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三十五章 约会(四)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船在汴河上慢慢悠悠的飘荡,船舱中的一双男女亲密的依偎在一起,时而欣赏船舱外的美景,时而低声细语,说到情动处免不了唇舌交接。其中的缠绵甜蜜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也。

    船上妇人的厨艺确实不错,虽然比不上芸香,家常菜肴也做的颇为美味。

    当然了,就算是没滋没味的粗茶淡饭,此时吃到口中,也会格外的美味。

    约莫未时三刻,才调转了船头,往来时的小码头划去。

    陈元昭在许瑾瑜的耳边低声问道:“今日开心吗?”

    若是有熟知陈元昭性情的人在,一定会被惊得掉了下巴。这还是那个冷厉淡漠无情的陈元昭吗?

    许瑾瑜轻笑着嗯了一声。

    这一日的甜蜜时光,仿佛是偷来的一般,过的飞快。过了这一天,想再见独处不知又会是何时何地了。

    虽说许徵不再阻难她出门和陈元昭相见。不过,两人到底还没定亲,见面太过频繁总不太合适。而且,陈元昭平日十分忙碌,也未必有空登门去看她。

    陈元昭显然也很清楚两人相见不易,也因此格外的留念不舍。

    船只到岸了。

    陈元昭加倍付了船只,船夫和妇人俱都喜形于色,连连道谢。那妇人早看出两人关系密切,临别前笑道:“祝这位公子和小姐早日结为佳偶。”

    这一双男女容貌气质出众,穿戴绝不平常,显然出身良好。若是夫妇同游,至少会带些伺候的丫鬟小厮来。只两个人前来,显然是因为尚未成亲要避人耳目。

    这句话,听的陈元昭十分愉悦,又给了赏银。在妇人的千恩万谢中,抱了许瑾瑜上马离开。

    ......

    过了未时,初夏便开始坐立难安,站在院子门口频频张望。

    小姐和将军已经出去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回来?

    至于芸香,难得有机会见到周聪,打着禀报事务的借口一直和周聪说话。

    待大事小事一一禀报完了,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了。又腆着脸说道:“周统领,我平日跟在许小姐身边,没什么练武过招的机会。身手较之以前多有退步,今日有空,不知周统领是否肯指点几招。”

    若是换了周勇听到这番话。肯定要嗤之以鼻。

    芸香的特长是配药制毒解毒,什么时候也这么在意身手了?

    明明就是找机会接近心上人嘛!

    周聪目光扫过芸香略有些紧张泛红的脸孔,略一点头。然后领着芸香到了院子里的空地上,拆招过招指点了起来......

    初夏听到动静,下意识的回头看一眼。

    练武过招,免不了会有肢体接触。周聪神色肃然十分正经,芸香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一张略显平凡的脸孔微微泛红,眼神羞涩中透着一丝欢喜,倒是比平日动人多了。

    初夏这一看,便窥出了芸香的心思。不由得莞尔一笑。心里暗暗想着,芸香的眼光实在不错。这个周统领面容端正俊朗生性沉稳身手又好,确实是良配。只不知道是不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想到周聪,不免就想到了他的堂弟周勇。

    自从搬出侯府之后,她就再也没见过周勇。偶尔想起,心中竟有些怅然......

    这一惆怅发呆,又是半个时辰过去。

    门外响起了马蹄声。

    初夏心里一动,忙去开了院门。

    只见四蹄踏雪的骏马停在门外,陈元昭神采飞扬的下了马,然后伸出手臂。将侧坐在马上的少女抱下马。动作温柔仔细。

    “小姐,你可总算回来了。”初夏松了口气,一脸欢喜地迎了过来。

    等待的时间总是格外难熬。这半天,初夏的脖子都快伸长了。

    许瑾瑜的俏脸红扑扑的。额上满是细密的汗珠,神色间却愉悦而轻松,唇角弯弯:“初夏,你是不是等的急了?”

    初夏先点头,然后又连连摇头:“没有的事,难得今日小姐不用奴婢伺候。奴婢待在这儿格外悠闲自在呢!”

