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三十三章 约会(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追月是汗血宝马,速度远胜过普通骏马。,这样不疾不徐的跑着实在憋屈不习惯,时不时的想加快速度疾驰。

    陈元昭唯恐追月速度太快吓到许瑾瑜,不时的勒紧缰绳。

    许瑾瑜最是细心敏锐,低声道:“这匹宝马平日驰骋惯了,这般速度,一定是委屈它了吧!要不然,你就放松缰绳,让马跑的快一些好了”

    “不必管它。”陈元昭不以为意的打断许瑾瑜:“若是任追月奔驰,别说是你一个娇弱女子,就算身体健壮的男子也未必承受得住。”

    今天就委屈追月一回好了。

    许瑾瑜闻言也不再出声了。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如果追月肆意疾驰,她十有**是吃不消的。

    骑了半个时辰,终于到了目的地。

    这里已经靠近外城,正是汴河河畔。

    此时已进了寒冬腊月,汴河边的垂柳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也没了春日时节的热闹。河边稀疏地停着几艘船。船上有撑船的船夫,没招揽到生意,颇有些意兴阑珊的坐在船头。

    这些船夫见有骏马徐徐而来,骏马上的英俊男子怀中还抱着一个戴着帏帽的少女,顿时高兴起来。

    这个时节来乘船的人极少,做上一笔生意,足够家中几日的饭钱了。

    停下之后,陈元昭率先下了马,又将许瑾瑜抱下了马。

    许瑾瑜坐了这么久。双腿又酸又软,骤然站到了平地上,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还好陈元昭眼疾手快。及时的搂住了许瑾瑜。

    “有美人兮,投怀送抱,不亦快哉!”陈元昭心情极好,出言戏谑。

    许瑾瑜俏脸红若云霞。

    不远处的几个船夫正探头张望,发出善意的笑声。

    陈元昭知道许瑾瑜脸皮薄,今天肯和他一路同骑一匹马,大概已经鼓足了所有的勇气。也不再调笑。迅速的放开了许瑾瑜。

    许瑾瑜定定神,打量四周一眼:“你带我到这里来,是打算游船么?”

    陈元昭嗯了一声:“冬日游船的人少。比别处都清静。”

    酒楼茶庄书肆之类的地方,人多口杂,喧嚣过度。他实在不喜,料想性子安静的许瑾瑜也不喜欢去那样的地方。思来想去。便将许瑾瑜带来游汴河。

    陈元昭猜的没错。

    许瑾瑜果然很喜欢。眼眸中浮起温柔俏皮的笑意:“此举甚合我意。真没想到,陈将军还懂如何讨女子欢心。如果陈将军肯施展一二,前世也不会连媳妇都娶不到了。”

    最后一句,自是拿陈元昭来打趣了。

    换了擅长甜言蜜语的男子,此时十有**会说上一通动听的。陈元昭却只是无声的笑了笑,将追月的缰绳扣好,握着许瑾瑜的手去了汴河边。

    几个船夫争相上前来招揽生意。

    “这位公子,我的船干净宽敞”

    “还是我的船更快更稳”

    “我的船上有桌有茶。婆娘还做的一手好菜”

    陈元昭很快便选定了一艘船。选中的正是那个自称婆娘会做菜的船夫。船夫约莫三十多岁,脸孔黝黑。穿的倒是颇为干净。

    陈元昭先上了船,然后拉着许瑾瑜也上了船。

    船舱里收拾的整洁,不大的桌子上摆着茶具。船上的妇人容貌平平,手脚颇为利落。煮了一壶茶,便退了出去。

    许瑾瑜坐下之后,将帏帽取了下来。见陈元昭看着自己,心里暗暗有些紧张:“我的头发是不是乱了?还是脸上沾了灰尘?”

    天底下的女子,没有不爱美的。尤其是在心上人的面前,更希望自己是完美无缺的。许瑾瑜也不能免俗。

    陈元昭眼中迅速地掠过笑意,身子微微向前,伸手为她拂去耳边的一缕乱发。然后,手在她白白嫩嫩的脸上流连不去。

    许瑾瑜脸颊发烫,却没有推开他的手。

    两人四目相对,情意脉脉流淌。

    许久,陈元昭才放下手,低声道:“阿瑜,我心里很欢喜。我从未像此刻这般平静喜悦。”

    许瑾瑜轻轻的应道:“我也很欢喜。”

    两情相悦是世上最美好的事。这样的美好,也是她从未体验过的滋味。

    陈元昭又说道:“等你及笄了,我就娶你过门。”

    “这可不行。”许瑾瑜回过神来,哑然失笑:“大哥和曹姐姐还没定亲成亲,我做妹妹的总不能抢了大哥的先。至少也要等大哥成亲了才能出嫁。”

    此事许瑾瑜不说,陈元昭也心知肚明。忍不住叹了一声:“曹家刚办了丧事,曹家小姐至少也要守孝一年。等你大哥成亲,至少也得一年多。我想娶你过门,岂不是要等到后年?”

    许瑾瑜点点头:“这么看来,确实要等到后年。”

    翻过这个年头,她十五岁。到了后年才十六岁。时下女子大多十六岁以后才出嫁。

    陈元昭虽不情愿,却也无可奈何:“罢了,我等就是了。”

    那副不情不愿的样子,令许瑾瑜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瞧瞧你,莫非还觉得委屈不成。你可别忘了,到现在我们两个亲事还没定下呢!”

    陈元昭挑了挑眉说道:“此事我已经安排好了,正要和你说。每年新年初一,三品以上的诰命夫人都要进宫觐见皇后。我原本打算让你随着小邹氏进宫,如今小邹氏‘生病静养’,今年肯定不会进宫了。你就随着我母亲一起进宫好了。”

    什么?

    和叶氏一起进宫?

    许瑾瑜反射性地蹙眉:“和你母亲一起,似乎不太妥当吧!”

    还没正式定亲,就和未来的婆婆一起进宫怎么想都有些尴尬别扭。

    陈元昭说道:“我也觉得不大妥当。不过,除了这样,也没更好的法子了。”

    小邹氏实在“病”的不是时候。许家在京城并无另外得力的亲友女眷,想进宫,也只有随着叶氏进宫了。

    许瑾瑜迟疑片刻,才问道:“那到时候,我要怎么去见你母亲?”

    陈元昭说道:“你什么也不用做,到新年初一早些起床等着,到时候我自会让人去接你进宫。”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