话?”

    那个说话的嫔妃,平日以叶皇后马首是瞻。说出这番话,当然不会是临时起意。

    众人终于会意过来。

    原来,安国公夫人是打着赐婚的主意,这才领着未来儿媳进宫觐见。否则,以许家的门第,许瑾瑜根本就没有进宫的资格。

    叶皇后笑着说道:“这个提议倒是不错。本宫也很乐意做一次媒人。”说着,又看向许瑾瑜:“许二小姐,本宫的侄儿陈元昭年少英姿,至今尚未婚配。本宫想为你们两个保媒,你可愿意?”

    正殿里陡然安静下来。

    能得叶皇后亲自张口赐婚,这是何等的体面!

    众人的目光复杂微妙,其中夹杂着两道隐含着嫉恨的视线。

    刚嫁给楚王不久的楚王妃叶秋云,和太子妃秦王妃魏王妃分别站在叶皇后的身侧。自从许瑾瑜进了正殿,叶秋云的眼睛就没有从许瑾瑜身上离开过。

    叶皇后为许瑾瑜陈元昭赐婚一事,叶秋云之前就隐约知道一些,既嫉妒又愤怒。此时亲眼目睹这一幕,心中更是嫉恨不已。

    她爱慕陈元昭多年,陈元昭却对她冷冷淡淡。

    许瑾瑜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迷住了陈元昭?

    ......

    许瑾瑜微微红了俏脸,羞涩中夹杂了几分欢喜:“一切但凭皇后娘娘做主。”

    叶皇后扬起唇角,笑着说道:“既然你愿意,那本宫过了上元节便下旨赐婚。妹妹,本宫自作主张给元昭定下了亲事,你心里不会怪罪本宫吧!”

    叶氏立刻笑着答道:“娘娘亲自赐婚,既是元昭的体面,也是安国公府的体面。臣妇怎么会不高兴。”

    话音刚落,立刻便有诰命夫人张口道喜:“恭喜安国公夫人,陈将军年少有为,许二小姐美貌温柔,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到时候可别忘了邀我们登门喝喜酒,让我等也沾沾喜气。”

    “是啊,办喜宴的时候可不能漏了我们的请帖......”

    叶氏心愿得偿,心情格外愉快,一改往日的矜持冷傲,笑意盈然,一一回应。

    许瑾瑜倒是什么都不用说,只要低头装羞涩就行了。

    叶皇后冷眼看着春风得意的叶氏,心里暗暗冷笑一声,不疾不徐的张口道:“说起来,元昭也老大不小了。过了这个年就已二十一了吧!别人在这个年龄,早就当爹了。他也该早些成亲,为陈家开枝散叶才是正理。”

    有意无意的加重了“陈家”两个字。

    叶氏被戳中了痛处,心中十分恼怒,面上却不动声色:“娘娘说的有理。臣妇也盼着元昭早日成亲。不过,瑾娘上面还有一个尚未成亲的兄长,兄长尚未成亲,做妹妹的总不能抢了先。所以,这成亲的事大概要等上一两年了。”

    “还要再等一两年,这么说来,元昭岂不是要到二十三岁以后才能成亲,这也太迟了。”叶皇后略略皱眉:“他这个年纪,身边总该有知冷知热的人照顾。”

    叶氏笑容一顿。

    许瑾瑜也听出不对劲了,心里一个咯噔。

    叶皇后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