    一听就知道言不由衷。

    许瑾瑜哑然失笑,好言安抚道:“今天是例外,以后我再也不丢下你了。”

    初夏自幼陪伴在她身边,两人朝夕相伴形影不离。今天随着陈元昭出去,将初夏独自留下,别说初夏失落,就连她的心里也有些不自在。

    初夏被许瑾瑜这么一哄,心里那一丝哀怨顿时烟消云散。欢快地笑道:“小姐不用担心奴婢,奴婢一个人呆着也挺好的。”眼角余光瞄到芸香过来了,又笑嘻嘻的说道:“芸香有周统领指点练武,巴不得小姐和将军再迟些回来呢!”

    芸香顿时红了脸,心虚的不敢抬眼看许瑾瑜:“哪有的事。初夏你可别胡说。”

    许瑾瑜了然,露出会心的笑意。

    原来芸香恋慕周聪啊......

    陈元昭挑了挑眉,看向周聪,目光中流露出询问之意。

    周聪神色自若,看不出心思如何。

    ......

    天色不早了,许瑾瑜不便再多留,转身对陈元昭说道:“我要先走了。”

    陈元昭嗯了一声。

    许瑾瑜领着初夏芸香上了马车,临走前,撩起车帘向陈元昭挥手作别。

    陈元昭目送着许瑾瑜上了马车。一直等到马车驶出巷子不见了踪影,才收回目光。

    周聪在陈元昭身边多年,何曾见过他这般模样,忍不住咧嘴笑道:“英雄难过美人关,此话果然半点不假!”

    陈元昭不理会他的打趣,直截了当的问道:“你对芸香到底是怎么想的?”

    周聪:“......”

    “说起来,芸香也老大不小了吧!”陈元昭若有所思的说道:“过了年就整二十了。她暗中恋慕你也有几年了。又常年被派出去做眼线,想见你一面都不容易。难得见一回,连女子的矜持也顾不上了,主动求你指点练武。这样的情意,你岂能忍心辜负......”

    周聪咳嗽一声,避重就轻的说道:“将军还没成家,我总不能抢在将军的前面。”

    既没承认对芸香有意,也没否认。

    陈元昭瞄了周聪一眼。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许瑾瑜回到邹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将晚了。

    邹氏忍不住絮叨了几句:“你一个姑娘家,偶尔出门无妨,不过。在外面总不该逗留太久。瞧瞧天都快黑了,你这才回来。万一路上遇到什么歹人,或是遇上什么意外怎么办?”

    许瑾瑜乖乖的站在一旁挨训。

    许徵心知肚明许瑾瑜为什么会回来的这么迟,肯定是因为陈元昭的缘故......换在往日,他十有八九会因此而愤怒。现在既是想通了。自然不会吭声。

    许徵打断了邹氏:“娘,妹妹难得出府一回,回来的迟一些也不算什么。反正人已经平平安安的回来了,就不要再絮叨了。让人摆饭吧!”

    邹氏最听许徵的话,立刻住了嘴,吩咐丫鬟们去饭厅。

    晚饭过后,许瑾瑜对邹氏和许徵说道:“娘,大哥,我有件要紧的事要和你们商议。”

    许徵心里一动,试探地问道:“是你和陈元昭的亲事?”

    许瑾瑜俏脸微微一红。却没有否认:“是。今天他对我说了,到了新年初一的那一天,会安排人来接我进宫觐见皇后,皇后娘娘会为我们赐婚。”

    邹氏先是一阵惊讶,旋即一脸喜色:“真的吗?这可实在是个好消息。你们两个一日没定亲,我心里总是不踏实。等正式定了亲事,再私下来往也就少了顾忌。对了,到时候你随着谁一起进宫?”

    许瑾瑜有些尴尬的答道:“安国公夫人。”

    邹氏:“......”

    还没定亲就随着未来的婆婆进宫,似乎有些别扭。

    许徵也皱了皱眉头。不过,他并未出言反对。反而笑着安抚许瑾瑜:“陈元昭既是这么说了,肯定一切都安排妥当。你不用顾虑太多,等着新年初一进宫就行了。”

    邹氏也回过神来,点点头道:“徵儿说的有道理。若是你姨母能进宫。你随着她进宫当然是最好的。可惜她去了庄子里养病,这个新年都不能回府。你想进宫,也只能随安国公夫人一起了。”

    顿了顿又笑道:“离新年还有些日子,正好为你做几身新衣。我明日就打发人去请绣衣阁的掌柜过来。”

    邹氏和许徵有志一同的赞同,令许瑾瑜心里最后一丝紧张忐忑也悄然散去,抿唇笑道:“就快过年了。不止是我要做新衣。娘和大哥也各做几身新衣吧!”

