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三十二章 约会(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见陈元昭迈步向外走,不由得一怔:“你要带我去哪里?”

    陈元却不肯多说:“你随我来就知道了。”

    许瑾瑜略一犹豫,才跟了上去。

    初夏不假思索的跟在许瑾瑜身后,却被芸香一把拖住了:“等等,将军和小姐难得有时间独处,你跟着去做什么。不嫌自己太煞风景吗?”

    初夏立刻道:“我是想帮着放风,不会巴巴往前凑碍将军的眼。你快些放开我,再不追出去就跟不上了。”

    芸香悄声笑道:“你这傻丫头,有你在旁边,将军和小姐说话都不方便,更不用说有什么亲昵的举动了。行了,今天你就当是放假一日,别操那么多心了。”

    芸香中等身材,看着并不健壮,手劲却大的出奇。

    初夏被她紧紧的拉着胳膊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许瑾瑜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我听你的就是了。小姐已经走了,你现在总该放开我了吧!”

    语气不免有些埋怨。

    芸香和颜悦色的安慰道:“你先别生气。你想想看,如果小姐不愿意和将军独处,肯定会主动叫上你。现在既是没喊你,说明小姐也想独自和将军出去。你就安心在这儿待上半日。等小姐回来了我们再回府。”

    初夏心气稍平。

    芸香说的对。许瑾瑜没吭声,显然也是愿意的。

    ......

    许瑾瑜随着陈元昭出了院子。

    陈元昭吹了声口哨,四蹄踏雪神骏威武的宝马追月跑了过来。陈元昭对许瑾瑜低声道:“过来,我抱你上马!”

    许瑾瑜又是一怔:“你......让我骑马?可是,我平日坐惯了马车,从未骑过马......”

    陈元昭的眼里浮出了一丝笑意:“怕什么,我带着你骑马,不会让你出事的。”顿了顿,又说道:“你平日循规蹈矩,很少踏出闺阁。出入都是坐马车。肯定从未骑过马。难道不想尝试一下风驰电掣的感觉?”

    英俊逼人的脸孔,因为那一丝清浅的笑意显得异常柔和。

    许瑾瑜怦然心动,无力拒绝,轻轻点了点头。

    陈元昭眼中闪出奕奕神采。先翻身上马,然后弯下腰,长臂舒展,搂住许瑾瑜的纤纤细腰。稍一用力,便将许瑾瑜抱上了马。

    许瑾瑜惊呼一声。只觉得眼前一花,裙摆飘扬,已经坐到了马上。

    许瑾瑜惊魂未定:“吓死我了!”

    陈元昭右手握着缰绳,左手揽着许瑾瑜,目光下意识的掠过她因急促呼吸起伏不定的胸膛......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格外的诱人。

    陈元昭的眼眸暗了下来,眼底似燃起了火苗。

    奇怪,陈元昭怎么不说话了?

    许瑾瑜稍稍平静下来,忍不住扭头看了陈元昭一眼。这一看之下,顿时面红耳赤羞窘交加。啐了他一口:“登徒子!”

    声音软绵绵的,不像责骂,倒像是娇嗔。

    陈元昭心里一荡,微微俯下头,在她耳边低语:“是我不对,下面我不乱瞟了。”

    温热的男子气息吹拂在敏感的耳后,心底涌起羞于启齿的骚动。许瑾瑜耳后都红了,没勇气回头和陈元昭对视:“我就这么和你共乘一匹马,不太合适吧!万一被人看见怎么办?”

    陈元昭扯了扯唇角:“放心,我早有准备。”

    说着。转头使了个眼色。立刻有一个机灵的侍卫走上前来,将准备好的帏帽了过来。

    陈元昭接过帏帽,亲自为许瑾瑜带上。

    柔软的两层轻纱垂至胸前,将许瑾瑜的脸庞都遮挡住了。就算有风吹拂。两层轻纱也不会被全部吹起。

    果然是早有准备。

    许瑾瑜戴上帏帽后,心里踏实多了。

    身后的陈元昭将她揽入怀里,低声说了句:“小心了!我们现在出发!”说完之后,便手执缰绳,轻踢马腹。

    追月长嘶一声,四蹄奔驰。

    许瑾瑜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依然忍不住轻呼出声。

    坐在马鞍上的感觉和坐平稳的马车截然不同,颇有些颠簸不定。许瑾瑜还是第一次骑马,愈发紧张,总觉得随时会被追月甩下马。下意识的将身子依偎进陈元昭的怀里,寻求倚靠和安心。

    佳人投怀送抱的感觉美妙至极。

    陈元昭搂紧了许瑾瑜,心里暗暗想着,陈元青总算提了一回很靠谱的建议。

    ......

    过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许瑾瑜才稍稍平静下来。

    乍然骑马的紧张忐忑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从未领略过的新奇和刺激。马背上确实不够平稳,不过,只要坐稳了身子,随着骏马的奔波起伏摇摆,倒也是桩刺激有趣的事。

    直到此刻,许瑾瑜才惊觉自己和陈元昭是何等亲密。

    两人同乘一匹马,马鞍是专为一个人骑马设计的,自然大不到那儿去。这么一来,就必须要紧紧的靠在一起。

    她整个人几乎都靠在他的怀里,背紧紧的贴着他结实的胸膛。他的手揽着她的纤腰,不知何时往上挪了一点点......几乎就快碰到她的胸脯了。

    许瑾瑜在马背上不敢胡乱动弹,只低嗔道:“你搂的太紧了,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陈元昭似是低低的笑了一声,因为骑马,不便低头,就这么平视着前方说道:“阿瑜,你这么说可就冤枉我了。明明是你在紧紧的搂着我。”

    许瑾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两只胳膊不知何时已经攀上了陈元昭的脖子。顿时羞不可抑,正要抽回手,头顶又响起了陈元昭义正言辞的声音:

    “你是第一次骑马,一定要格外小心,将我搂紧了才是正理。”

    许瑾瑜又想瞪眼,又忍不住想笑。

    这还是那个阴沉冷厉不苟言笑的陈元昭吗?

    在她面前,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不过,他说的也有些道理。她生平第一次骑马,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许瑾瑜没有松开手,依旧搂着陈元昭的脖子。

    陈元昭眼中泛起愉悦的神采。(未完待续。)

    PS:  是不是很甜~O(∩_∩)O~
  • 背景:                 
  • 字号:   默认