    邹氏含笑应了。

    ......

    五天后,楚王大婚。

    许瑾瑜待在闺阁里做绣活,并未过多的关注此事。

    初夏天生活泼爱凑热闹,和许瑾瑜央求一声得到了应允之后,便和邹家的一些丫鬟婆子挤到街上看热闹。半天才回来,一脸兴奋地说起了叶家嫁女的排场:“......小姐,你没能亲眼看看真是太可惜了。今日街上着实热闹,好多百姓挤着去看楚王迎娶叶家小姐呢!叶小姐的嫁妆也不知有多少,抬了半天还没完......”

    许瑾瑜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叶家原本就是百年世家,又是叶皇后的娘家,这些年水涨船高家族壮大。叶家的女儿嫁给皇家做儿媳,嫁妆自然是不能寒酸的。

    初夏又兴致勃勃的说道:“奴婢有幸远远的看了迎亲的队伍一眼,可惜看不清楚王殿下的脸。对了,我还见到陈将军了。他骑着那匹宝马追月,跟着楚王的身后。比楚王英俊高大威风多了。”

    提起陈元昭,许瑾瑜的眼里浮起笑意:“你不是说离的远,根本看不清楚王的脸么?怎么又能看清陈元昭的模样了?”

    初夏理所当然的应道:“这个还用看吗?想想也知道,陈将军肯定是迎亲的男子里最英俊出众的那一个!”

    一直默不吭声的芸香立刻接过话茬:“初夏说的有理。”

    许瑾瑜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故意说道:“我倒是觉得有一个人比陈元昭生的更英俊出众!”

    芸香反射性的问道:“不知小姐说的是谁?”

    许瑾瑜悠然应道:“就是陈元昭身边的侍卫队长周聪。”

    芸香:“......”

    素来冷静支持又稳重的芸香,顿时红了脸,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许瑾瑜和初夏笑的前仰后合。

    半晌,许瑾瑜才止了笑,一本正经的说道:“芸香,喜欢一个人不是你的过错。勇于表露心意争取自己的姻缘,更是件勇敢的事。你不必觉得害臊。将来若是我能帮忙,一定会尽力帮你完成心愿。”

    芸香也顾不得害羞了,忙跪下谢恩。

    许瑾瑜可是未来的将军夫人。若是有她做主,自己的心愿或许真的有达成的那一天。

    许瑾瑜吩咐芸香起身后,又笑着打趣初夏:“初夏,你若是有心仪的男子,不妨和我明言。我日后也会为你做主的。”

    初夏也忸怩了起来:“奴婢哪有什么心仪的男子,一切但凭小姐做主就是了。”

    话是这么说,脑海中却迅速的闪过一张少年脸孔。

    许瑾瑜对初夏的心思也知悉几分,见初夏俏脸微红眼波流转,心里有些怅然地想道。女大不中留。就连初夏也有心上人了......

    ......

    日子流水般的滑过,很快就到了年底。

    许家人口简单,在京城也没什么亲友来往,只往威宁侯府和曹家送了年礼。这两家自然也有回礼。令邹氏惊讶的却是安国公府也打发人送了年礼来。

    还没定亲,就当姻亲走动。足以显示出安国公夫人对这门亲事的满意和诚意。

    邹氏心中欢喜,忙命人送了回礼,又私下对许瑾瑜说道:“瑾娘,新年初一你随着安国公夫人进宫,凡事都谨慎小心些,宁可少说少做,别惹得安国公夫人不喜。”

    对着未来的婆婆,总得留下好印象。

    许瑾瑜笑着应道:“娘,你放心,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

    女儿一向聪慧懂事,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才是。

    邹氏心里这么想着,口中依然忍不住叮嘱了一通。(未完待续。)

    PS:  四千合并成一章更新,晚上就没更新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